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2014年,我和孫老師正在臺上演出,一位阿貝突然從椅子上栽倒在地,我當時緊張壞了

岳雲鵬:德雲社說相聲,發生過一件非常荒誕的事。2014年,我和孫老師正在臺上演出,一位阿貝突然從椅子上栽倒在地,捂著肚子,痛苦不已。我緊張壞了,第一次碰到這種事,連忙終止了演出。

一問才知道,原來阿貝樂的勁大了,岔了氣閃了腰。為了顧全大局,師父想讓燒餅給那位阿貝推拿幾下,再送他兩張簽名照,儘快化解矛盾。

但阿貝堅持要雙倍「票款」賠償,師父覺得賠點也成,掏出100元給他,可阿貝的票是從黃牛那裡買的,說至少得賠500元。

當然,以師父的財力賠他幾百萬都行,但不能當冤大頭呀,得講理啊。

雙方爭執不下,只好報,警公斷。

警茶問了情況,開出責任認定書,正常演出無責,那位觀眾購票聽相聲無責,但公司需承擔阿貝的醫療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以及由此引起的其他一切損失。

師父不服,提出質疑,警茶坦言,法律要保護「弱勢群體。」

意思是,除非那位阿貝跳上臺搗亂時受傷,我們可以不賠,其他一切情況,哪怕阿貝是蹭票進來的,只要坐在了劇場裡,受了傷我們就得賠。

警茶還說:「想想這個邏輯,不聽相聲就不會樂,不樂就不會岔氣,不岔氣就不會閃腰,因此應該由你們德雲社掏錢…」

師父是懂法的人,不再理論了,轉臉問阿貝:「你是聽哪段時,樂岔氣的?」

阿貝回答:「岳雲鵬孫越《規矩論》!」

于是,我和孫老師負責給阿貝治病,再撫平精神創傷。問題是要治腰傷得靜養,可靜養時阿貝沒事做,還要聽我說段子,而一聽段子腰傷就可能加重…

孫越老師都氣病了,心有不甘,問阿貝是聽哪句時樂傷的,以便進一步和我劃清責任。

阿貝堅定回答:「看你們笑場時樂岔氣的!」

好傢伙,孫老師不得不和我各付一半。

經歷此事,我長了個教訓,以後再演出時,我會在舞臺上立個牌子,上寫:

「笑出病來,概不負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