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車禍去世,女子發現有人用鏡子照他家,真相大白後她淚流滿面

贾茜琳 2020/04/15 檢舉

 

連續下了兩天雨後天才放晴,太陽乍一出來,明亮得讓人的心都亮堂起來。 下崗女工何玫拖著一條瘸腿走出自己的書報亭,透一口氣,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愜意無比。

何玫突然想到,何不趁現在顧客少,回家把被子曬一曬。何玫把書報亭一關,騎上車子就回了家。等走進自家那陰暗的樓梯間,何玫的心霎時像被陰雲覆蓋,高興不起來了。她家住在一棟老式住宅樓的頂層,陽臺是朝北的,樓南面又新蓋了一座十幾層高的商業樓,把這座樓遮蓋得嚴嚴實實,終年見不到一絲陽光。所謂曬被子,無非就是把被子拿到陽臺上晾一晾。

何玫歎著氣把被子抱到陽臺上,剛一到陽臺,眼睛就被一束強光刺得睜不開,她用手遮住光線朝前一看,原來這是正對面的陽臺上放著的一面鏡子反射過來的光線。對面也是一座住宅樓,兩樓之間相距只有二十米。

何玫心裡驀然升起一股別樣的滋味,記得已故的奶奶說過,如果對誰家有仇,可以照著他家下「鎮物」,使得他家災禍不斷。在所有的鎮物中,用鏡子照著他家,是最厲害最惡毒的一種。何玫不迷信,可想想最近家裡接二連三發生的災禍,又不能不使她疑雲頓起。

去年,她和十五歲的女兒上街買東西,在人行道上好好地走著,冷不丁竟沖出來一輛轎車,把她們撞倒在地,後來查明是司機酒後駕駛,一時失控所致。活潑可愛的女兒永遠離開了,何玫經過搶救保住了性命,但卻成了瘸子,原來的工作丟了,只好承租了一個書報亭,勉強度日。

「也許人家只是偶然把鏡子放在那裡,我想得太多了。」何玫安慰著自己。晚上回到家,她留意了一下,對面陽臺上的鏡子不見了,她這才寬了心。可第二天上午何玫老覺得心神不寧,那面鏡子總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她乾脆關了書報亭又回了趟家。當她走上陽臺,眼睛頓時被一束強光刺了一下,那面鏡子赫然又放在了對面的陽臺上,不偏不倚正照著她家。

何玫不能再欺騙自己了,對面分明是故意的,也許以前他們就常這麼辦,只是那時家裡白天沒人,一直沒有察覺,才導致了這麼多的災難。然而有一點她不明白,對面的住戶與她有什麼深仇大恨呢,非要下這麼惡毒的鎮物。何玫早出晚歸,對對面的住戶並不熟悉,只模糊記得是一對老人,按說他們沒有理由這麼做啊!

想來想去,何玫決定把這件事先和自己的兄弟何強說一說,因為丈夫莫海在城西的煤礦幹活,煤礦離家遠,她不願意去打攪他。她當即給何強打了個電話,何強聽了大概情況後只說了句「這好辦,一會兒我就過來」,就把電話掛了。

半個小時後,何強風風火火地趕來了,他的手裡提著一杆氣槍。來到陽臺上,他二話不說,舉起槍瞄準對面的鏡子,「啪」的一聲就把鏡子打了個粉碎,他說:「姐姐,這下沒事了吧。」

到了下午,何玫心裡還是不踏實,就又回了趟家。讓她吃驚的是,對面的陽臺上,又放置了一面鏡子,正對著她家!

看來事情不那麼簡單,何玫急忙又給兄弟打了個電話。

「他們究竟想幹什麼?你等著,我去想法打探一下他們的底細,看對面住的是誰!」何強在電話那頭怒氣衝衝地吼道。

直到晚上十點多,何強才滿臉疲憊地回來,一進來就斜躺在沙發上,看來他沒少跑路。

「我問了好多人才打聽出來,對面住的是火電廠退休的老工人,與咱們素不相識。聽說老兩口人緣挺好的,不會平白無故仇視咱。」何強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水,又說,「而且,最近兩人一起住了院,都有半個多月了,咋能回來專門倒騰那面鏡子呢?」

何玫也覺得很奇怪,可事實在那裡擺著,又不能不信。兩人商量了一會兒,決定明天呆在家裡,看一看到底是誰在擺弄鏡子。何玫一夜都沒睡好,好容易天亮了,她沒像往常一樣出門,而是悄悄注視著對面。吃過早飯,何強也來了,他說自己已經給姐夫莫海打了電話,讓他回來一下,萬一有什麼事也好辦一些。莫海說他正好今天歇班,應該馬上就能回來。

兩個人在屋裡說著些閒話,不時向對面觀望。開始對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根本就沒有人。一直到九點多,忽然對面的屋子裡仿佛有人影一閃,通向陽臺的門開了,走出來一個瘦瘦小小、十六七歲模樣的小姑娘,看她樸素的穿著,應該是一個小保姆。只見她拿出一面鏡子,放在陽臺上,又挪動了幾下,直到反射過來的陽光正對著這邊,她才滿意地笑了笑,轉身進去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