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村繁盛時180人,如今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五戶人家,8旬大爺:再過幾年就沒了

田園牧哥 2021/01/20 #社会万象 我要評論
 

聚焦社会热点,品位人生百态,锁定粉专Hot 資訊 大家好我是牧哥!聚焦社会点滴,关注国内外社会新闻,看尽社会百态。

 

近年來,城市化進程加快,越來越多的人湧向經濟更為發達的城市,進行淘金。而靜謐農村便遭到拋棄,除了村口幾個閒聊的老人,偌大的村子看不到幾個年輕人,人越來越少了。原因很簡單,為了生活,青壯年都出去打工了,家裡留下的是年老的、幼小的。

在晉南中條山南麓有一個小村莊,背靠大山,面對深深的黃土溝壑,因為地勢較高,站在村中可清晰地看到彎曲而過的黃河。村子不大,呈半圓環形,十幾個農家院落散亂地靜臥在山坡之上。因是冬天,萬木凋零,眼中盡顯一片灰黃,筆者和朋友們沿著僅能通過一輛車的山路走進村子時,耳中也沒有聽到雞鳴犬吠聲,仿佛一切都沉寂了似的。

村子只有一條路,鋪著水泥,蜿蜒著從第一層臺階通到第二層,路的一側靠山坡,另一側是二三十米深的溝壑。村民的院落全部建在山坡一側,村路將它們一個一個地串了起來,沒有落下一家。我們一行沿著這條唯一的路,邊走邊看,希望能夠尋找到住人的院落。在陸續走過幾座要麼大門掛鎖、要麼殘垣斷壁的農家院後,終於從一個沒有圍牆的院落窯洞內傳來說話的聲音。圖為一座將樹枝橫在大門上、久無人住的農家院。

我們走進窯洞,一位大娘和她的兒媳婦正在做午飯,兩人不時地嘮著家常。我們做了自我介紹後,被大娘客氣地讓座在土炕上。大娘介紹,她姓沈,今年76歲,老伴16年前去世,夫妻倆只有一個兒子。這座院子是她和老伴結婚時建下的,以前和兒子一家四口住在一起,去年兒子一家搬到山下的村子生活,現在只剩她一個人在這裡了。

"我的耳朵有點背,聽不清楚,右腿股骨也壞了,走不了路,站起來都得依靠拐杖。這不是要過年了嘛,兒子和兒媳婦從山下上來,要和我一起住一段時間,一起過年。"沈大娘說,這個村以前有180多口人,因為山上都是旱地,加上交通不便,收入比較低,年輕人在最近幾年陸續搬到了鎮上和山下,買了房後再也不回來了,目前只剩五戶八口人常年住在村裡,"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年人,我算其中之一。"

沈大娘告訴我們,她習慣了山裡的安靜,也住慣了窯洞,不想跟著兒子一家住。"他們山下住的是房子,夏天熱,冬天冷,裝上空調都不行,不像我這窯洞,冬暖夏涼,就是這寒冬臘月天,外面冷得結冰,窯洞裡燒一頓飯就暖和得很。所以,我哪也不去了,就守在村裡,守著這個窯洞。"圖為沈大娘院子中的一個水盆因為天冷而凍成了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