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老同學:金子退出德云社有難言之隱,郭德綱本來該叫他師叔

一位匿名網友在網上推文,稱自己是曹云金在天津南開實驗中學98屆3班的老同學,一直很關注金子的事情。

金子

這位同學說,對于金子當初退出德云社,應該是有難言之隱,具體情況不了解,絕對是受了委屈才走的。

如果郭德綱真的對他好,工資待遇都能滿意,他也就不會選擇離開。

金子的相聲說的那麼好,再堅持幾年就能超越郭德綱。

還有一點,他的開蒙師父是天津相聲前輩田立禾先生,金子到北京之前,一直是跟著田老先生學藝的。

金子看望老恩師

所以他得出這樣的邏輯:

因為田先生是第六代相聲傳人,而郭德綱是第八代,曹云金作為田先生的弟子,屬于第七代,所以郭德綱比曹云金還小一輩,得叫金子師叔。

網絡資料

所以金子拜老郭為師,是屈尊降貴,是自降身份,是給老郭抬面兒。

田爺是目前相聲界碩果僅存的寶字輩老先生,老藝術家。

網絡資料

下面我要反駁這位曹云金的老同學了。

就從田立禾老爺子為他開蒙講起。

田爺八十年代就到北方曲藝學校任教了,蘇文茂先生的高徒劉俊杰(春晚和趙炎說《找毛病》的那位)是北曲頌說部的主任(相當于講聲專業的教務主任),再之前頌說部的主任是劉文亨先生。

田立禾

舉個例子來說:田爺的輩分,好比是編寫九年義烏教育人大教材的人。

如果魯迅參與了教材編寫,我念小學一年級正好用了這本教材,我也可以說魯迅先生是我的開蒙恩師嗎?

如果這麼算,我的開蒙恩師恐怕可以把魯迅老舍巴金莎士比亞李白杜甫一網打盡…

田立禾田爺八十年代入北曲任教,可以算得上桃李天下,但是這個和擺知拜師根本是兩回事。

田爺也不會否認,也沒法否認,因為可以說,但凡是個八零后說相聲的,都可以算田先生開蒙…

老先生

所以,這算不算金子給自己貼金?

再來說說金子的相聲水平。網上很多他的擁躉說什麼他是唯一得了郭先生真傳的,對于說這個話的人,我只能說:

「對不起,您真心不懂相聲…」

相聲演員講究四門功課說學逗唱,表演風格也有四大類:帥賣怪壞。

比如侯寶林大師就占帥,老祖馬三爺占的是賣、怪、壞,天津相聲占壞的不少,郭德綱先生也是個中高手。

金子師父

金子的風格是壞的分支,行話叫狗氣,也叫犯犬,趙新敏先生的大公子,楊少華老爺子的老搭檔趙偉洲先生號稱一代狗王。這不是罵街,是對表演風格的認可。

但凡逗哏身上表演出那種市井氣,撇著大嘴,橫挑鼻子豎挑眼,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樣子,就可以稱為「犯犬」。

趙偉洲表演

郭德綱的《西征夢》,《我字系列》,《大字系列》,都是很明顯的犯犬的風格,但是金子的狗氣往往掌握不好火候,就開始撒狗血。

老郭犯犬的時候,于謙有時會在旁邊墊一句,能讓包袱響在自己這,這樣老郭就可以緩一下,不會把這種犯犬的勁頭一直抻下去。

金子犯犬,旁邊的捧哏劉云天,很多時候是接不住他的。捧逗要麼是一頭沉,要麼是子母哏。

相聲搭檔的習慣:逗哏如果強勢,捧哏必然要四平八穩,否則就鬧。

郭于組合

個人一向覺得,雖然臺上和臺下不是一種風格,但是從性格色彩來說,臺上有時候是可以看出臺下的為人處世的。

老郭雖然近年來大多是拿于謙找樂,但是他對于大爺的那種尊重,是體現在骨子里的。曹云金在這方面看不出來,對自己的搭檔感覺不到該有的尊重。

搭檔之間不僅僅是同事關系,很多時候會有超出合作關系的友誼,這就是近幾年飯圈所謂的CP感。

諸位可以腦補一下,曹云金和劉云天有所謂的CP感嗎?完全感受不到吧。

曹劉組合

老祖宗總說相由心生,如果說曹云金和何云偉臺下是謙謙君子,說實話不敢茍同。

侯耀文先生說郭德綱一路走來,勢必嫉惡如仇,但是近年來老郭的舞臺風格越發的圓融起來。

如果說他早年言辭凌厲,那麼我對曹云金的評價就是,他是骨子里錙銖必較的人。功力深厚,但格局小了。

幾個輩分?

如今,想去劇場聽相聲并不難。

曾經,何云偉的星夜相聲會館,曹云金的聽云軒,票價都很便宜,不過這兩個人自打破墻而出之后,我在電視上看見他們兩個,都會不由自主地換臺。

郭德綱老師是我心中高山仰止的存在,他對相聲這一行業的貢獻有目共睹。

如果按照曹云金開蒙的那套說法,郭德綱先生就是我的授業恩師。起碼我心里這麼覺得,雖然我就是個票友海青。

老郭

可以說,沒有郭先生,我學不會太平歌詞,學不會門柳。更不知道有那麼多傳統的小曲小調兒。

在網上里看到有人說想穿越回去嫁給郭先生,如果真能穿越,我寧愿去給先生當兒徒,哪怕是和叛徒拼命。

至于金子離開德云社的真正原因,金子和老郭各執一詞,各說各有理。其實對觀眾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今天還能不能創作出優秀的作品,給大家帶來片刻的歡愉?

各自安好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