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老觀眾:我見證了曹云金的退出,欒云平當年的做法讓人疑惑

聽一位德云社的老觀眾說,曹云金在德云社的時候,快言快語,也確實有點年輕氣盛,有點狂。

至于多狂?很多媒體啊粉絲啊都有過議論,總之他當年留給人們的印象,就是一個年輕版的郭德綱,沒人能欺負得了他。

年輕的金子

尤其是師徒決裂之后,有關曹云金的新聞也是以負面居多。

什麼「欺師滅祖」、「拋妻棄子」、「飯館打人」、「又換新歡」…

真真假假,令人眼花繚亂。

有人分析曹云金性格中為什麼會有「狂傲」的一面,或許跟他的成長環境有關。

網友分析

聽這位老觀眾回憶德云往事,他說自己見證了曹云金的退出,欒云平當年的做法讓人疑惑。為什麼要禁止曹云金演出?

年輕的高峰欒云平

我聽德云社也快20年了,一晃郭德綱先生已經收到龍字科了,不知道現在的德云粉絲都是怎麼入的坑。

當年我是從老郭的《論相聲五十年之怪現狀》入的坑,有一說一,驚為天人。

巔峰期

因為連續幾屆的相聲大賽,給我的陰影比較大,零三年零四年前后,我還給「北京相聲邀請賽」寫過本子,自然是收到一封未入選的掛號信。

后來才聽說,那時候人家只收官方團體的,根本不帶著票友玩。

某演出后臺,侯石郭于,欒

欒云平的嗓子和單口大王劉寶瑞有五分相似,尤其是《蛤蟆鼓》,《斗法》,《君臣斗》這些老錄音。

《相聲有新人》里,郭德綱出題「磨蔓兒」,看看同一輩的相聲演員的表現,再看看欒云平和高峰的磨蔓兒。應了那句老話,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人窮志不短

在我的印象里,欒云平為人比較低調,作為德云社的中層領導(現在是高層了),很多精力都在管理演出安排上。

青澀的高欒

現在這些小角兒們,為了炸粘子,為了熱鬧,也是為了適應年輕觀眾的喜好,表演風格和傳統相聲大不一樣了。

真正的相聲發燒友,看老祖馬三爺,看侯寶林大師,包括田立禾田爺,少馬爺,快嘴李伯祥先生…他們上臺,嘴里身上是非常干凈的,一點多余的動作沒有,包袱響了也不會拖泥帶水。

欒云平和師爺

欒云平臺風之穩健,連岳云鵬都自愧不如。可惜現在觀眾太急躁,巴不得往哪一坐就能笑出來。

老段子都是墊話磨蔓兒入活,三番四抖才最后響包袱。

比如《報菜名》,《地理圖》,《論拳》,這種段子不是單純的炫技,很多時候聽相聲要的是會心一笑,而不是捧腹大笑。

第一批云字科拜師

某年一隊封箱,欒云平和高峰謀劃出了一個現場點現場排的玩法,這種功底這種能耐,根本不是那些會三段的主流藝術家能做到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郭德綱于謙,是高山仰止的存在,要點評他們,實在惶恐。同輩人中,最佩服欒云平:貫口能背,柳活能練,能捧能逗,還會懟人。

師父的小跟班

當年曹云金退出,大鬧郭先生的生日宴是導火索。據曹云金自己說,欒云平沒有給他安排演出,所以才去鬧。

網絡報道

這件事情是這樣的。

2010年8月,何云偉李菁公開聲明退出德云社,引發輿論嘩然,于是大家比較好奇曹云金的態度。

事實上,曹云金那時候已經離開過一次。

網絡報道

當時,一直在外面接活兒的曹云金,為了向媒體和觀眾證明自己沒有退出,而且跟師父郭德綱的關系很好,就發了個預告,說要回德云社演出。

曹云金微博

但是到了預定時間,曹云金并沒有出現,于是傳出了被欒云平禁演的消息。

當年節目單

所以,后來又傳出,曹云金那天是打著「清君側」的名號,大鬧生日宴。

欒云平采訪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簽合同。

何李退出后,德云社公司化,演員全都簽了合同,唯獨曹云金不從。

沒有合同公司,就沒辦法安排演出,這就是曹云金所說的「欒云平禁演我…」

據曹說,合同中有違約金100萬之類的條款,是不是真的不好說。演出安排一向是欒云平負責,那麼肯定跟曹也勢同水火。

欒云平后來發文質問:

德云社如果想剝削你,干嘛要把你逼走?

金子

金子發文

俗話說,家有百口人,主事一人。

那麼多徒弟,有紅的,就有不紅的,郭德綱作為當家人,要養活這麼多人,很不容易。

身為最早捧紅的徒弟,給單位、給團隊效力,應當應份吧。

燒餅吐槽

當年的曹云金,非要鉆牛角尖,非要插隊去演出,欒云平作為管理,在節目安排上進行調整,是必須的管理手段。

否則人人不守規矩,德云社遲早玩完。

有一說一,欒云平確實是管理人才。

也許決策者是郭德綱,欒云平只是執行者,但是結果都一樣。

不開除那些不服管教的人,德云社不可能發展成今天這樣。

或者奉勸這位老觀眾,沒什麼可疑惑的,一切事情有因必有果。

年輕氣盛的金子

一路走來,欒云平贏得了師父的絕對信任,成為了他的左膀右臂。

老郭在團綜里對欒云平說:「小欒這些年,方方面面,我都非常滿意。咱們爺倆的緣分,山高水長…」

山高水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