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歲男童發燒120多天,輾轉多家醫院救治無果,病危通知下達12次,迷糊中哭喊:怕,媽媽抱

DoveMiao 2020/08/08 檢舉

我叫李暢,今年29歲,家住湖北省京山市楊集鎮,老公叫李威,他是個肯吃苦又能幹的人,他做貨運司機,每天都早出晚歸。我就在家照顧著上小學的女兒和2歲多的兒子,我們一家四口的日子雖然不是多富裕,但安安穩穩也算幸福。可隨著兒子的一場大病,我們一家曾經的幸福就煙消雲散了,現在我們就只希望孩子能好好的,能健健康康地長大。​

2020年春節後,因為疫情我們一直在農村老家待著。那是3月中旬,兒子昊昊出現感冒發燒的症狀,社區工作人員知道後,立即派車把我們送到了京山市人民醫院。多項檢查做完後,醫生發現昊昊的血象異常,懷疑是白血病或再生障礙性貧血。聽到醫生的話,我害怕得要命,無法接受的我天天以淚洗面。因為我們當地醫療條件有限,遲遲不能確診,加上疫情又不能外出,我跟孩子爸爸只能看著乾著急,把希望都寄託在醫生身上。​

昊昊一直持續高燒,醫生是想盡了辦法就是控制不住。每天昊昊燒得就像一團火一樣,還止不住地發抖,迷迷糊糊中不停喊著「媽媽,媽媽,媽媽……」我聽得心都要碎了。「孩子需要專業的治療,不然危險隨時會發生,得抓緊時間轉院了。」醫生也焦慮地對我們說著。到昊昊高燒的第8天,醫院終於聯繫到了武漢同濟醫院,隨即就給我們開了轉診。

當天的傍晚,我們趕到了同濟醫院。前腳走進醫院,後腳昊昊就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一連5天,我們只能在醫生、護士的隻言片語中瞭解孩子的情況。那5天裡,我們白天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口,到了晚上就窩在借來的車裡休息。我跟孩子爸爸輪流問著重症室進出的醫護,漏掉一個人不問,我倆就感覺空落落的。​

後來,昊昊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再生障礙性貧血(極重型)」這幾個字讓我呼吸困難。那一瞬間,我哭了起來,巨大的打擊讓我哭得發不出任何聲音,心裡就像堵了一塊石頭,同樣哭泣的孩子爸爸嚇得不停給我撫著胸口、捶|打|後背。那一天,我不知道是怎麼過去的,等腦子清醒過來時已是深夜,我愣愣地看著孩子爸爸說,「你可不能不管孩子跟我啊,我不能失去我的昊昊。」孩子爸爸狠狠地點著頭,我倆再一次得抱頭痛哭。​

第二天,還沉浸在悲傷中的我們找到了醫生。醫生先是給我們說了一個好消息,「孩子高燒控制住了,今天轉普通病房。」可隨之又告訴了我們一個壞消息,「孩子病得太重,需要抓緊時間做骨髓移植,但因為疫情原因現在做不了。」聽完醫生的話後,我只剩下了慌亂和著急,我不顧一切地跪了下去,求醫生再想想辦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