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女兒左眼被摘,丈夫又出噩耗,妻子痛哭:這不是讓我選誰死嗎

DoveMiao 2020/06/26 檢舉

張曉梅來自四川省農村,34歲那年,她認識了第二任丈夫高峰,高峰也有一段失敗的婚姻,但高峰的真心打動了張曉梅,婚後女兒毛豆(乳名)的降臨讓張曉梅倍感踏實,然而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在女兒1歲零4個月時戛然而止。

2017年7月,女兒毛豆豆左眼出現散光、斜視,在當地醫院確診為 視網膜母細胞瘤。張曉梅夫妻拿著僅有的3萬元存款帶女兒來到北京同仁醫院,住不起賓館就睡在醫院大廳。等來的結果卻讓張曉梅崩潰—— 醫生建議摘除眼球

「娃還小,這樣就殘疾了。」為保住女兒左眼,一家人又輾轉奔波了大半個中國。但結果都一樣。7月底,毛豆被摘除了左眼,那一天張曉梅好像要把自己身體裡積存的淚水哭幹一樣,淚流不止。

化療一年多毛豆豆痊癒,但愛美的毛豆卻再也不敢照鏡子,張曉梅心痛,為毛豆配上義眼片。

「媽媽,你看,我的眼睛回來了。」帶上義眼的毛豆欣喜地對媽媽說。看著女兒喜笑顏開張曉梅的心卻絞痛的在滴血。毛豆的義眼不能動,依然可以看出左眼睛有問題。張曉梅發現毛豆的眼中少了孩童的純真,多的是揮之不去的憂鬱。

雖說結束治療,但毛豆每仨月還得去北京複查一次,每次檢查時張曉梅都提心吊膽,好在結果一直穩定。

治療1年,張曉梅欠下近20萬元,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這個家就像變軌的火車,目的地不是穩定的生活,而是毛豆的健康, 「債務可以慢慢償還,只要毛豆在,一切困難都不是問題。」這是張曉梅和丈夫的心中最堅定的信念。

可他們沒想到,更大的挑戰還在等著他們......

這三年多裡,她悲泣過、無力過,但她更多的是期待,期待在這痛苦無邊中可以有一束光照進他們的世界。可光沒有,黑暗卻再次降臨了。

2020年3月2日,毛豆突然發燒嘔吐,鼻血血流不止。張曉梅的心「咯噔」一下,急忙把毛豆送到了當地醫院。

「高度懷疑是急性白血病,你們去大醫院吧。」張曉梅徹底的懵了。

「我們傾全力把她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在我們還沒回過神兒時,又一次被病魔這個炸彈炸的灰飛煙滅。」回憶當時,張曉梅除了悲痛更多的是不甘心。

原本近視只有300度的張曉梅自從毛豆生病後度數急速增長到1000度。 「我的眼睛是哭瞎的,我除了哭我不知道咋發洩,我就是愛哭鬼。」她自嘲的說。

報著一絲「可能是誤診」的僥倖,張曉梅和丈夫一起帶著毛豆去了兒童醫院。

「求求你們,救救娃。」 疫情期間醫院不收治外來患兒,張曉梅和丈夫跪下一個又一個的叩頭哀求醫生,醫生看他們的頭上磕出的一個個紅血印破例安排他們住在急診室。隨之一系列的檢查毛豆被確診為 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

「不是白血病,只要北上移植孩子治癒率98%以上,就是費用比較高。」相比白血病這無疑是的好消息。可巨額的醫藥費突然之間,把他們全部的生活和希望,頃刻毀滅。

「為了給毛豆治病,我們用光手頭所有積蓄,四處跟親友周轉,欠下一身債不說,親戚朋友都躲著我們。毛豆姥姥又有尿結石,雙腎都壞了,我們又要照顧毛豆,又要給老人家治病,我們真的沒錢啊!」巨額的醫藥費對於張曉梅夫妻無疑是一個驚天霹靂。可毛豆一直高燒不退,雙肺病變,除了骨髓移植別無他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