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殘疾父親妻子早早病逝,獨自辛苦養大兒子,結婚時他卻不參加兒子婚禮

田園牧哥 2020/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婚是人生的頭等大事,婚禮更是人生的最重要的回憶,我想大部分人都會結婚,婚禮是一個人一生的美好回憶!婚禮前的幾十年是為婚禮那一刻而準備著!而在婚禮上幾乎每個父母都會見證孩子這一重要時刻,但今天要說的老人卻沒參加自己兒子的婚禮,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今年65歲的朱大叔一個人居住在黃土溝邊的一個靠崖院裡,大叔的院子處於村子的最邊緣,門前就是一條大溝,當年正是由於這條大溝,出土方便,上一輩人才依黃土地勢落差在這裡建了這座靠崖院。院牆還是很多年前用黃土版築起來的土牆,在牆角處開一圓拱門洞就成了進出院子的大門。現在除了大叔一個人居住,其他的老鄰居都放棄了靠崖院搬到平地居住了

朱大叔住的院子打掃的很乾淨

命運對於朱大叔也許不太公平,很小的時候就因為小兒麻痹而導致殘疾。雖然他智力沒有問題,也很勤勞,但是由於家裡孩子多家境貧寒,原本就殘疾的他在30多歲的時候才在父母的張羅下才娶上一個智力有缺陷的媳婦,也曾生育了一個孩子,但是很小就夭折了。幾年後這個有智力缺陷的媳婦也去世了,又剩下了他一個人獨自生活。後來在他快40歲時候在父母和弟兄們的撮合下又娶了第二個媳婦,媳婦是身體不好,結過婚後父母就為他們抱養了一個健康人家的女兒幫助他們撫養,但是結婚一年後身體不好的媳婦卻懷孕為他生了一個兒子,2個孩子只差一歲多,在女兒8歲的時候第二個媳婦因病去世,那一年他48歲兒子七歲。

從小患病身體殘疾的他,那個年代在農村生活只能面朝畫圖背朝天的黃土地裡刨食,要不就沒法生活,殘疾的他為了養大2個未成年的孩子,自然要付出比正常人多幾倍的艱辛才能養活2個孩子,他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還要種莊稼,好在那時候父母身體都還很好,幫助他帶孩子他才熬過那段最為艱難的時光。

老輩們留下的老窯洞

如今他65歲,一雙兒女也已長大成人,家裡的戶主早已變成了女兒的名字。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他們更知道父親的自身情況,如今也老了,只有通過自己的努力才能改變家裡的生活條件,讀完初中便輟學外出打工。2個孩子現在都在城市裡打工,女兒還沒成家,小兒子已經成婚,自己家裡條件不好,女方沒有兒子,說是娶媳婦,其實是明娶暗招,也就是暗暗做了上門女婿,雖然以生了後孩子還姓朱,但是兒子要給親家養老送終,親家在市里給孩子們租的房子,並在市里給他們操辦了婚禮。這對孩子來說也許就是最好的結局了。

坐在院子裡講述自己的故事

提起兒子的婚事,大叔說自己很慚愧,雖然心裡面喜歡的幾天沒睡好覺,但是自己這些年養大2個孩子,平日裡也是捉襟見肘,實在是沒什麼積蓄,孩子結婚前,他拿出這些年省吃儉用積攢的幾千元錢錢,然後賣了家裡的2000多斤的麥子,才給孩子湊了9000元錢,雖然不多,但是自己已經傾其所有了。其他事情都是他姐弟兩個和親家張羅的,孩子的婚禮自己也沒去參加,雖然孩子們一再要求自己去,但是自己還是拒絕了。自己這個樣子,去了幫不上忙還給孩子丟人。只要娃們過得好,我我這個殘疾老漢就心滿意足了。

說起孩子們他還是很幸福

我現在還能幹活,孩子們不讓我幹,但是人活著就要勞動,能幹多少幹多少,雖然不能給孩子們做多大貢獻,但是最起碼能自食其力,娃們雖然結婚了生活在市里,但是他們也都不容易,在這裡得感謝親家。自己從沒想過去和他們一起生活。年齡大了,上樓吃飯都不方便,自己這樣就連給他接送孩子也幹不了。所以早都想好了,雖然自己手腳殘疾但是身體沒其他毛病,只要能夠自理,就在這窯洞裡養老,孩子們生活也是緊巴巴的,咱幫不上忙也不給孩子們麻煩,等啥時候爬不動了再說。

坐在炕沿上抽煙

朱大叔一個人居住的窯洞非常乾淨大叔雖然殘疾,但是自己一輩子勤快乾淨,窯洞裡雖然簡陋卻收拾得十分乾淨,他拖著自己殘疾的身體,靠著自己付出常人難以想像的辛苦付出和親人們的幫襯養育大了一雙子女,如今兒子結婚成家讓他心裡非常安慰,也了卻了自己的一個心願,他說一個人在家要把自己的身體搞好就是幫兒女們最大的忙了。這個殘疾的父親付出艱辛把兩個孩子養大,也許沒有給予孩子們最好的生活,但是他已經把自己的所有全部給了他們,願兩個孩子在他的暮年好好的孝順他。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