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歲白衣天使患重症陷絕境,16歲女兒走投無路欲「賣腎救母」

DoveMiao 2020/06/07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在世,對為人父母者而言,最無助的事莫過於子女還未成人而自己卻提前倒下了。今年43歲的單春想是一名白衣護士,工作20餘年護理病患無數,在丈夫病逝一年後自己也倒下了。在經歷了7年邊工作邊自救的艱難求生之路後,單春想說自己能感到死神在步步逼近,如果挺不過眼下這一關,也許她就要對丈夫臨終前的承諾食言了。

單春想是大陸河南省某醫院的一名護士,19年前和丈夫田華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第三年便有了女兒田稼禾,一家人原本過著美好而幸福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結婚第五年田華被查出了尿毒癥,也因此喪失了勞動能力。自那時起,單春想既要照顧年幼的女兒和重症的丈夫,還要上班掙錢養家,常常累得精神恍惚忘東忘西。「再累,我也要堅持下去!」單春想說這是她當時最堅定的信念。

經過8年的抗爭和治療後,田華最終還是在2013年8月份「走」了,那一年他的女兒田稼禾才9周歲,妻子單春想才36歲。單春想說,丈夫在生命的盡頭緊緊地握住她的手不捨得走,當她告訴丈夫自己一定會將女兒培養成人時,丈夫才撒手而去。丈夫病逝後,留給單春想的是負債累累的包袱。對待這一切,單春想毫無怨言,她認為「錢與命比,人命關天,錢花光了可以再掙,但不能不救自己心愛的人!」

漏屋偏逢連夜雨。一年後,當單春想終於走出失去丈夫的悲痛後,令她沒想到的是自己開始時常間斷發熱,此時是2014年3月份。起初單春想並沒太在意,認為只是太過勞累所致。到了4月中旬,單春芳到醫院一檢查被嚇得花容失色,診斷結果是:支氣管擴張,左肺完全喪失功能,右肺代償性肺氣腫。在傷心和驚恐中,單春想精神恍惚地跌跌撞撞回了家,抱著丈夫的遺像大哭了一場。

一段時間後,女兒最終還是知道了單春想患病的事實,她跪在媽媽面前哭著說:「媽媽,您不是答應爸爸要把我撫養成人嗎?我還沒有長大,您不能找爸爸去!媽媽,您一定要等到我長大!到那時候我就可以掙錢給您看病了,也可以給您養老了!」那一刻,她們母女倆摟抱在一起哭得死去活來。事後,單春想不斷鼓勵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既要對得起死去的丈夫,還要對得起年幼的女兒。圖為女兒在安慰單春想,母女倆愁容滿面,誰也不想多說話。

在隨後的幾年裡,單春想堅持邊上班掙錢養家邊四處求醫,先後前往駐馬店中醫院、鄭州中醫院、北大人民醫院、北京中日友好醫院等醫院求醫看病保命。為省錢,平時小發病了,她就在自己工作的醫院就診、住院治療。然而,命運並沒有因為她的善良和艱辛而善待她。2018年9月和2019年1月的兩次大咯血,幾乎要了她的命,單春想說這兩次如果沒有同事和弟弟用120把她送到醫院急救,自己也不會有幸死裡逃生。圖為單春想的妹妹在醫院照顧她。

值得一提的是,患病以來,單春想除了感恩同事和領導對自己的關愛外,還非常感恩娘家人對自己和女兒的不離不棄,她說多虧了姐弟們的無私幫助自己才可以活到今天。單春想患病後一直瞞著老父親,但紙裡終究是包不住火的,當已古稀高齡的老人知道女兒得重症的消息後傷心的哭泣了好幾天,還為此病倒了。如今,單春想住在平輿縣中心醫院裡,老父親每天起床後就會來到醫院守護著女兒,雖然幫不上啥忙,但一待就是大半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