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重症女童咬棉簽吸水解渴,肚子腫脹如球,哭求:爸爸別不要我

DoveMiao 2020/06/21 檢舉 我要评论

我叫何凱,今年30歲,來自四川綿陽。我的女兒何詩辰患有「慢性活動性EB病毒感染」及「嗜血細胞綜合症」兩種重症,治療已有兩年半時間,多次病危進ICU搶救。因骨髓移植後出現了嚴重的腸道排異,出血不止,已被禁食、禁水5個月的時間。期間一直靠輸營養液維持生命,靠打止疼針止痛。

不敢回憶近3個月以來發生的一切,這是一場可怕的噩夢。3月11日,我們轉院來到北京京都兒童醫院進行治療,女兒之前嚴重的腸道排異得到短暫性控制,可緊接著又出現了「重症巨細胞病毒血症」。病毒引起高燒不退、肝功能異常及嚴重肺炎,高強度用藥一個月時間病情才算緩了下來。

4月20日女兒再次高燒至40度,我與妻子的心又懸了起來。女兒被查明感染嗜麥芽單胞菌,這個細菌耐藥性極高,醫生將所有的抗生素全部試了一遍都無濟於事。妻子情緒失控幾次哭到暈厥,我拼命求醫生再想想辦法,最後醫生看我們可憐決定冒險一試。

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由他人捐獻中性粒細胞抵抗細菌,而後用藥治療。妻子毅然決然的決定做這個「藥引子」,起初我並不同意,因為醫生說這樣很傷身體,捐獻者很有可能因身體虛弱撐不住。

妻子告訴我:「我撐不住了你還可以照顧孩子,但如果你倒下了,我與女兒都完了。」我明白妻子的意思。回想兩年來的治療,女兒幾次命懸一線,她實在是怕了,她怕她稍有不盡心上蒼就便會奪去女兒的生命。

4月23日,妻子開始了首輪回輸,因長時間疲勞過度、精神緊繃外加大量輸送細胞,剛剛回輸完妻子便暈倒在了病房門口,事後足足昏睡30個小時才醒了過來。

當時我整個人就崩潰了,既要照顧病危的女兒,又牽掛著昏迷的妻子,我既無奈又無助,只知道在病房抱著女兒哭。同院病友知道我們的情況後,自發組織了捐獻,在大家的幫助下總算為女兒保住了性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