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社放出「改換門庭」信號,侯耀華恐成相聲史上最大「敗家子」

今年的天津衛視相聲春晚依舊是以德雲社眾演員為班底。但不同的是,郭德綱和于謙沒有像往年一樣說相聲,縱觀整個相聲春晚,郭德綱一共出現了兩個鏡頭,一張照片和唱京劇的一個鏡頭。同時,今年的天津春晚,我們聽到了另一個詞——石門相聲!

主持人報幕截圖

石門相聲這個詞第一次出現在主持人趙川報幕中,由石富寬,于謙,孫越以及馮照洋表演的群口相聲《直播帶貨》。而這個石門相聲,自然是指的石富寬先生以及他的徒弟和徒孫。

而于謙和孫越都是石富寬先生的徒弟,馮照洋作為于謙的徒弟,自然也就成了石門相聲的第三代。而在這個節目表演之後,另一位主持人同樣以「石門師徒三代」來稱謂石富寬先生等人!

主持人介紹石富寬等人

過去我們大概聽到有馬派相聲,常派相聲,侯派相聲。都是以「派」來區分的。而第一次聽到以「門」來界定,是侯耀華老同志說的「侯門相聲」。所謂的「侯門相聲」自然包括了侯寶林大師,侯耀華和侯耀文先生的徒弟。其中,包括郭德綱!

而侯耀華之所以把侯家子弟的徒弟稱之為「侯門相聲」,還要追溯到侯耀文先生剛剛去世不久的時候,侯寶林大師和侯耀文先生都不在了,侯耀華自然想把所有侯家徒弟團結在一起。

而當時已經初具規模的德雲社,在侯耀華看來,自然應該屬于「侯門相聲」的社團。畢竟,德雲班主郭德綱是侯耀文先生的徒弟!

侯耀華自詡侯門大家長

郭德綱自然不願意將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讓。無論是跟著他一路走來的雲字科,還是不離不棄的于謙,對于郭德綱來說,是不可能拋棄的!于是,原本融洽相處的侯耀華和郭德綱變成了「互不來往」的兩家人!

侯耀華發表意見

2021年,郭德綱活躍在相聲的舞臺上,活躍在京劇的舞臺上,甚至活躍在央視的舞臺上。而侯耀華,參加剪綵,參加婚宴,參加收徒儀式,也是忙得不亦樂乎。

並且宣佈要收何沄偉為徒,清算侯門的一些恩怨。甚至為了罵槐而指桑,把相聲界的開箱封箱都要說成是「欺師滅祖」。或許,在侯耀華看來,德雲社不歸侯門管轄才是最大的「欺師滅祖」。

郭德綱在節目最後登臺唱京劇

郭德綱僅僅在天津衛視相聲春晚中,以唱京劇的形式出現,讓很多人紛紛猜測!有擔心,有關心,也有不懷好意。但郭德綱顯然更具發展眼光。不僅僅把鼓曲界的藝術家請到了現場,還請趙偉洲先生給大公子郭麒麟合作指導!趙偉洲先生對郭麒麟和閻鶴祥的相聲功底也給予了讚揚!

趙偉洲,郭麒麟,閻鶴祥

前面我們說到了「石門相聲」,而代表石門相聲的自然是石富寬先生,同時,他的徒弟孫越,于謙,還有徒孫馮照洋,這算是石門三代了!

但有一個人不要忘了,那就是剛剛說到的德雲社少班主郭麒麟。郭麒麟是于謙的徒弟,如果以石富寬先生為第一人,以下稱為「石門相聲」的話,那麼郭麒麟當仁不讓的也是石門相聲的一份子啊!

石門相聲三代同台

郭德綱在相聲舞臺上突然消失,同時又請了趙偉洲先生為郭麒麟親自指導,合作。儼然有了在相聲舞臺上退休的打算。郭德綱不止一次說過,他最愛說評書,其次是唱戲,第三才是相聲。

既然現在德雲社已經走上了正常發展的軌道,無論是徒弟還是兒子都已經能夠獨當一面,老郭把剩餘的時間交給自己最喜歡的評書和戲曲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郭德綱

細思極恐,如果郭德綱欽定了少班主郭麒麟執掌德雲社,那麼德雲社還和所謂的「侯門」有關係嗎?在郭麒麟接過德雲社的那天起,德雲社就打上了石門相聲的烙印!即便德雲社的相聲演員還是以侯耀文先生的徒孫為主,也改變不了石門相聲的大旗!

郭麒麟 郭德綱 于謙

在侯耀華以「侯門相聲」大家長的身份想要染指德雲社的時候,其實結局已經定下來了。如果沒有「大家長」侯耀華的「清算」,沒有所謂的「侯門相聲」,也就不會有石門相聲的出現了!

本來一團和氣的情況下,德雲社會成為後門相聲的演出陣地,鍛煉場,甚至發展的跳板。但是,沒有那麼多如果,德雲社這個目前相聲界最謠言的相聲社團,在侯耀華老同志一次次的「示威」下,終于要變成石門相聲了!

一旦郭麒麟正式接手德雲社,那麼,侯門相聲剩下的最著名的就只有侯耀華老同志和他的好徒弟了!

侯耀華和他的得意門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