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種地打工年入43萬多,掙錢給兒子給孫子,還要孝順90歲老母親

田園牧哥 2020/12/19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

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文/田園牧哥

在荊村遺址的地方,有一個小村莊,由於靠近大山,所以地裡種各種樹的比較多,尤其是水果樹。這個村有一人姓閆,今年七十歲了,他有兩個兒子,都在外地打工,家裡就剩下他和妻子兩個人種地。主要種4畝蘋果樹、2畝梨樹和1畝蔬菜雜糧。今年,他的4畝蘋果樹賣了60000元(約合新臺幣25萬),2畝梨樹賣了30000元(約合新臺幣12.9萬),他還不滿足,還有為別人修剪兩個月的梨樹、果樹等,可以掙打工錢10000元(約合新臺幣4.3萬)。全年收入100000元(約合新臺幣43萬),除了給兒子、孫子和日常開支外,還要孝順嫁到外村九十歲高齡的老母親。

圖為老閆在早市上賣蘋果、梨和柿子。

老閆和妻子都是本分的莊稼人,能夠吃苦、肯幹活。他家的6畝果樹和梨樹的施肥、澆水、打藥、鋤草、剪枝都是老兩口幹活,從來不雇人幹活。特別是蘋果樹疏花疏果的和套袋的時候,非常的忙,也非常的費工費時,別人都是雇人套袋的,但是老閆和妻子就自己疏花疏果、自己給梨樹授粉,自己給果子和梨子套袋。今年夏初,老閆的果樹一共套了紙袋和膜袋共計60000多個袋、梨樹套了40000個紙袋,都是老閆和妻子一個一個、一茬一茬的套的。節省了不少雇人的工資。但是這樣各種活兒都是老兩口幹 ,帶來的就是一年四季不能停下了,一直有活兒幹。現在地裡的莊稼已經收穫完了,還沒有到給果樹、梨樹修剪的季節,老閆就拉著客商不要的次品果子和梨到縣城的早市上去賣。

圖為老閆在早市上賣蘋果和梨。

過上一個月,到了十二月下旬的時候,就能夠修剪果樹和梨樹了。老閆所在的村莊和周圍的村莊的農民都有果樹和梨樹,由於修剪果樹特別的重要,樹形修剪好了,果樹可以多座果,而且果子著色好,果個大、品質好。所以栽植蘋果樹,很重要的一環就是修剪好果樹。但是多數農民並不懂得修剪的技術,而且這種修剪技術常常會被新的方法更新。老閆愛學習農業新技術,所以修剪果樹的技術非常的好,在當地遠近聞名,所以請他修剪果樹的人很多的。一年冬天可以給別人修剪兩個月的果樹和梨樹,可以掙到10000元(約合新臺幣4.3萬)的工錢。

圖為冬天老閆在賣柿子。

老閆和妻子都是愛錢的人,霜降的時候,因為當地的蘋果樹和梨樹多,所以農民都在忙著採摘蘋果和梨子,柿子掛在樹上沒有人採摘的,因為蘋果和梨一斤可以賣到2元左右,而柿子一斤才能賣幾毛錢。老閆看到柿子沒有人採摘,就會給柿子樹的主人打招呼,採摘鮮柿子用冷水泡上,一般7—10天就可以吃了,味道甜美。這種使柿子脫澀的方法當地人叫做沙(音譯)柿子。特別難掌握的技術就是沙柿子時間長了,就會破皮,而且發酸,不能吃了。老閆妻子的沙柿子放了一個多月了,不破、不酸,而且很甜。老閆也拿上柿子到市場上去賣。

老閆在賣蘋果和梨。

老閆和妻子兩個七十歲的老人,一年掙那麼多的錢,自己卻捨不得買新衣服穿,到市場賣農副產品,都捨不得吃一碗麵條,而是掏一元錢買一個包子吃。掙下的錢除了給兒子、孫子外,老閆還要給九十歲高齡的老母親。特別要說的是,老閆的母親是第二次撇下老閆嫁到其他村莊的,但是老閆認為母親年歲大了,就會經常給老母親一些錢,還時常給老母親買些好吃的,或者是營養滋補品。因為老閆所在的村莊要到縣城趕集,就會路過母親的村莊。給母親的錢也好、滋補品也好,就是路過,非常的方便。大家都誇老閆是個孝子,老閆的妻子是個孝順的媳婦。

圖為老閆在市場上買包子吃。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