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丈夫早逝,獨自含辛茹苦帶大5個兒子,80大壽那晚,卻死在老伴墳頭

田園牧哥 2020/12/03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

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故事發生在多年前.......

那時候,柳溪村裡有一個「大戶」人家,男的叫王強,女的叫劉萍。這裡說的是大戶,可不是說他家的家境是有多富裕,而是說是他家竟然有五個兒子。當時主流的是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第三個兒子出生後,村裡人沒有一個人不誇王強,說他真有本事,等以後孩子長大後,他們夫妻倆可是有享不盡的清福。

王強這人有點愛慕虛榮,心想現在的生活雖然難過點,可要是能熬下去,以後日子肯定會好起來。於是接下來三年的時間裡,夫妻兩又生下了兩個兒子。家裡又多了兩雙筷子,肩上的擔子就更重了,為了養活嗷嗷待哺的孩子,王強毅然地去了外地的一家小煤礦打工。

雖然錢賺得多,但是這家小煤礦的工作環境很差,王強心裡也知道這是份危險的工作,可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幹下去。意外就在一年後來臨了,那天王強跟往常一樣下井,卻因為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就沒上來了。

劉萍知道這個噩耗後,當場就嚇暈了過去,可看到五個兒子發抖的樣子,她只好擦乾眼淚,暗下決定,自己一定要將兒子撫養成人。打那時起,劉萍就起早貪黑的幹活,成了村裡第一個起床也是最後一個入睡的人。雖然肩上的重擔壓得劉萍快喘不過氣,但是看著一天天長大的兒子們,她就欣慰了許多。

時間飛逝,一晃過去了二十多年,在劉萍的無私奉獻下,五個兒子也都長大成人,這期間的艱辛恐怕是常人想像不到的。年逾半百的劉萍卻始終閑不下來,因為五個兒子都還沒成家,

劉萍就像是一頭老牛一樣沒有怨言,可她卻沒察覺出兒子們的變化。

那年劉萍跟往常一樣在地裡幹活,突然胸口悶得慌,緊接著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等醒來時,耳邊卻傳來兒子們的爭吵聲,劉萍不敢睜開眼,只是心疼地聽著。原來五個兒子都在叫嚷著沒錢,說自己家裡很困難,什麼孩子上學要出錢,什麼蓋房子要花錢,什麼做生意要花錢,總之理由是一大堆。

當時一旁的老醫生聽到後,十分生氣地教訓了他們,還說自己可以出一半,這才讓五個兒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拿出錢來。後來這件事也就成了五個兄弟間的爭吵的點,也就成了他們不管不顧劉萍的理由,誰都看不過誰,誰都覺得自己吃了大虧。

後來病還沒全好,劉萍就執意出院了,她是怕五個兒子再繼續爭吵下去才這麼做的。為了不給兒子們添麻煩,劉萍只好拖著的疲憊的身體種田,回家後看著空蕩蕩的老房子,她總會感到莫名的心酸,眼淚也止不住地往下掉。

那段時間村裡正在宣傳生兒養老的政策,五個兄弟為了不讓人說閒話,便坐在了一起打算辦一場酒宴,為了給已是八十高齡的劉萍祝壽。

老大先發話了:「娘也快暮年了,今天咱們五兄弟好好商量下,辦一場風光的壽宴!大概需要十二萬,這裡有一張安排表,上面寫著每個人該出多少!」

說完,老人就將手中的紅紙分了出去,這一下可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了!

「憑什麼我要多出一萬?」老三生氣地質問道。

「你家開養殖場的,一萬對你來說不是小菜一碟嗎?這還要計較?」老二眼睛瞪了一下老三,不屑地說道。

「那我家為什麼也要多出一萬?」老五也問道。

「當年娘生病住院,就你家少出了錢,這次就給補上!」老四說道。

「大哥,這兩萬應該都你來出,說到底你還不是為了競選,才要給娘辦壽宴?」老三話鋒一轉!

心虛的老大不知道怎麼反駁,只是罵道:「小時候要不是有我這個大哥罩著你們,你們能有今天!」

話不投機半句多,兄弟五個最終還是因為錢不歡而散了,一旁的劉萍確實無可奈何。

壽辰那天一大早,劉萍洗好澡穿上最好的衣服,便端坐著門口,在等著五個兒子過來。可是到了傍晚,他們卻始終沒有出現!時值寒冬,屋外冷風呼嘯飄著鵝毛大雪,坐在屋裡更是寒冷異常,老淚縱橫地劉萍決定出門,去五個兒子家附近轉轉,心想如果他們看見了,肯定會叫自己進屋坐。

第二天早上,當村民在王強墳前發現劉萍時,她早已全身凍僵沒了呼吸,看著她臉上被凍住的淚花,村民這才明白,劉萍是走投無路,傷心死的。

原來,昨天晚上五個兒子的家門全都緊閉著,沒有一個想看見劉萍的。

一個母親無論孩子多麼多生活多麼艱難,都可以把他們拉扯成人。然而到母親老了,孩子越多越容易不孝順。

如此悲劇,現在應該不會發生了吧?

寫在最後,牧哥想說:為什麼總是有人不孝,還總是有很多藉口,啃老的人也是如此的理所當然。以孝的名義,謹以此文獻給那些家有老人的你,以此為鑒理解老人一生的苦,不求你感恩報恩,只希望你能夠善待老人,陪她走完人生最後的路。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