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拔掉尿管執意放棄治療,奶奶淚言:送走你們倆,我就去陪你們

DoveMiao 2020/06/27 檢舉

媽媽離開後,照顧索鵬亮的重擔就落在了年邁的奶奶身上,而此時奶奶不久前才接受了乳腺癌切除手術,身體還未痊癒又要照顧重病的孫子。「從2012年到2018年,我孫子難受得實在挺不住了,我們才湊幾千塊錢到醫院用點兒藥,沒錢了就出院在家維持治療,實在是太難了!」奶奶老淚縱橫地說。住院,出院;再住院,再出院,索鵬亮奶奶說這7年裡早已記不清陪著孫子折騰了多少回,錢沒少花,病沒見輕。圖為奶奶在照顧索鵬亮。

每次住院為省點兒錢,奶奶就在醫院走廊裡搭個床位給孫子,而她卻在地上鋪個墊子睡覺,沒枕頭就枕褲子,沒被子就蓋衣服。除此之外,她捨得花10塊錢給孫子買一頓「好吃的」,而自己卻躲在角落裡啃涼饅頭,很多病友家屬看到後心疼她,會經常給她帶點兒吃的或拿個被子蓋。「我都60歲了,在農村也算活夠本了,哪怕明天不在了,只要我孫子能活著,我都願意!」索鵬亮奶奶哭著說。圖為2019年10月16日,奶奶哭著介紹孫子病情。

有一次,奶奶給孫子買藥時暈倒了醫院門口,結果被診斷為:心臟供血不足,心血管堵塞,重度心臟病,需儘快做手術。「我沒事,不用管我,求求你們救救我孫子吧!」索鵬亮奶奶知道做手術就要花錢,但孫子求醫多年家裡早已花了底朝天了,死活不同意住院治療。令人欣慰的是,利民村領導瞭解情況後帶頭捐錢,號召村民湊錢,申請救助金,才幫助索鵬亮奶奶進行了心臟手術。圖為2019年10月16日,奶奶在出租屋內給索鵬亮做飯。

2019年3月26日,當索鵬亮再次入院輸血和血小板時卻被醫生告知:普通藥物已沒效果了,必須進行骨髓移植。得知這個消息後,奶奶癱坐在走廊裡痛哭不止。因沒錢做骨髓移植,索鵬亮只能靠化療維持生命。化療中,因費用緊張,索鵬亮的治療也是斷斷續續,病情越來越嚴重。8月13日,醫生說索鵬亮必須得移植了,不能再等了,否則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圖為2019年10月16日,索鵬亮難受的受不了,只能硬撐著。

無奈下,索鵬亮奶奶只好將小兒子唯一的房子以15萬的價格賣了,又四處借錢才湊夠了孫子進倉移植的前期費用。「我家前幾年拆遷分了三套房子,我和我哥家各一套,我媽一套,我媽去年為還帳將她的養老房抵帳給了別人,如今我們連個家都沒了,只要我兒子能康復,哪怕砸鍋賣鐵我也認了!」索秀偉說道。令人欣慰的是,9月6日,索鵬亮終於移植了,用的是爸爸的骨髓,配型達60%,一切都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因常年患病沒上過一天學,索鵬亮每次路過學校時都要多看幾眼,有時也跑到學校門口看下課玩耍的小朋友,去聽教室裡傳來的朗朗讀書聲,可是他卻無法邁進嚮往的校園,別人最平常的生活卻成了他最嚮往的。「我孫子細胞的各項指標都很低,所以他不能去公眾場合,也不能上學,否則會極易引發細菌感染,進而造成內臟出血危及生命,但是孩子非常想上學!」奶奶哭泣著說道。圖為索鵬亮在移植倉內喝水。

進倉後,索鵬亮樂觀地說病好了就去上學,長大了要當一名好醫生,讓每名大病患兒再也不用打針吃藥就能看好病,這樣他們就不用像自己一樣痛苦了。然而,索鵬亮的治療卻一波三折,進倉剛半個月就因急排異摔倒在地,昏迷5天才醒來。同時,他還經常莫名地發燒、刺癢,嘴巴也爛掉了。最為關鍵的是,隨著一次次借來的錢花光後,索鵬亮不止一次產生了放棄治療的想法,他求奶奶給自己兩片藥讓自己死了算了。

值得點贊的是,每次欠費後,哈醫大兩名主治醫生不但沒無情地讓索鵬亮出院,頂住壓力繼續為他治療,還積極協調病友家屬你50他100地為索鵬亮籌錢。面對不菲的費用,醫生和病友的愛心無疑是杯水車薪。10月6日,因再也湊不到錢壓力過大,本身就患有心臟病的索秀偉在出租屋內眼前一黑暈倒了。醒來後他想到了賣器官救兒子,但別人告訴他那是違法的,為此他難受得哇哇大哭。圖為索秀偉在打電話借錢,結果沒有借到一分錢。

「最近半個月,我兒子經常難受的一宿一宿地哭,我和我媽只能輪班陪著他。昨天我媽做他思想工作時,告訴了他我暈倒的事兒,沒想到孩子淩晨就拔掉了導尿管。」10月7日,索秀偉難受地說道。經過緊急搶救,索鵬亮才脫離了危險,但花掉了一萬多塊,這也進而使得他的治療費用雪上加霜。10月16日再次欠費後,索鵬亮哭求著奶奶:「爺爺都來病房接我好幾次了,你們就不要再為我犯難了,讓我隨爺爺而去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