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歲阿婆獨居老宅不願和女兒住,自備棺材了無牽掛,唯獨捨不得丟下新生的一窩小雞

田園牧哥 2020/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家庭雖然很小,甚至只相當於一個分子,但是卻是整個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全社會這部龐大的機器中,每個家庭就是不可忽缺的小小螺絲釘,可見家庭雖小對社會的作用並不小,而家庭中的大小事務又與社會息息相關,關係密切,還很複雜。俗話說「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有本難念經」,就比較深刻地道出了世事的複雜和家庭的真諦。

「十幾年前我就給自己備好棺材了,我不怕死,就怕哪天突然死了,這窩小雞沒人喂。」6月12日,山西呂梁一農村,88歲的聶高女坐在炕上,手裡抱著一隻小雛雞,窗臺上也零星站立了七八隻,自從半年前不小心|摔|斷|右腿後,為了方便喂雞,聶奶奶便把雞都放入屋子,漸漸地,雞成為聶奶奶訴說晚年孤獨的對象,也成為聶奶奶最親密的朋友。如今,風燭殘年的聶奶奶早已不再留戀這人世間,她唯一的牽掛,只有這窩還沒完全長大的小雞仔。

在山西呂梁大山深處,坐落著無數座由泥土夯成的土屋,由於地處偏僻,交通不暢,盡顯荒涼的氣息,聶奶奶家便是其中一戶。家裡糊窗的紙破損漏風,當地政府為聶奶奶提供了溫暖舒適的安置房,但她卻捨不得離開這間她與老伴楊大爺生活了一輩子的老屋。十年前老伴去世後,就只剩聶奶奶一人獨守空房,她拿著一千多塊錢養老金為自己置辦了一口薄皮棺材,在老屋中靜靜等待生命的終結。如今,棺材面上佈滿好幾層灰,可聶奶奶卻依舊還活著。

聶奶奶和老伴有一個遠嫁外省的女兒,女兒一邊在家相夫教子,一邊在外工作賺錢,在溫飽線上掙扎著生活。可即便再窮困,女兒也從來不忘身在老家的父母,常常給父母寄錢寄物。自從聶奶奶的老伴去世後,女兒曾多次提出接聶奶奶過去養老,但她執意不肯,俗話說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一大把年紀的她不想拖累孩子。聶奶奶患有多年的關節炎,一遇天寒降雨,雙腿便疼得無法行走,但為了不麻煩女兒,她一直都強忍在心底。

獨居深山,感受孤獨是常態。老伴去世後,家裡的雞便成為聶奶奶「傾訴寂寞」的對象,她不吃肉,只是單純餵養,如果孵出小雞就接著養,多年過去,雞生蛋,蛋生雞,養過了一茬又一茬。半年前,聶奶奶走路不慎跌倒,|摔|斷|右|腿,她托人把半袋玉米放在炕邊,把雞都放進了屋子,坐在炕上撒著玉米粒喂雞,久而久之,雞習慣了溫暖舒適的家,上躥下跳不把自己當「外人」,聶奶奶也不介意,因為活蹦亂跳的雞為她孤獨的晚年增添一抹亮色。

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聶奶奶骨|折的右腿得到很好的治療,但畢竟骨骼生長不旺盛,又常年缺鈣,如今雖然基本康復,卻必須一邊拄拐一邊撐著凳子,一步一挪行走,如今已經入夏,居住在大山裡的聶奶奶卻還穿著棉褲,避免讓傷腿受寒加重。一個月前,聶奶奶左耳發炎,她只能挪著蹣跚的步伐,採摘幾片桃樹葉,塞進耳朵裡|避|免|流|膿|,對於88歲的她來說,年邁體衰行動不便,再加上|骨|折|和耳病,已經嚴重影響了正常的生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