妻子放話「兒子沒了也不回來」,貨車司機帶著重病兒跑長途:最怕跑著跑著兒子沒了

DoveMiao 2020/09/16 檢舉

30歲的何田忠是一名貨車司機,這段時間來,他每天帶著5歲的兒子何雨澤,開著貨車,從浙江紹興往安徽蕪湖和銅陵送貨,一個來回二三十個小時,吃住都在車上。兒子患有腦腫瘤,上個月還能蹣跚走路,現在雙臂和下肢已經漸漸失去知覺,經常坐著坐著就癱倒在座位上。看著兒子,何田忠想哭,父母不在了,妻子也離開了,他沒有任何辦法。何田忠這麼辛苦,就是為了多掙錢為兒子看病,卻又怕跑車跑著跑著,兒子就沒了……

大貨車裡的歌聲

眼下雖然已經是秋天,但太陽依然有些毒辣。在安徽蕪湖開往浙江紹興的高速公路上,一輛紅色的廂式貨車在飛馳。駕駛室內,何田忠眉頭緊鎖,目光緊盯著前方,偶爾轉過頭看一眼癱坐在副駕駛座位上5歲的兒子何雨澤。這幾天兒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看病的錢卻還遠遠不夠。圖為何田忠在駕車時,兒子大部分時間靜靜地坐在一邊。

「崽,頭痛嗎?要不要喝奶?」何田忠試圖和兒子交流,但他發現孩子說話的力氣都不如往日了。「爸爸唱一首歌給你聽吧。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地叫著夏天。操場邊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兒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拼命唧唧喳喳寫個不停……」何田忠一邊說著,一邊大聲唱起這首自己小時候常唱的兒歌《童年》。「崽,等爸爸掙夠錢,帶你去醫院,病好了,就可以上幼稚園了。」說著這些,何田忠眼睛開始濕潤。

聽著爸爸的歌聲,何雨澤眯著的眼睛睜開了,看著前面,臉上卻看不到任何表情。他的嘴上粘著吃過的湯汁,已經結成殼,嘴巴也已經乾裂起皮,卻無力用手撕去。他太累了,9月6日淩晨被爸爸從家裡抱上貨車副駕駛座,一路顛簸,於6日早上抵達安徽蕪湖繁昌縣孫村鎮,一路上他只有兩種姿勢:癱坐著或者躺著。

爸爸卸貨或者裝貨的時候,何雨澤只能坐在車上。9月6日晚上13點多鐘,爸爸駕車從孫村鎮出發返程,由於太困,淩晨時爸爸將車停在服務區,爸爸摟著他在副駕駛座位上睡了一覺。從家裡出發到踏上返程,他幾乎從沒有離開過副駕駛室,吃飯都是爸爸將盒飯買到駕駛室來喂他。

初中輟學打工,父母雙亡

大貨車在高速上疾馳,突然一陣顛簸,何雨澤身體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副駕駛座位上,何田忠連忙減速,伸出一隻手臂將兒子拉起。這40多天來,父子倆都是這麼度過的。何田忠老家在湖南省道縣營江街道下汶村,他有一個姐姐,全家靠著父母打工和種田維持生活。然而,2003年的一場變故徹底改變了全家的命運。當年,父親在幫人拆房時出事故,被砸癱瘓,花了很多錢,五年後還是去世了。父親去世後,他和姐姐雙雙輟學外出打工。何田忠先是去了廣東,後來來到杭州。2013年,時年23歲的何田忠通過網路認識了同在杭州打工的來自貴州茅臺鎮的妻子。儘管當時妻子有離婚經歷,並曾生了一個孩子,但在2015年,兩人還是走到一起。

在兩人結婚的當年,兒子何雨澤出生。未曾想,就在何田忠為全家未來生活謀劃之際,家庭再遭變故。在兒子出生不久,何田忠的母親被診斷為肝硬化,治療一個月就去世了。而何田忠的姐姐在此前嫁到河南,和家裡很少聯繫,只是在母親去世後匆匆回來了一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