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歲老人深山割漆30年,一公斤能賣到4200多元,感歎:後繼無人

DoveMiao 2020/10/19 檢舉 我要评论

俗話說「百里千刀一斤漆」,割漆是門苦差事。漆樹多在深山,割漆人天不亮就要開工,忙碌一天,採集到的生漆也就兩三斤。要是不小心碰到生漆,皮膚上還易起紅疙瘩。

早上6點多,天微微亮,孫明旺就背著竹簍、手握漆刀,來到自家的漆樹林,開始一天的工作。72歲的孫明旺,是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鐘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獲得生漆是一件極其辛苦的過程,生漆這東西,許多人見了都害怕,因為有些人的皮膚接觸之後,會產生過敏反應,皮膚紅腫,奇癢難忍。再加上容易弄髒衣服,村裡基本上沒有年輕人願意幹這行。孫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堅守著這門古老而傳統的手藝。

割漆前,還得做好充分地準備工作。先要進山找到能採割到生漆的漆樹,再把通往採割地點的林間小路粗略打點出來,以便上下山行走。還需在漆樹上進行綁道、刨皮,為開漆口放水。放水之後,再等上5天才能開始正式割漆。正式割漆的時候,必須先從漆樹上面開割樹底下面收場,每割一刀口就插上一個專用的貝殼(漆瓢),讓漆樹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個小時,就開始收漆。

這時候又背上竹簍,帶上竹筒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的刮漆板,從樹低開始區漆瓢倒進竹筒裡面。

30年來,老人在漆樹間來回穿梭,上樹下樹,樂此不疲。畢竟歲月不饒人,已過古稀的老孫背著割漆工具,身板佝僂了不少。 

孫明旺說,老話說「百里千刀一斤漆」,割漆人必須忍耐這種寂寞與痛苦,而對於生漆的過敏,久而久之他們的體內就產生了抗體 。盛夏時節水分揮發快,陽光充沛,所以割出的漆品質最好。圖為孫明旺正在用大刀在漆樹上部劃口子,他的雙手依稀可見接觸生漆留下的瘢痕。

上了年紀行動顯然有些不便,爬樹對於這位老人來說已經有些吃力了。但但割漆必須先從漆樹上面開割樹底下面收場,老人挎著竹簍,艱難地爬上樹,用刀有力地割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