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男子攜愛妻在日本鄉下買老宅,隱居17年,做出了全國最搶手的東西

田園牧哥 2021/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聚焦社会热点,品位人生百态,锁定粉专Hot 資訊 大家好我是牧哥!聚焦社会点滴,关注国内外社会新闻,看尽社会百态。

 

有些人選擇在繁華都市里,醉生夢死。也有些人看遍世間繁華,才覺得山林最好,他們大隱隱於市,活在山清水秀裡,在晨鐘暮鼓中,偏安一隅。

美國人Peter Ivy 17年前來到日本,隱居在與世隔絕的富山縣鄉下,經營著一間只有八個人的手工玻璃工坊。

他的玻璃器皿兼具了日式柔美,和美國工業風的硬朗,在眾多玻璃職人當中自成一派,使他成為了最搶手的日本職人之一,一筆訂單甚至要等兩年!他自己蓋房子、造熔爐,工作室裡沒有一盞燈,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這裡安靜得聽不到什麼多餘的聲音,除了蟬鳴鳥叫、一條小溪的潺潺流水聲,剩下的就是火鉗與玻璃滋啦滋啦的碰撞。

(以下內容來子 Peter Ivy自述

我叫彼得·艾維(Peter Ivy),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州,現在是一名生活在日本的玻璃匠人。

我從小到大就是個普通的孩子,高中快畢業的時候,本沒想過要去繼續上大學的,於是開始在一家汽車商店工作,還做過木匠,前前後後嘗試了很多需要自己動手的工作。

我意識自己非常喜歡這種工作內容——我喜歡動手;我喜歡和別人一起工作;還討厭一成不變的內容,喜歡不停創新。

於是我決定回到校園,那時應該是1989年,我辭掉了工作,拿著曾祖父給我留的一千美元,用這筆錢作為旁聽生在RISD(羅德島設計學院)選了一門課。

我一時興起選擇了玻璃,就想試試而已。然後,我立馬就被迷住了。

玻璃本身作為一種富有表現力的材料,它是最接近透明虛無的。除非這片窗戶很髒,要不然大多數時候你甚至注意不到它的存在。所以它不僅是建築中的隱秘伴侶,也是我們最熟悉的角色。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