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帶重病女兒求醫4年,曾無奈流落街頭,吃剩菜葉子,孩子爸:活該

DoveMiao 2020/09/01 檢舉

「其他孩子身邊都有爸爸,爺爺奶奶陪護,而果兒,只有我一個人。」「活該,讓你放棄,你非要治,這是你自找的!」砰的一聲,果兒爸爸摔門而去。此後,他再也沒有出現在我和果兒的生活裡了。2016年3月,我的女兒王銜雲出生了,我給女兒取的乳名叫果兒,沒有多大的寓意,就覺得萬事得有個結果一樣,別像我當年被親生父母|遺|棄|,至今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裡,姓甚名誰都不知道。

我叫孫嬌嬌,來自山西臨汾,今年是我帶女兒果果求醫的第四年。在這四年中,我經歷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各種心酸歷程。記得第一次帶果兒來到北京的時候,當天正是新年,下著鵝毛大雪,我抱著剛輸完液的果兒回出租屋,為了省錢,不敢打車,我抱著她在雪地裡走了近一個小時。

冷冷的雪飄落在我們娘倆頭上,我下意識的將果兒緊緊地摟在懷裡。偌大的城市燈火通明,人們都在用各種方式慶祝新年,只有我們與這歡樂格格不入。流落街頭的滋味,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我時刻在想 ,我們是不是這個世界上多餘的那一類人。

「你是被抱養的。」對於小夥伴的疑問,我一點不驚奇。對,我是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孩子,據養父母說,我是被人用紙盒子裝著放在馬路邊上,大太陽曬了幾個小時,因為是女孩子,沒有多少人願意收養,善良的養父母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抱了回來。

13歲那年,深愛我的養母去世了,養母身患癌症纏綿病榻半年之久,我親眼目睹著她的生命隕落的整個過程。養母的離世,養父便遠走他鄉去掙錢還債,我便被寄養在親戚家。寄人籬下的滋味可想而知,不敢多說話,不敢多吃飯,甚至不敢多夾一口菜。

「跟你爸聯繫吧,讓回來幫你交學費,要不然高中沒法上了,離高中開學的最後幾 天,我撕碎了入學通知書,深知養父回來是不可能了。25歲時,我遇上了我的前夫,他是離異,年齡比我大,沒有感覺到他有多優秀,但他給了我家的感覺。我們的結合,遭到所有人的反對,直到今日,他的父母眼裡依然沒有我的存在,他們一直覺得是我破壞了他兒子和兒媳重婚的可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