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年患重症,生父照看20天后走人,男孩:我不怪他

田園牧哥 2020/06/14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人說,生是偶然,死是必然。我一直認為生老病死都是命中註定,但我迫切地想要活下去。我叫王煒棟,來自福建省龍海市,今年17歲。

4年前媽媽發現爸爸與其他女人有著不正當的關聯,他們倆離了婚,我便極少見到他。

去年我被確診為白血病後,我又重新見到了爸爸,我以為這場病能讓我的父親回到我們身邊,可父親當著我的面一字一字對我說出:「我不要你了,你們不要再來找我。」我徹底死心,但是他給了我生命,我不怪他。

我從小出生在農村,父親常年在外打工。小時候覺得爸爸特別偉大,是我的榜樣,每年就盼著過年他回老家陪我們。我很喜歡和父親在一起,因為在他身邊有安全感,也許這就是父親對孩子的影響。

可是四年前,我聽到媽媽透過電話在和爸爸爭吵,沒過多久媽媽便帶著我和弟弟離開了那個家,爸爸也對我們不聞不問,留下我和弟弟與媽媽相依為命,再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爸爸不要我們了。

為了養家,媽媽更加賣力的工作,我看到媽媽頭上冒出了白髮,那時剛滿16歲的我為了減輕家裡負擔便輟學出去打工。

才工作2個月我的腿突然出現疼痛難忍的情況,在廈門大學附屬醫院確診為白血病。醫生說這個病要花費很多錢,我看到媽媽的眼淚嘩啦啦地直流。

當時的我已經體力不支,我用盡全身力氣把媽媽拉出來告訴她:「媽媽,我們回家,我不治療。」媽媽看著我的眼睛,堅定地搖了搖頭。

可現實就是現實,平時媽媽打工掙的錢僅僅夠我們的生活開支,僅僅第一個療程的費用她也拿不出來。

媽媽拿起電話撥打了爸爸的號碼,幾分鐘後媽媽高興的對我說:你爸爸會來看你。

那一刻,我的內心真的既興奮又難過,因為媽媽不知道我聽到電話那頭爸爸說,他雖然會來看我,但是不會拿一分錢,我心疼媽媽哄我開心而自己卻強顏歡笑。在親戚的幫助下,我進入了第一個療程的治療。

化療帶來的副作用真的太大了!我的口腔嚴重感染,嘴裡全爛了,不能進食就只能靠輸營養液維持。

隨即而來的肛周感染,半個月躺在床上不敢動彈,火燒火燎的疼;每天吐幾十次,胃裡空了,就吐膽汁,特別苦。

但值得高興的​是爸爸真的來看我了,我甚至有些感謝白血病,是它讓我們一家人得以團聚。只不過幾天後,爸爸又走了,我安慰自己說他肯定是去想辦法籌錢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