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翁老伴去世又無兒無女,隱居大山中簡陋窯洞15年,生活貧困卻心態很開朗

田園牧哥 2020/12/15 #社会万象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

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文/田園牧哥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十來根木頭紮成排,這就是老唐家的大門。他從溝裡撿回來鏽跡斑斑的破鐵皮和廢棄輪胎,是柴門唯一的裝飾品。老唐家前後三裡都沒人住,秦嶺深山裡還有很多這樣的獨門獨戶,這裡唯一能自動運轉的電器應該只有電錶了。

老唐看到我們來了,隨手將洋瓷碗放在蜂箱上,拉出幾個凳子和我們聊天。他一個人在這間窯洞裡住了15年,平時連一個說話的伴都沒有。老唐的蜂箱是我見過最乾淨漂亮的,現在很少有人像他這樣愛護蜂箱了。這裡唯一陪伴他的活物也只有土蜂了。

老唐不光用泥巴糊抹蜂箱,還特意蓋了很多瓦片,這對蜜蜂來說幾乎屬於別墅級的了。下雨不怕進水,夏天不怕高溫,就像老唐的窯洞一般舒爽。後面這兩間窯洞,一個是做飯的廚房,一個是放雜物的地方。由於家裡沒人了,那兩間屋子也不怎麼收拾了。

這是老唐給自己弄的小菜園子,走十公里山路去街道上買的菜籽,回來撒種、澆水就能長的很茁壯。在秦嶺裡,自然生髮的力量很強大。一人一院,一片地一口飯。這把年紀的人大多都有兒孫繞膝,而老唐卻是一個孤獨的貧困戶。

老唐拿出他的貧困戶證明,上面赫然寫著「家庭人口1,保障人口1」。老唐自嘲地說:「我能養活自己,又不是給誰添負擔!」他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但在外面的人看來,一個孤寡老人住在秦嶺深處的破舊窯洞裡,當然最應該被扶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