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撞死老人相依為命的狗,拿去做兒子滿月宴,結果遭天譴喪命

贾茜琳 2020/04/15 檢舉 我要评论

 

五十來歲的王福興,是上營子村公認的老實巴交的莊稼漢,然而人好命卻不好,二十多年前五歲的兒子不幸走失,他老婆想兒子想的要命,整天哭哭鬧鬧瘋瘋癲癲,後來投河死了。現如今孤苦伶仃的王福興身邊兒只剩下一條養了多年的大黃狗與他作伴兒。

自打經歷了種種家庭悲劇後,王福興開始萎靡不振,每天脖子上掛個收音機,把聲音放的老大,走到哪聽到哪,得過且過的混日子,眼看近些年村民們都奔小康了,可他還是窮的叮噹響。

這天,王老漢像往常一樣從地裡扛著一捆玉米秸稈打算拿回家生火做飯用,脖子上掛著的收音機裡咿咿呀呀的播著京劇,人家唱一句他自我陶醉的跟著哼唱一句,大黃狗不厭其煩的尾隨其後,剛拐進通往村裡的小路,身後十幾米的岔路口處突然竄出一輛麵包車。

麵包車呼嘯而來,毫無減速之意,向著王福興猛衝過去。大黃狗發現後險情後,沖著自己主人狂吠不止,然而沉醉在京劇裡的王福興卻毫無反應。千鈞一髮之際,大黃狗用力將王福興撲倒在路邊,自己卻被猛衝過來的麵包車撞軋致死。

興躲過一劫的王福癱坐在路邊,看著大黃狗的屍體驚恐不已。「他媽的,真喪氣,剛出門就遇到這種倒楣事兒!」麵包車司機罵罵咧咧地從麵包車上下來,王福興認出他正是鎮長的外甥葛大黑。

葛大黑五大三粗,是十裡八村有名的惡霸,平時仗著他舅舅給他撐腰是,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欺男霸女打架鬥毆,可以說是無惡不作,村裡的男女老少幾乎沒有不恨他的,見到他都要像避瘟疫一樣躲的遠遠的。

葛大黑齜牙咧嘴地走到王福興跟前,死死揪住他的脖領子,一把把他從地上扽了起來,狠狠扇了王福興一個嘴巴,厲聲罵到:「你個老不死的,活膩啦!?啊?走路怎麼不長眼!啊?」王福興被葛大黑打的眼冒金星,兩腿發軟,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葛大黑得理不饒人,怒吼道:「對不起就完啦?啊?你看看,我這新買的車都被你的死狗給弄髒了,你得賠我錢!」

王福興一臉無奈地回道:「我,我沒錢!真的沒錢!大黑兄弟,不信您去我家瞧瞧,您大人有大量就繞了我吧!」

葛大黑仔細打量了一下破衣爛衫的王福興,覺得確實很難從他身上榨出什麼油水來,突然靈機一動,又盯上了被撞死的大黃狗,想這狗個頭夠大,肉也厚實,拿回家放進冰櫃存起來,反正自己老婆就要生了,等自己孩子滿月的擺酒席的時候,正好可以用來招待客人,於是說:「算啦,我知道你家裡一貧如洗,看你渾身上下窮得叮噹響,也就這死狗的皮還值點錢,倒是能做個狗皮褥子什麼的,那就把你的狗賠給我吧!我告訴你,要不是我老婆在醫院馬上就要生了,我急著趕去看她,這事兒我肯定跟你沒完!不過記住了,下次如果你再敢擋我道,我剝了你的皮當褥子睡!

王福興回答:「哎哎哎,不敢啦,再也不敢啦!」

葛大黑拿個大塑膠編織袋將大黃狗的屍體一裹,拖上車,駕車揚長而去。王福興又癱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為自己的大黃狗哭喪了起來。

葛大黑如願以償的生了個兒子,給孩子過滿月的時候請大擺宴席,全村人來吃酒,自然少不了燉好的香噴噴的大黃狗肉。席間,葛大黑逗著自己的兒子想讓他喊爸爸,不料兒子語出驚人,竟然汪汪地學了幾聲狗叫,葛大黑的臉馬上又黑了一個維度,幸好身邊有個狐朋狗友解圍,豎起大拇指奉承道:「嘿!大哥的孩子就是有霸氣!嗓音洪亮,與眾不同,這麼小就有如此的魄力,將來肯定是個幹大事兒的料!」

五年後,葛大黑的舅舅當上了縣長,他在舅舅的庇護下幹起了房地產開發,他看上了上營村離國道近的利好條件,逼著村民們將土地廉價讓出來蓋大樓。村民們起初不同意,葛洲壩就帶著幾十個打手挨家挨戶威逼利誘,大部分村民們自知無論如何反抗也是無濟於事,不敢再吭聲,只好拿了微薄的拆遷費搬離,惟獨王福興做了釘子戶,死活不肯搬,因為他擔心失散多年的兒子萬一哪天回來,找不到家。

俗話說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葛大黑不想真的鬧出人命,給自己的舅舅惹麻煩,又不想延誤工程進度,只好給了王福興一大筆拆遷費,許諾大樓蓋好給王福興分一套房子,還給他在工地上找了個能糊口的活幹。

工程一月份開工,經過層層轉包,建設速度驚人,能省則省,鋼筋細如髮絲,水泥一敲就碎,三個月不到十幾層的大樓就蓋起來啦,葛大黑引以為傲,一想到這大樓很快就能換成了千遝萬遝的人民幣,連晚上做夢都能笑出聲來,只是有一點他還不順心,就是他五歲的兒子至今不會說話,只會學狗叫。眼看就要到清明節了,葛大黑拉著老婆孩子陪著自己的縣長舅舅到工地視察工作。

這一日王福興正在大樓裡負責清理雜物,忽然看到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笑呵呵的向自己跑來,一跑到跟前,就沖著他大喊道:「爸爸!爸爸!我想你啦!」王福興有些驚訝,又被這戲劇化的一幕感動到有種說不出的幸福,笑的合不攏嘴,問道:「你是誰家的孩子呀?你爸爸是誰啊?」

小孩兒答道:「我是你家的孩子,我爸爸叫王福興!」王福興驚訝道:「好好好,爸爸就爸爸吧,有人能喊我一天的爸爸我也知足啦,走,爸爸領你去買雪糕吃!然後帶你去找你親爸親媽!」牽起孩子的手,從大樓的後面出了工地。

話說葛大黑兩口子陪著縣長舅舅來到工地,正忙著慰問員工的時候,只一轉身的功夫,葛大黑媳婦突然發現兒子葛金山不見了。一個建築工說,剛剛看到你家的娃跑到大樓裡去啦。

葛大黑夫婦和縣長帶著人呼喚著兒子的名字,火急火燎的連忙沖進大樓去找孩子,剛一進去,只聽轟隆一聲,整個大樓崩塌了,廢墟形成的灰塵在空中慢慢擴散,遮了太陽,十幾裡外都能看到。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