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男孩患白血病,家裡負債累累,他反倒感覺是件好事

DoveMiao 2020/09/20 檢舉

2020年9月12日,來自湖南省永興縣的15歲男孩廖名江給牽掛的妹妹打去電話,這是距離他上一次答應妹妹後時隔半年的問候。2月份進移植倉的時候,他曾告訴妹妹,全家已經為他付出了全部,治療好後就可以回去和妹妹一起玩,陪著妹妹長大並守護在她身邊,可是廖名江食言了。移植後,他發生了幾次感染,時常感覺愧對家人和妹妹的愛,把自己封閉在小小的房間內,每天說不了一兩句話。

 

廖名江因為再次發生嚴重皰疹,第二天要去醫院住院,「我不知道這次去能不能活著出來,和妹妹通完電話我心裡很踏實,該囑咐的我都囑咐妹妹了,也不知道剛8歲的她能理解多少。其實就算家裡沒了我,起碼爸媽還有妹妹陪著不會感到孤單。」話音剛落,廖名江趴在床上蒙著頭哭了起來。圖為妹妹和在倉裡治療的哥哥通話,她看著哥哥的樣子心裡很難受。

2019年1月28日,廖名江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系m2白血病,這就意味著他此後的人生將充滿更多變數。僅僅是在白血病的初期化療階段,一家人在湖南郴州兒童醫院進行了三個療程的治療, 就已經花費了20多萬。這些年,大人帶著孩子到處看病,四處借錢,一直在外面奔波,家裡的老人不僅照顧不了,甚至還要出來打小工賺錢。廖名江突如其來的變故,也連累到妹妹婷婷,好在之後全家辦下了貧困戶證明,婷婷才能繼續免學費上學。

廖名江對妹妹差點不能上學的事情感到特別自責,「爸爸辛苦在外打工掙不了多少錢,奶奶去世又花了好幾萬,現在身患重病的我直接把全家拖垮了。我好幾次跟爸爸說別治了,回家好嗎?不能讓妹妹沒有學上,可我爸哪聽我的?」廖名江在醫院一天的費用多則幾萬少則幾千,家裡實在是難以負擔。每一次化療讓廖名江萬分痛苦,他也只能咬咬牙,一個人把所有的疼痛都隱忍下來。

2020年1月,媽媽陪著婷婷從千里之外的老家來到醫院為哥哥做移植前的配型,之後又急匆匆趕回老家打工。由於做骨髓移植需要抽妹妹的血進行配型,廖名江擔心妹妹會害怕,就問妹妹:「哥哥對不起妹妹,現在需要用你的一點點血,可能會有點痛,婷婷害怕嗎?」婷婷爽快地回答哥哥:「當然可以,我不怕痛。只要能救哥哥,怎麼樣都可以。」

兩個孩子如此堅強的表現,讓爸爸的信念也更加堅定,可是接踵而來的醫院催款單,又讓他感到現實的無力。這些年為了給兒子廖名江治療,廖勳文不得不辭去之前的工作在醫院照顧兒子,如今家裡已經負債近30萬。廖勳文身邊的親朋好友也都開始勸他,說已經欠債那麼多,總不能為了一個孩子,全家人都不過日子了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