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女兒左眼被摘,丈夫又出噩耗,妻子痛哭:這不是讓我選誰死嗎

DoveMiao 2020/06/26 檢舉

經過配型,毛豆爸爸骨髓配型全相合。可是體檢時醫生發現爸爸高峰的胃部有大面積潰瘍,和活動性出血傾向。 高峰雖是最佳骨髓捐獻者,可是如果捐獻骨髓,可能會引發大出血。這個一次次被命運無情欺淩的家庭再次陷入了絕望。

「無論怎麼樣我也要救女兒,哪怕是死。」因為骨髓庫久久找不到合適的配型,高峰抱著必死的心簽下了骨髓捐獻書。

「別和毛豆說,就說我去籌錢了。」高峰把妻子和毛豆送進了移植倉,他不擔心自己的身體,只擔心懂事的女兒知道後會哭鬧。

高峰先打了五天的動員針,讓體內的細胞瘋狂生長,為之後的手術做準備。打了動員針,骨骼增長的時候會很痛苦,就像是感覺身體裡的細胞都要撐破骨架。骨髓劇烈增長的代價就是疼的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渾身上的皮肉都像是被充了氣的球,下一秒幾乎都要爆裂成碎渣。

儘管如此高峰還是拖著劇痛的身體,每天去菜場買菜,給移植倉的妻女準備好一日三餐。

2020年4月28日下午,高峰冒險捐獻了骨髓,骨髓捐獻後他沒有平躺,麻藥一過他就搖搖晃晃的走到女兒移植倉外給妻子報了平安,他的手放在玻璃上的那一刻,張曉梅泣不成聲,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一個拯救世界的超人。

不幸的是,12小時後,本該移植爸爸骨髓重生的毛豆,等來的卻是爸爸病危的噩耗。

高峰當天晚上就出現了胃部絞痛的症狀,他和妻子提及胃部不適,卻沒有聽從妻子的話就醫。執拗的他淩晨就去菜場為女兒挑選蔬菜,邊買菜邊打電話籌錢的他在菜場口吐鮮血暈倒了。被緊急送到醫院,因為上消化道大出血昏迷不醒。

「媽媽,是我不乖嗎?為什麼上天奪走我的眼睛還要奪走我的爸爸?」毛豆愧疚的淚水從臉頰流出,本該天真的她在病魔的戲弄下儼然是個堅強的小大人。

「媽媽別哭,救爸爸,別管我。」毛豆一邊擦拭媽媽眼角的淚水,一邊強忍眼淚。張曉梅心痛到胸口發悶,淚流滿面。

一邊是相伴一生的丈夫,一邊是骨肉相連的女兒。籌錢,是現實又焦灼的難題。房子、車子、甚至是勞動力,凡是能變成「救命錢」的等價交換物,都早已被變賣。

「我帶她來到這個世界上,我就要護她周全,可我也只是一個俗人,一生最愛的就是我家,我沒錢,這道生死的選擇題,我也真的沒法選。」張曉梅哽咽著說。要女兒還是要丈夫?沒了誰,都不是完整的家。

來源: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