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雙雙患病,男子只能留守深山照顧父母,30多至今未婚,母親:被我倆拖累了

田園牧哥 2020/12/28 檢舉 我要評論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大家好,我是牧哥,讓我們乘上時代的快車,穿越時空隧道,瞭解新聞動態,這裡聚焦了社會的點點滴滴,最新最快的國內外社會民生動態,牧哥為您一網打盡!

文/田園牧哥

「過去做活做太多了,做活做的太狠了。人不敢做活做太狠,做太狠都老了,那手做太多了,人一下子做太狠了,那都不中了……」欒川縣前鋒村,86歲的楊大伯一邊幹活,一邊自言自語,發著自己的人生感慨,然而卻沒有停下手裡的簸箕。

楊大伯家裡三口人,他和老伴兒是病人,36歲的兒子在家照顧他們,已經下午兩點多了,還沒有吃飯。

前鋒村有個正在建設的景區,叫萬花溝,每年春季,從溝口到山頂,櫻花、杜鵑、牡丹以及其他種類花卉輪番盛開。現在是冬季,別說鮮花,雪花也沒有看到,卻在一條小山谷的深處,打聽到當地年齡最大的一位老人,楊小凡。楊大伯已經86歲,村裡人說起他,都說他命大。

走進楊大伯家的院子,他正從屋子裡走出來,弓著背,一手提著簸箕,一手拿著編織袋,走下來臺階,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又走進屋子。再出來的時候,只拿了簸箕,袋子留在了屋子裡。「我不敢恁憨,不敢做太多活了,做太多活,就把人做老了……」大伯一直嘟囔著。

楊大伯有些耳背,已經走到距離他一米多遠,喊了幾聲,才緩慢抬起頭:「你是誰?我不認得你呀。」

楊大伯的兒子正在院子邊上煮山茱萸,對作者說:「你不用跟他說,他腦出血後遺症,不清楚,成天自己嘟嘟囔囔哩,俺也不知道說的是啥。」

「這老漢兒,命大,死了幾回木死成。那一回,從樹上掉下來了,剛好底下是漲水沖下來那石頭,肋巴骨磕折了三根,給那肺都戳透氣了,倆大窟窿。我想著那都不中了,結果,木死成。去年得了腦出血,醫生都說不會中了,又沒有死成……」

大娘接過話,甩了甩高粱刷子上的水,結果用力過猛,差點摔倒,趕緊扶住廚房門。「我是有心臟病,他是高血壓,俺倆都不是好人。我這身子,走著路,走著走著,眼一黑就想往那地上杵,要不是俺娃子看嘞好,只怕都杵死好幾回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