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老太求「安樂死」,女婿買來老鼠藥,全家看她服下!終被判刑

张海虹 2020/05/12 檢舉

 

他們是親朋好友眼中的"好丈夫、好女兒、好女婿",他們邊打工邊照顧身患重病的妻子、母親沒有半句怨言,然而,最終,女婿買來老鼠藥,丈夫把裝有紅色液體(藥水)的瓶子擰開遞給了她,女兒和他們一起看著她服下了老鼠藥……

去年5月, 三人因故意殺人罪在台州路橋法院受審,被人們稱為「安樂死」案。

法院審理後,認為三人作為死者冷某的親屬,對她具有扶助的義務, 但女婿、丈夫在她提出自殺請求後卻為其提供幫助,冷某服毒後,丈夫、女婿和女兒亦未盡救助義務,放任冷某死亡結果的發生,其行為均已構成故意殺人罪。

最終, 冷某的丈夫和女婿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女兒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在此案的審理過程中,死者的丈夫和女兒痛哭流涕,陪審員也是跟著數度落淚,唯獨承辦法官始終「冷面無情」,真的是如他在庭後所說的「自己是鐵石心腸」嗎?

昨天,此案的承辦法官——台州市路橋區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長夏俏驊首次講述了自己的辦案心路。

法官辦案手記

對基層法院的法官來講,故意殺人案並不是經常能碰到的,特別是既遂的案件,可能十幾年都碰不到一件。而我接手的這一件故意殺人案中,卻蘊含了太多的悲慟與無奈,讓我從一接手就陷入了超出單純法律層面的思考之中……

◆◆ 庭前◆◆

這是台州首例因「安樂死」

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

這是一起典型的「安樂死」案件,案情並不複雜,死者是一冷姓中年婦女, 生前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等多種疾病,由於大劑量激素治療等原因,導致其體重暴增(從90多斤暴增到150多斤),骨質酥鬆,又由於意外摔斷了腿,只能臥床,生活長期不能自理,由其大女兒和大女婿照料。

在治療及此後的臥床養病過程中, 死者逐漸產生厭世的情緒,多次要求女婿幫其購買自殺所用的老鼠藥。

終於,在2017年8月27日,女婿買來了老鼠藥,並在次日將死者丈夫也接到其居住的地方。

死者當著丈夫、女兒、女婿的面將老鼠藥服下,而此時,三個被告人跪在床前慟哭,卻沒有採取阻攔或救助的措施。

服藥後的冷某還保持著清醒的頭腦,要求女婿載其到外邊轉轉, 女婿載著死者在馬路上漫無目的地行駛了數個小時,待其將車停靠,想要瞭解丈母娘狀況時,發現她早已停止了呼吸。

這是台州市第一起因「安樂死」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仔細翻閱完案卷,如何對本案準確量刑成為了工作的重點。

在當今中國,「安樂死」這個詞還是過於敏感。

◆◆ 庭審◆◆

冰冷的法庭,也有人心的溫度

2018年5月21日下午,庭審在路橋法院第三法庭進行。

從庭審一開始,女婿就將起訴書攤開拿在手上,在核實被告人身份環節,他回答自己的身份情況時,都要先看一下起訴書,明顯可以感覺到他內心的焦慮和緊張。

丈夫,或許是由於生活的不易,不到五十歲,就已經有點佝僂。

女兒,可以看出她精神不振,回答問題的聲音很小,一直不敢直視審判席。

庭審按預定的程式進行,經過舉證、質證,案發的過程清晰地展現在眾人面前,經過死者小女兒等證人出庭作證, 三被告人在死者患病期間給予充分照顧,不但將大部分的收入用於給她看病,還向親戚借錢看病的事實也得到充分的印證。

在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發表了一份精彩的公訴詞,對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犯罪及應負的刑事責任進行了充分的說明,並對被告人情雖可憫,但罪不可恕進行了詳細的闡述。

在女兒自我辯護開始後,她壓抑多日的情緒終於逐漸爆發出來,當庭痛哭流涕, 回憶了母親在發病治療階段遭受的痛苦,懺悔了自己面對母親自殺卻未採取任何救助措施,並哭訴了自己家庭遭受的痛苦及目前教育叛逆期兒子面臨的困境。

在她宣洩著情緒的時候,她的父親像一個認錯的孩子似的雙手交叉,低頭垂聽;丈夫站在庭上輕輕抹淚,並在法庭提醒她控制情緒的時候,伸出左手,輕輕地拍了拍妻子的後背。

當時, 整個法庭籠罩在一片複雜的情緒之中,這情緒包含了自責、無奈、悲慟、甚至絕望,讓法庭上的所有人都被這種真實的感情所感染。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