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24年辛酸成名史,從掃廁所到相聲演員,他經歷了什麼?

只要說起德雲社,那就不得不提小岳岳岳雲鵬。

不過,在沒有成名之前,岳雲鵬可沒有那麼幸運。

幸運一詞,可以說和他不沾一點關係。

老天給岳雲鵬的「牌」不僅爛。

還沾著噁心的口水和腐爛的惡臭。

從「廁所清潔工」到「德雲社一哥」,岳雲鵬到底經歷了什麼?

01 童年睡牛棚,14歲輟學

1985年,岳雲鵬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

父母連生5個女孩,終于盼來了岳雲鵬這個男孩。

那時候,生不出男孩的家庭一輩子都要遭人指指點點。

只是,兒子有了,岳雲鵬一家仍然在農村抬不起頭來。

幼年岳雲鵬

因為嚴重超生罰了不少錢,只能靠父親賣饅頭養活七口人。

從小到大,岳雲鵬最怕下雨和過年。

小時候,岳雲鵬和姐姐們擠一張床,長大了就去牛棚睡。

每次下雨,搖搖欲墜的老房子就會經不住摧殘。

一聲轟隆的坍塌,一個窮苦人家便消失在瓦礫之下。

每當過年,更會有一大波人上門討債。

所有成年人世界裡的不體面都被岳雲鵬盡收眼底。

自卑、貧窮,是岳雲鵬童年最深的烙印。

而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是14歲那年,交不上68塊學費。

這天放學回家後,岳雲鵬哭著求母親讓他輟學。

這是窮苦帶來的無可奈何,也是對同學嘲笑眼光的逃避。

那時的岳雲鵬不知道,不僅是校園容不下他。

社會上,更加沒有人把他當人看。

02 做服務員被辱駡,但清潔工被踐踏

2002年,17歲的岳雲鵬在做服務員。

因為一次啤酒點錯了,被顧客當畜生罵了三小時。

顧客鬧完便離開,飯店經理卻轉頭就讓岳雲鵬滾蛋。

沒有工資,也不退服裝押金,獎金也是一毛沒有。

此時的岳雲鵬已經輟學打工三年了。

他做過保安、洗過廁所,受過不公和屈辱不計其數。

但它們都比不上這一天帶給岳雲鵬的痛。

當年做保安的岳雲鵬

好在那時,一個叫徐紅的女大學生在飯店做兼職。

她替岳雲鵬說了不少好話,最終老闆同意岳雲鵬在宿舍住一段時間。

岳雲鵬事後回憶道:

如果當初不是這位姐姐,我可能真的就離開北京,回家種地了。

2003年,18歲的岳雲鵬又來到了一家炸醬麵館做服務員。

當時,德雲社的孔雲龍在這家麵館做門童。

岳雲鵬和他一唱一和總能惹得客人哄堂大笑。

他們還不知道這種天生的幽默有多可貴。

直到一位叫趙鐵群的老先生,點撥他們去找郭德綱學相聲。

這才把岳雲鵬推向了郭德綱的身邊。

後來郭德綱打趣地說道,

「這老先生得多恨我,給我介紹這麼一棒槌」。

進了德雲社,岳雲鵬的另一個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他沒眼力見,不會說話,愣頭愣腦的樣子特別招師兄弟們反感。

以至于整個德雲社都不拿岳雲鵬當人看。

雖然不討喜,但岳雲鵬卻是最勤奮的。

寒冬臘月他站在戶外讀報紙練普通話、背《報菜名》。

相聲圈裡最難背的本子《地理圖》,岳雲鵬三天就背下來。

只是,再努力,老天爺不給飯吃也是于事無補。

2005年,20歲的岳雲鵬首次登臺演出。

15分鐘的表演,他3分鐘就被轟下了台。

第二年,岳雲鵬再次登臺。

緊張的他腦子一片空白,被一萬多人轟下了台。

後來岳雲鵬說,當時他想死的心都有。

事後師兄召開了一個叫「沒有岳雲鵬的大會」。

你一言我一句地控訴著岳雲鵬的「罪行」。

然而這時郭德綱說了一句話,徹底保住了岳雲鵬的後半生。

03 義字當頭,知恩圖報

「讓他在這掃一輩子地,我也不想讓他走。」

沒有郭德綱的這句話就沒有今天的岳雲鵬。

師傅的維護讓岳雲鵬記了一輩子。

就算全世界與郭德綱為敵,他岳雲鵬也不能對郭德綱不義。

2009年,23歲的曹雲金是德雲社最紅的「頭牌」。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