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位老人「合租別墅揪團養老」盼搭夥過日子 互相有照應「天天吃飯打牌唱歌」不再孤獨生活

王佳荫 2020/03/18 檢舉

每個人都會到達人生的下半場,或早或晚都會面臨養老問題。選擇如何老去,是所有人都要面對的命題。傳統的「養老方式」正面臨困境,有一些老人決定「自救」,他們中的先行者約上好友、同伴開始「揪團養老」,過上了一種前衛新潮的退休生活。

 

「揪團養老這個詞,就是為我們發明的」

耿姐(72歲,北京人):今年我退休剛好滿20年。從3月份開始,我們七對夫妻在北京郊區合租了兩個別墅一起生活。到現在已經快三個月了。

我們這幾對夫妻都是要好的朋友,50多年前就認識了。我們是「老三屆」知青,都是一個地方的人,一起下鄉,一起返城。大家你瞭解我,我瞭解你,彼此知根知底,需求也都類似。

耿姐

退休之前,大家都是各忙各的。退休以後,一開始是照顧父母。後來父母都走了,兒女就接上,幫他們帶小孩。現在孫子一輩也上學了,才終於開始有點自己的時間。

四五年前,我開始認真考慮養老這件事。一開始考慮過養老院,我和丈夫到處考察,大概考察了幾十家養老院,光北京市就有六七家,還去過昆明、大理、廣州、寧波、杭州、桂林、山東、大連。

轉了一圈,我發現我不喜歡養老院這種形式。住養老院的幾乎都是不能動的,我們生活還可以自理,不需要全程陪護。還是希望可以和熟悉的人一起住,有人管飯,自己想吃什麼也可以自己做,想吃菜就種點菜,想出去玩就可以出去玩。所以倒不如找個地,蓋個房,幾家湊在一塊,互助生活。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就叫做「揪團養老」。我覺得這個詞簡直就是為我們發明的。我們這幫人,年輕的時候過的就是集體生活,到老了,習慣繼續過集體生活。

耿姐租住的別墅

找到現在住的這個房子,看了之後覺得挺不錯的,別墅位於郊區,價格不貴,一個人3000人民幣(約新台幣1萬2千多元),我退休金一個月五、六千(約新台幣2萬多元),基本上沒什麼負擔。離城區也近,萬一家裡有點什麼事,還可以馬上回來。我們自己有點什麼事,跑趟醫院,看個病、拿個藥,也算方便。很快我們14個人就把別墅整租下來,搬進去住。

耿姐與朋友們經常在合租別墅裡喝茶聊天

搬進來後,我們把院子又重新整理了一遍。平時打打牌,聊聊天,小酌吃點飯,晚上唱卡拉OK。如果天氣不錯,我們就開著車到周邊城市逛,吃吃當地的美食。

與耿姐住在同一別墅的陳阿姨與李大叔

我們住進來之後,很自覺地互相簽了一份免責書。老年人都有點什麼疾病,在一起住的過程中萬一發生點什麼狀況,都是自己負責。這是讓家屬放心,也別給同住的人帶來負擔。

 

「我們12個人計劃住一起,走了也要長眠在一起」

李偉文(58歲,臺北):我50歲的時候,和朋友組織了一個「夏瓣生俱樂部」,諧音「下半生」。成員都是50歲左右,我們希望自己中年以後的生活,能夠像夏天的花朵一樣燦爛,現在成員總共有六、七十人了。

李偉文與太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