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問閻鶴祥:「有沒有想過退出德云社?」閻鶴祥:「說實話,有」

主持人問閻鶴祥:「有沒有想過退出德云社?」閻鶴祥:「說實話,有。我是2006年考進去的,2007年,我做錯了一件事,給我師父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我自責不已,很想不干了,一走了之…」

2007年,郭德綱投資300萬元拍攝電視劇《相聲演義》,結果虧大發了。閻鶴祥出了一個主意,欲挽狂瀾于既倒,把損失降到最小,結果…

都說拍劇肯定賺錢,一集30分鐘,配上20分鐘廣告,期間再透露些演員耍大牌、劇本打官司的小道消息,片子好不好看單說,能生事招罵吸引觀眾注意力就成。

但老郭投資的《相聲演義》似乎名字沒起好,審片的領導認為演義嘛,就應該多積淀歷史的滄桑感,先放在庫里,擱上二三十年再拿出來播,竇天寶就會和竇爾敦一樣成為神話人物。

老郭算了算,拍完《相聲演義》,唯一賺了錢的就是在現場賣便當的,早知道還不如拿錢成立個快餐公司好。

老郭沒招時就開會,盡可能挖掘出《相聲演義》的商業價值。

何云偉先發言,說如果電視臺不肯播,那我們就做DVD賣,又提出干脆我們自己「盜」自己的版,自己刻盤自己賣…

老郭:制作非法出版物的罪過比純粹盜版的大多了,特別是對于企業法人的處理更重。除非有哪位肯以個人名義去操作。

一時全場寂靜,老郭看了一圈見也沒人自告奮勇,就把目光落到了侯震身上。

平常慢條斯理的侯震此時卻動若脫兔,兩步蹦到了窗戶邊上,擺出一副「如要難為名門之后,必寧為玉碎」的架勢。

老郭開口暖人心,說想讓你把窗戶打開點放放煙味,你還真有眼力勁兒,得了,回來坐著吧。

閻鶴祥岔開話題:國內播不了,可以賣到外國去,拿到外國版權收入會更高。

欒云平反駁:咱們拍的這是地道的京腔津味,老外哪里看得明白?難不成讓湯姆·克魯斯來給竇天寶配音,那如何配得上師父的勇武睿智?

只加英文字幕吧,「花二百塊錢買一小豬,嘖兒嘖兒喝水,嘎巴嘎巴吃豆,隔墻頭扔出去,‘呲兒’一聲,您猜怎麼著?死了!」這段怎麼翻譯?

老郭問:如何能賣出國際版權?

閻鶴祥:首先,把它包裝成紀錄片,就叫《天橋在1912》,老外左右是不懂天橋八大怪和四小云的區別,咱們怎麼說都行。

其次,要找個影展入圍宣傳造勢,大一點的嘎納、威尼斯不好進,可以就近去文萊、不丹轉轉,只要出了國門就行。

第三,在國外注冊一家影視公司,購買咱們自己的《相聲演義》,再在國外電視臺哪怕只是按廣告播出個兩三分鐘,也算是在世界影展獲獎,引發歐洲觀眾競爭收看的世界級大片了。那時候,城外開花城里香,咱就等著國內電視臺來競價吧。

閻鶴祥:我去國外走一趟吧,我能搞定!

老郭很感動,給他準備了兩個大旅行箱,一個里面裝的是賬篷和睡袋,另一個放著《郭德綱相聲選集》10本、20副快板、30把有德云LOGO的扇子…

閻鶴祥淚流滿面:這是要送我走啊!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壯一去兮不復還…

一個月后,德云社上了頭版頭條,標題是:「郭德綱自不量力開拓海外市場,閻鶴祥身負重任最后無功而返…」

老郭教育閻鶴祥:「大腦袋啊,咱還是好好說相聲吧,不折騰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