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曾經三次進京,成名之路太辛酸,以前親戚都不願借錢給他

郭德綱出生于天津市紅橋區,這裡是著名的茶館聚集區,也可以說是相聲窩子。

郭德綱的父親是員警,母親是老師。在郭德綱小時候,父親有時要執勤,就把他放到劇場中。耳濡目染之下,相聲成為了郭德綱重要的心靈一環。

于是,郭德綱向父親和母親提出了想要學相聲的想法。開明的父親覺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就未加阻攔表示支持。7歲的郭德綱在經人介紹之後,就先到評書前輩高慶海那裡學習評書。

而後,他又跟隨相聲名家常寶豐學習相聲,自己也漸漸發現相聲藝術的巨大吸引力,同時也受到許多其他相聲名家的指導,收穫頗豐。

郭德綱第一次說相聲是在9歲的時候,那時候喜歡掛著鬍子做包公,被小朋友稱作「老頭秧子」。

他天生對舞臺就沒有畏懼感,他唯一的愛好就是說相聲。直到今天,郭德綱不會抽煙、不會喝酒、不會打撲克、不會跳舞、也沒有應酬過。

郭德綱臺上說相聲,台下琢磨相聲。他為了相聲這行業拋家舍業,遭受了很多年的罪。相聲對他來說就是他的生命那般重要。

郭德綱真正的師父是侯寶林的兒子侯耀文。藝術常常源于苦難,郭德綱的成功也是如此。他曾經三次進京闖蕩,如今才在這諾大的北京城存活了下來。

第一次進京:

1988年,郭德綱第一次進京,那年他剛滿16歲。他和一個叫做陶大為的相聲演員,一起考進了北京全總文工團說唱團,在當時,郭德綱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打雜,搬桌子、板凳等。那時候的郭德綱,每天入不敷出,在北京也沒人幫他,掙錢改善生活是他每天都在想的事情。

後來,經過幾個月的演出,郭德綱的表現逐漸得到了團裡領導的肯定,打算把他正式調到北京地區來。可是,當時北京爆發了學潮,打亂了團裡的調動工作計畫,郭德綱只能回到天津。

郭德綱第一次進京,就這樣以失敗而告終。

第二次進京:

1994年,郭德綱第二次進京,漫無目的,到處瞎轉。沒有什麼計畫和頭緒,呆了十幾天就回去了。期間,最讓人心酸的是,郭德綱拿不出錢來打車,只能半夜徒步走回自己租住的旅店,從天津回來時穿的一雙新鞋都被他走路磨破了。

旅館中的住宿環境很差,屋子裡面還有樹,彌漫著一股非常刺鼻的腳臭氣味。

郭德綱的第二次進京,同樣以失敗而告終。

第三次進京:

回到天津之後,郭德綱開始創辦屬于自己的相聲劇場。他在一個空閒的地段租下了一個近1000平米的場地,想搞劇場演出。可是,當時的曲藝演出事業已經開始走下坡路,高額的租金實在難以負荷,他拼盡全力都沒有實現「收支平衡」。

後來,債主上門,他只能夠賣房還債。此時,郭德綱陷入了人生事業的低谷。正是在這種茫然無措之下,他決定再次去北京打拼。

這一次,郭德綱堅定了在北京打拼的念頭,成功絕不回天津。這時他連自己出門闖蕩的路費都拿不出來,親戚朋友也不願借錢給他。最後,他只向自己的幾位同學借了幾千塊錢,在1995年的秋天,郭德綱再次踏上了去往北京的路程。

這一次,他終于成功了,並且熬到了今天的相聲界地位。

郭德綱今天的成就,源于他本人的態度。

郭德綱說,觀眾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對待觀眾,即使很過分,他也會選擇包容。

常言說得好,吃什麼飯,就要操什麼心。選擇這一行,享受這一行帶來的榮耀,也要承擔帶來的風險。

逞一時之氣不是威風,厚積薄發,從容笑到最後,才是成功。你覺得對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