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影視」到底怎麼了?張云雷被質疑透支影響力,郭汾陽被批嬌生慣養

因為受疫情影響,各行各業都受到了嚴重影響,其中娛樂圈也不例外。但其中對于一些靠劇場和商演為主要收入的相聲行業來說,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隨后我們就會發現,我們熟悉的很多相聲劇場紛紛開始了「線上說相聲」的新布局。

像高曉攀的「嘻哈包袱鋪」,李寅飛的「大逗相聲」,盧鑫玉浩的「相聲新勢力」等,紛紛開始了線上售票、線上說相聲的業務。

當然就目前來看,這樣的演出效果還不算理想。

但在很多人看來,這極有可能會成為一種新業態、新形式!

這不就在6月4日,德云社也突然宣布注冊成立了自己的自媒體賬號,名字叫「德云影視」!

其中在賬號設立之初,郭德綱就親自出面,率領張云雷、楊鶴通、李鶴彪、趙云俠,一起圍坐桌前,商量如何運營這個賬號。

關于視訊內容也是各抒己見,擅長做菜的李鶴彪三句話不離廚房,楊鶴通的夢想是當一回大女主。

張云雷的提議最實在:這個號要是養起來了,盈利得分我一半。

總之,在郭老板的加持下,這個賬號很快粉絲漲到16萬。

但是他們并不是準備直播說相聲,而是開始了《子不語,我語》系列短視訊的拍攝!

讓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郭德綱的小兒子郭汾陽也居然成為了主角,一幫大人似乎充當著「服侍」的配角。

但相關視訊一經發布,網友對于劇中各位的表演,網上普遍是惡評如潮!

其中尤其是對于很多張云雷的粉絲來說,他們很多人認為拍這樣的短視訊意義何在,這不僅不會給演員加分,反而是在透支演員自身的影響力。

對此有網友直言:這樣無聊的小視訊,張云雷就不應該配合!

也有網友感慨道:看看幾歲的孩子穩坐中間,頤指氣使。這幾位高徒,低三下四的哄郭德綱兒子玩。為了錢,確實夠卑微的。

甚至還有網友直言道:因為郭麒麟喜歡老郭,如今卻因為嬌生慣養的郭汾陽反感老郭。

其實客觀來說,看過視訊的朋友也都感覺質量確實太低了,沒有專業的攝影和剪輯,感覺就跟鬧著玩一樣!

為此有網友還感慨道:德云社如何這麼玩下去,還真就沒啥意思了!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教子方式,你私下如何教育孩子沒人管。但如果放到公共場合,觀眾沒義務慣你的孩子!

總之,就德云影視目前呈現的東西來看,觀眾是失望大于期望的。

其實郭德綱通過這個賬號也是在探索轉型,由相聲向短劇方向發展。

包括前段時間在網上炒得火熱的德云社版話劇《窩頭會館》,大家對此也都是褒貶不一。

很多人認為如今的德云社越來越「不務正業」了!

其實通過這些舉動,我們也足以看出目前德云社發展遇到的瓶頸問題,那就是單純靠相聲演出似乎經營起來十分困難!

首先來說,相聲人才的匱乏!

縱觀如今偌大的德云社,具備扎實相聲功底和相聲創作能力的確實少之又少!

反之,很多當紅相聲演員如今早已轉型成為相聲綜藝明星,走起了偶像路線。比如秦霄賢、孟鶴堂等人。

也正是相聲人才的匱乏,導致目前德云社的相聲作品缺乏創新。很多包袱都是千篇一律,翻來覆去,老調常談!

很多觀眾對此早已審美疲勞,但想要突破,演員們卻又不具備相應的能力。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生存也就必須選擇轉型。

其次來說,郭德綱對直播說相聲的排斥,也就倒逼他必須選擇其他更好的演出模式。

因為早在此之前,郭德綱就曾明確表示:德云社的演員不允許直播說相聲。

一方面來說,這種模式不適合相聲行業,因為相聲需要和觀眾互動。

另一方面來說,郭德綱十分鄙視那些直播說相聲的。他認為直播說相聲是解決了一幫不會說相聲的人的就業問題。

還有就是演員一旦過度頻繁的拋頭露面,也就在觀眾心目中失去了神秘感,也就不值錢了!

其實可以用最直白的話說就是:一個相聲演員如果通過直播能夠賺得比說相聲還多,他也就不會再選擇服務于德云社了。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有一種現象可能是很多專業相聲演員沒有想到的。

那就是最近網上出現了一批看似業余的相聲演員,但又看似有些專業水平的陌生面孔,比如最近在網上比較火的「郭大力」快板小妹!

既沒有師承關系的加持,也沒有什麼高超的技藝,憑借那份真誠確實收獲了不少粉絲。

她的直播間在線觀看人數已經遠超很多知名的專業相聲演員。

看到這一幕,很多網友感慨道:以后干死曲藝的可能不是同行而是外行!

所以說,對于直播這種模式,德云社應該需要盡快布局的,而不是自信滿滿地選擇排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