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千萬身家醫生英年早逝,臨終演講感動上萬人:人生下半場,拼的是健康!

王佳荫 2020/03/29 檢舉 我要评论

新加坡美容醫生Richard Teo出身貧寒,他靠自己努立,40 歲就開名車建豪宅。卻不幸患上絕症,他開始反省過去的人生。他的感言、視頻、圖文引發廣泛轉發討論。我們大多數人不像他那樣成功,但他說的那些貪婪驕傲等心態,卻惟妙惟肖地存在於我們身上。

他說是見證了神跡才得到如此開悟,而我們不需要如此戲劇化的過程也可以分享如此寶貴的人生智慧。

以下就是他的故事...

Richard Teo演講原文(雙語節選):

大家好!因為化療的緣故,我的聲音有點沙啞,敬請原諒。

首先我以自我介紹開始我的演講:我的名字叫理查,受邀於我的朋友丹尼而來。

從年輕時候起,我就是當今社會的典型產品。

我的生活理念與習慣一直受到現今媒體的渲染。

從小,我在社會環境的影響下,一直以為快樂是以成功來衡量。

來自小康之家的我,自小就極為好勝,無論是運動、學業、領導能力,我都要爭取成為最棒,最好的!

雖然結果也都能如我所願,但這些並不能為我帶來金錢財富。

幾年前,我還是眼科的見習生時,看見了許多醫生朋友都一一離開國營醫院到私營企業行醫,

而且個個都賺大錢時,我就開始感到不耐煩。

當時我對自己說,夠了,現在走的這條路太長了。

當時醫療美容業正在蓬勃發展,相信你們也知道美容業在幾年前就迅速崛起。

我也認為那是個賺錢的大好良機。

當時我就對自己說,不能待在眼科了,我要到醫療美容界發展。

之後,我就真的離開了國營醫院,轉到醫療美容界開拓我的事業。

社會所推崇的英雄,不外乎,是這些人...事實上,我們的社會,絕對不會!

也從沒有把一位普通的全科醫生當成英雄。

對他們來說所謂的英雄,是上流社會的名媛,政治家及富豪,所以我就立志要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因此我也立志轉向醫療美容業。

當我還在當私營醫院業餘全科醫生時,許多病人會抱怨三十塊錢的診金太貴。

他們會說,哇!這醫生收費好貴呀!但換到醫療美容業,這批同樣的病人,卻願意付高達新幣一萬元做抽脂手術!

後來我就對自己說:「好!那就別再為人治病了,我要成為美容師」一位受過正式訓練,備有醫療知識的美容師。後來我真的無論抽脂、眼皮等等手術都做。

這一切真的為我帶來了財富,我的診所預約期從剛開始的 1 個星期到1個月,到2個月,之後還排到3個月!

美容行業的需求量大得驚人,許多女人都迫不及待地又趨之若鶩的心甘情願排隊等醫生把他們變更漂亮,世上有那麼多愛美的女人,我樂此不疲。

醫美診所的生意蒸蒸日上,我卻開始無法滿足了...

我從 1 位醫生,再聘請 2 位,3 位醫生...我對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永遠無法感到滿足,因為我需要更多更多。

後來我們就擴展到印度尼西亞,並設立了特別小組專門把印度尼西亞的一些闊太太引來診所。

事事如意的我以為我叱吒風雲的時機到了。大約在 2011 年 2 月份,我告訴自己,既然我現在有那麽多閒錢,我要為自己買第 1 輛法拉利。

當我準備下訂單的同時,我也在物色買土地蓋洋房。我對一位年賺 500 萬的銀行家朋友說,來!我們一起買地建幾棟房子吧。

當時正是我人生的巔峰,我準備好好地享受一番。在此同時,我的朋友對我說,「理查,我們一起去教堂吧」...

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經是受過洗禮的基督徒了,但那時是因為我的朋友都成了教徒。

為了跟風,我也參加洗禮儀式。這樣一來我就能在表格上填寫「基督徒」三個字來享受跟風的樂趣。

事實上,我連一本聖經都沒有,更不能理解基督教是什麽東西。我去了幾回教堂後,覺得無趣,就對自己說,不去教堂了,是時候該上大學了。

我還有好多東西要追求-譬如女朋友,學業,體操等。

我心想我擁有的這一切不是靠上帝我是靠自己努力,自己掙來得來的,有誰還需要上帝?我靠自己就行了。

2011 年 2 月,在滿腔傲慢中,我告訴我的朋友們說,你去叫你的牧師把禮拜時間改到下午兩點,我可能有空,才會考慮參加。

正當得意的時候,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