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兒子急需移植,生母冷漠拒絕,繼母:咱們不靠他,媽想辦法

DoveMiao 2020/06/22 檢舉

得知生母拒絕來醫院做供體配型的那天晚上,來自河北的15歲的張豔豪背著朱爽,側身躺在病床上悶聲流淚。

豆大的淚珠劃過臉龐,沉沉落下,將枕頭浸濕了一大片。隱約察覺到兒子的異樣,繼母朱爽緩緩湊上前想要安撫。直到看到兒子的正臉,她才發覺孩子已經眼眶紅腫,臉上佈滿了淚痕。

「媽,我會不會就這麼去了啊?」豔豪邊抽泣邊說,嗓音裡透著恐懼與不安。

朱爽心頭一顫,將兒子摟在懷裡,緊了又緊,「瞎說什麼!有我和你爸在,肯定沒事的。」說完,她的鼻尖也忍不住一陣發酸,可抱著孩子的雙手卻始終沒有放開。

這是她成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以來,孩子第一次叫「媽」。

「雖然是補丁一樣的家……「

張豔豪的母親走了。

在豔豪3歲的那年,那個曾懷胎十月辛苦生下他的女人,親了親他的臉頰,踏出家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年幼懵懂的豔豪當時還以為,媽媽只是跟往常一樣出門上班,直到傍晚太陽落山,他邁著小腳走到門口在那裡坐了2個多小時,也沒等來媽媽的身影……夜裡,父親張海府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豔豪跑到父親跟前奶聲奶氣地問:媽媽呢?父親愣了下,疲憊地笑了笑,沒有回答。

幾天後,豔豪被送去鄉下的爺爺奶奶家,父親則孤身一人外出打工。而後幾年的時間,豔豪與父親聚少離多,在爺奶的照顧下,慢慢地像門口小樹苗一樣長大。

學校裡,每次看到同學和父母親昵相伴,豔豪心底就有股難的孤獨和羡慕。學校裡別的孩子有爸媽來接,還可以在他們懷裡撒嬌依偎。可他卻只有自己落寞的身影,以及父親時不時提供的生活費。常年見不到爸爸,媽媽也沒了消息,豔豪只能獨自在夜裡睡去,又獨自在清晨醒來。

沒有陪伴,沒有電話,甚至直至自己患上性命攸關的重病,那個把他帶到這個世界的女人都未曾來看他一眼。

「我也不明白,媽媽為什麼不要我了……」豔豪低著頭說,眼裡噙著的淚卻早已緩緩滑出。

直到2012年,父親再婚,繼母朱爽的出現才彌補了豔豪內心那塊缺失的地方。朱爽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待自己卻比生母還親。每天下班都買他最愛吃的包子,每次做飯都往他的碗裡夾肉,第一次有人在天冷的時候喊他添衣,第一次有人為他出席學校裡的家長會……

這個突然闖入他生活的女人,用無微不至的關懷,為他長久封閉的內心照進了一束光。

他到現在都忘不了,和朱爽媽媽初見時,她那句讓自己感動又溫暖的話語: 「雖然我們是補丁一樣拼湊起來的家,可我給你的愛一定是完整無缺的。從今往後,我來做你的媽媽。」

孩子突患重病,生母拒絕配型,繼母怒懟:「你不救他,我救他!」

朱爽為人溫柔可親,對豔豪和丈夫很好,但豔豪對這個初來乍到的媽媽,仍有一絲生分和距離。

不過,像每一個再婚家庭一樣,他慢慢習慣了和朱爽一起的生活,只是那句「媽媽「仍生澀地卡在嘴邊,難以說出口。朱爽看出了「兒子「的彆扭,笑著對他說:如果不習慣,就先叫我朱爽阿姨吧。

豔豪低頭看了看腳,羞紅著小臉點了點頭。

從那以後,豔豪仿佛變了個人,一改往日的孤僻,跟同學相處融洽、成績節節攀升。日子久了,這個靠著緣分組成的三口之家,也逐漸孕育出一絲親人般的感情,豔豪坦言「和朱爽媽媽一起的日子,是我從小到大最幸福的時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