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歲女孩遺願:請把我埋在有花有草的地方,爸媽淚言要隨女兒而去

DoveMiao 2020/06/27 檢舉

 

治療期間,每次腰穿對小紫涵都是一次生與死的考驗,10釐米的長針紮進身體後疼的她哭求「爸爸,太疼了,我不想治療了!」半年時間,小紫涵共化療了9次、腰穿20多次。前不久,女兒再一次腰穿時哭的嗓子都啞了,張宗勤邊扇自己耳光,邊懊悔不已地說:「是爸爸對不起你!是爸爸的無知讓你接二連三地誤診,沒有第一時間帶你來大醫院就診,害你吃了那麼多沒用的藥,紮了那麼多沒用的針!承受了那麼多難以忍受的疼痛!」

 

今年二月底,醫院通知小紫涵化完最後一個療後,就可以進倉移植了。張宗勤瞭解到移植費用高達50萬時,和妻子傻眼了,因為從女兒患病到現在已經花了40多萬,不但花光了他們多年積攢的全部積蓄,還借遍了親朋好友,欠下了一屁股債,他們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裡還能籌到錢了。為此,夫妻倆常常愁得以淚洗面。

時間一天天過去,眼看著女兒進倉的日子越來越近,張宗勤為交不上進倉押金著急得像熱鍋螞蟻一樣無助。無奈之下,他再次向親朋好友借錢,但大多數人都不借了,人家怕他還不上。由於長久飽受精神、心理和高額治療費的多重壓力,張宗勤變得抑鬱寡歡,情緒悲喜不定。過去一段時間裡,他曾不止一次想到了自殺,當他每次站到樓頂想到妻女後又沒了勇氣,蹲在地上嗷嗷大哭,一個勁兒埋怨自己無能。圖為張宗勤在安慰哭泣的女兒。

2月27日深夜12點多,小編收到了張宗勤發來的「最後資訊」:「謝謝好心人,這一路多虧你們幫忙,我女兒才能活命到今天!我們沒錢看病了,住不起院了,再過半個月就回家了,我會陪著她一起等待死神的到來,她走了我也會跟著走!謝謝你們的幫助,我知道你們也盡力了!」小編瞭解到他是在樓頂發的資訊後,隨即與團隊的志願者輪番做他的思想工作,經過四個多小時的勸說,他才情緒穩定下來。圖為張宗勤在安慰女兒。

第二天,當小紫涵知道爸爸的舉動後,哇的一生哭了,抱著爸爸的腰不撒手,委屈而無助地哭泣著說:「我不讓爸爸死!爸爸死了,媽媽怎麼辦?我想讓爸爸好好活著,好好愛媽媽,好好陪著媽媽活下去!」由於悲傷過度,沒說幾句話,小紫涵就開始嘔吐不止。旁邊的媽媽抹著眼淚不斷地安慰她:「孩子,我們一家人都好好的!你和爸爸都不會死!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學校老師和學生還等著你回去上學呢!」

「老天爺,我到底怎麼做才能救我女兒?只要她能康復,你讓我幹什麼都可以!」3月1日,張宗勤聲淚俱下地仰天大喊。在過去一周裡,張宗勤夫婦接到了醫院的數次催費通知。張宗勤說,如果再湊不到錢,他只能帶女兒回老家了,他會在女兒生命盡頭先埋掉女兒,然後再在女兒的墳墓旁給自己挖一個坑,他會永遠躺在那裡,靜靜地守護著女兒!「如果你堅持那樣做,我也會跟在你後面躺在你們倆旁邊!」張宗勤妻子哇哇大哭著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