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于巔峰的德云社,其實暗藏的危機已經顯現?

不夸張的說,現在的德云社,以及郭德綱,真的達到了相聲的巔峰。縱觀整個相聲歷史,能像德云社這樣的事業絕對是前無古人。

一群穿著大褂說著段子的人,成為在全國廣受追捧,粉絲無數,并且形成一個很可能已經是數百億級規模的巨大經濟團體,這是以前的相聲演員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即使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那個相聲的第一個全國性黃金時代,郭德綱和他的徒弟們的成功,馬季和姜昆們也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那時的所有相聲演員,固定的思維都是進入體制內的曲藝團體或者其他文藝單位,在有個編制的同時,賺一點走穴的錢。哪里敢想象能夠成為一個億萬大亨。

只有郭德綱做到了,他成了相聲的中興之主,成了開啟新時代的歷史英雄。無論很多人怎麼對他腹誹和當面指責,他對相聲的貢獻都可以被稱為偉大。德云社的顯赫名聲,也一定會在今后的相聲人奉為傳奇。

但是,所有的事業都是有盛有衰,德云社也絕難跳出這個循環。實際上,極盛之后迅速衰敗的人和事業這些年比比皆是,難道郭德綱和德云社就能幸免?

郭德綱身為一代雄主,身上確實有諸多常人難以企及之處。比如他意志堅定,哪怕是在極其艱難的處境中,依然堅持著對當時看來毫無希望的相聲事業的追求,對于技藝的砥礪。

比如他無師自通,似乎天生就具有著驚人的組織才干,可以把一個草根相聲團體,發展成一個強大的團隊。

比如他知人善任,雖然一些徒弟出走,但是留下的人卻總能夠在合適的位置上人盡其才,為了事業貢獻出所有力量。

比如他曾經一身憤青病,對于所有和他有矛盾的人都不能原諒,恨之入骨,時時痛罵到無以復加。但是在若干年后卻撫平了心中的傷痕,用最大的善意來重新修復關系。為此甚至還上了他曾經嗤之以鼻,極盡諷刺之能事的春晚。

郭德綱的才情不僅僅在于技藝,在于堅持,更在于領導一個事業的戰略思考能力。對于相聲,對于德云社,對于他關注的一切事業,文化不高的他都有著高屋建瓴的謀劃。沒有這個水平,僅僅憑借相聲藝人的技藝,他絕無可能取得如此驚人的成功。

但是現在半百之年的郭德綱,其實已經過了相聲表演的最佳年齡。他之前的相聲大家馬季和姜昆,在這個年紀時其實已經開始逐漸淡出相聲,或者開拓其他事業。但是郭德綱依然熱情不減,始終戰斗在這個舞臺上。

然而畢竟是韶華已去,英雄不復當年。郭德綱再厲害,也不可能保證以后十年再展現一個巔峰的狀態。隨著精力和體力的逐步下降,表演減少和逐漸淡出幕后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舞臺上沒有了郭德綱,當然并不能代表德云社就此會走入低谷。有郭德綱這樣一個靈魂人物在,不管他身在任何一個位置,都會有德云社的穩步發展。

但是郭德綱即使能夠攝政,也終有腦子糊涂和觀念老套的時候。尤其是相聲這樣一個必須要隨時把握觀眾脈搏,精準的提供精神食糧的事業,其實是每時每刻都要保持警惕,絕對不能允許自己和觀眾脫節。

我們總是在說郭德綱從傳統段子中汲取營養。但是郭德綱從來沒有也絕對不敢百分之百的復制傳統。實際上他的所有段子都無時無刻不在改進和完善,當然還有無數的創新。

德云社里嚴格來說最累的不是演員,而是一個龐大的創作團隊。雖然我們不清楚這些人的組成和操作流程,相信這也絕對是德云社的不傳之秘。但是每一次段子的不斷變化,大量新包袱高頻度的涌現,足以讓人看得出,德云社是在這方面下了大功夫的。

郭德綱老了以后,還能夠看準觀眾想要什麼,能夠竭盡自己的腦力,操作如此巨大的一個流程,進行成功的創作嗎?

而且,常識告訴我們,表演團體其實始終都有個體的巨大獨立性。德云社雖然在上次一系列徒弟出走事件后,成功的留住了所有有影響力的演員,但是這并不代表僅僅是他的制度在發揮力量。

相信社里的大部分演員之所以不敢離開,首先當然是收入尚可而且有著巨大的自由度。其次就是出走演員的淪落,讓他們認為離開德云社自己恐怕會一塌糊涂。

這種威脅顯然比其他手段更加讓他們安心不走。但是一旦郭德綱的光輝不見,一旦郭德綱的能力不再,已經無法成為德云社的靈魂,沒有了巨大的明星號召力,演員們無法指望老班主為自己加成,蹭不到他的知名度的時候,難道就想不到自己獨立門戶,把所有的錢都拿到自己手里嗎?實際上,這種事在相聲史上司空見慣,無數次的發生。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也就是說,如此巨大的產業,又是一個特殊的產業,其實是需要一個能夠取代郭德綱的凝聚力量去穩固的。郭德綱的分量太重,讓德云社至今并沒有認真思考該如何用一個體制去取代一個強人。一旦郭德綱無法任事,再建立這個體制恐怕就悔之晚矣。趙本山集團在趙本山本人走入低谷后走向分崩離析,絕對不應該是個例,而應該被德云社當成前車之鑒。

但是,能夠再找到一個強人嗎?

《歡樂喜劇人》里于謙說德云社亟需再出一個領頭羊。恐怕未必是無心之語,而是德云社上下的心聲。但是這樣的人好找嗎?

現在德云社里看起來明星如云,比如岳云鵬、高峰、燒餅、張云雷、孔云龍、孟鶴堂、謝津、郭麒麟等等,但是這些人雖然都有著各種各樣非同尋常的特質,比如吃苦精神,比如個人魅力,比如精湛的技巧,比如深厚的學養。但是又必須要看到,這些人比之郭德綱,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缺陷。

比如岳云鵬,誠然有著比肩郭德綱的光輝。但是其功底毫無疑問是不能和郭德綱相比的。作為明星這不算什麼,作為相聲團體的一員,這就很難服眾。岳云鵬的表演非常有技巧而且十分討喜,但是卻并非是郭德綱建立在專業基礎上的厚積薄發和大氣磅礴。他誠然有他巨大的粉絲群,但是這個粉絲群無論如何不是純粹相聲的粉絲群。

此外,岳云鵬至今并沒有展現出統御能力。他所在的德云社二隊,隊長是他的搭檔孫越。他自己坦誠僅僅是個藝人,根本沒有管理才能。即使他始終保持巨大的影響力,毫無統御能力的他也絕無可能接手龐大的德云社。

身為少班主的郭麒麟,其實也有著嚴重的短板。僅就統御能力而言,明顯缺乏人情世故歷練的郭麒麟,對于人的了解都十分欠缺,根本無法理解團體內部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而且至今也沒有展現出管理才能。并且,公正的說,他的表演水平實屬平庸,如果不是郭德綱的兒子,恐怕他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相聲演員。在一個團體當中,既不懂管理,業務也不出眾,即使血統高貴,接班也是十分勉強。又何況郭麒麟至今也沒有表現出接班的野心。

所以郭麒麟的上位,至少到目前為止并不具備現實性。

高峰呢?和郭德綱本來就是平輩,接班從年齡上就不現實。其次專注于業務研究和教學,表演也只能說是平常。很多時候在舞臺上只能為郭德綱和于謙作伴當,做一個插科打諢的角色。他未必沒有管理能力,但是如果論全局性謀劃能力,也遠不如郭德綱。

燒餅和張鶴倫屬于比較特別的類型。

這兩人出身東北,身上具有著東北人自帶的喜劇基因,而且都有一定程度的組織能力,都擔任表演隊的隊長職務,并且也是相當稱職。尤其是燒餅,其實本人的外形,嗓音,基本功都極其一般。在成名以前經歷了很長時間的迷茫期,找不到自己的風格定位在哪里。但當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基礎并不適合成為一個老北京人喜歡的中規中矩的相聲人的時候,干脆就放飛自我,在相聲舞臺上演繹了一種東北式的瘋癲風格。雖然難說極為成功,但是確實擁有了相當大的粉絲群,并且他這種以「鬧」取勝的風格,其實在群口相聲中的效果幾乎無人能及。說起來雖然是異類,但是卻也是成功的典范。

與之相仿,謝金雖然只是根紅苗正的傳統相聲演員,但是演出其實也是以「鬧」見長。他的風格當然不是東北流派,但是顯然也不是純粹的北京流派,倒是很有些春晚小品的高亢。不過謝金的缺點也像岳云鵬,就是統御能力,管理能力并不見長。

孔云龍作為云字科的大哥級人物,相當長時間里處在一個不紅而艱苦摸索的過程中,只是近年在因為扒馬褂聲明鵲起。但是嚴格來說,他出彩的時候實在不算太多。至今在對口中的表現都是一般。屬于那種花開無百日紅的人。并且身為隊長,其實管理水平極其一般。

這一點與孟鶴堂也極為類似,小孟也是偶有上佳表現,但基本中規中矩。并且做隊長的水平能力也比較有限。

最后說張云雷,其實熟悉德云社的人都了解。他的相聲演繹能力更加有限,之所以躥紅是因為墜樓事件和長相俊美,把相聲搞成了演唱會。身為隊長,管理能力也并沒有太過出彩。

德云社的臺柱子們一一歷數過來,就會發現一個比較致命的問題,就是這些依靠天分和苦功成名的演員們,其實最大的問題就是綜合素質極為一般。

在統御和管理能力上,出挑的實在不多。而且所謂的各隊隊長,其實對自己隊員的管理權限極為有限。我們不能把德云社的各隊隊長理解為有著很大的自由裁量權,其實他們能夠做的多數時候無非就是安排場次,打點劇場,提醒演員上場,以及一些日常排練。至于骨干演員如何調配,還有這些名角

的業務提升,段子的配備,甚至搭檔的挑選,都是郭德綱說了算的。當然在業務上高峰也有著很大的發言權。其余大的營運問題,比如收入,票價,上演場次,副總欒云平的指導也很難違逆。總部控制的如此之嚴格,不因為別的,還是因為各隊隊長的能力有限,只能這樣直接管理。

其實這樣的管理方式,從歷史上相聲形成一定規模開始就是如此。相聲演員作為藝人,總體都有文化水平不高,頭腦不冷靜,為人處世不成熟,對行政業務不入門的特點。所以必須要有專業的管理人才對他們進行約束和管理。否則將會是一場災難。

民國時期的相聲演員總是抱怨被師傅,長輩或者劇場的負責人約束和盤剝的厲害,其實并非純粹是別人的問題,自己管不住自己,也是重要原因。

實際上,即使是現在的相聲演員,也都沿襲著舊時藝人們諸多混亂不堪的生活習慣,比如醉生夢死,比如縱欲無忌。據我所知,德云社的相聲演員有的是夜場散了以后狂飲到凌晨五六點的。可以說,如果沒有郭德綱的嚴格管束,這些人恐怕會墮落到毫無底線。

趙本山說二人轉藝人天底下最難管,其實相聲藝人又好到哪里去?

如果郭德綱不能再任事,德云社的繼承者真的是很難挑選。剛才我們歷數的這些臺柱子們,距離操控如此巨大的財團的水平,實在是相距太遠。

就個人影響力來說,也都不足以像郭德綱一樣,猶如光輝的太陽,值得別人蹭滿滿的熱度。有限的學識和缺乏深度思考能力,也無法學郭德綱謀劃全局。

知人善任的水平也遠不如郭德綱般能夠慧眼識人,把一個當年一塌糊涂的岳云鵬捧上巨星寶座。總之,一代雄主往往只有一個,同一個時代,很難再出第二個。

實際上,如果郭德綱不能任事,真正能夠在德云社起到維系作用的反而可能是高峰和欒云平這樣的知識分子。尤其是欒云平,他的頭腦顯然更加復雜和更加全面,更加具備駕馭一個巨大團體的能力。

但是眾所周知,欒云平的業務能力實在不算好,在諸多臺柱子中,其實真的很不出眼。相聲界是一個以角兒為中心的地方。可以說,一個紅角兒,完全可以隨性而為,如果他們認為欒云平駕馭的德云社不能為自己加成,就很有可能脫離而去。此時的欒總,恐怕除了收些違約金外,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