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德云社里頭腦清醒之人,直面深層問題,被戲稱正在摘字邊緣

閻鶴祥,在德云社長期以來都是一個地位有些特殊的人。

他是郭麒麟的捧哏,水平在德云社拔尖,跟著郭麒麟,閻鶴祥成名速度很快,但由于郭麒麟的「不務正業」讓他經常形單影只,被稱為德云社第一SOLO。

在沒有搭檔只能說評書的時候,閻鶴祥總是會傳出一些有點兒不同于德云社風格的觀點,這讓他慢慢出圈,通過《吐槽大會》等節目,他下一步要開始進軍脫口秀。

出圈的閻鶴祥接受了《中國新聞周刊》的專訪,通過這次專訪,筆者發現,閻鶴祥不僅在德云社的地位特殊,他的思想在德云社這個群體也顯得很特殊。

本文節選出閻鶴祥在專訪中的七個片段分享出來,讓我們一起看看閻鶴祥的清醒。

一、脫口秀和相聲的區別

閻鶴祥著重提出了一個觀點,脫口秀在表演上不用搞鋪墊,而相聲有一個三翻四抖的鋪墊過程,這對于喜歡快節奏的觀眾來說似乎節奏太慢。

如果閻鶴祥只說這一層,那還不算什麼,他也指出了問題的關鍵在于現在很多相聲作品最后抖出來的包袱笑料不夠爆。

沒錯,這才是關鍵,脫口秀像西瓜汁,相聲就像西瓜,觀眾不喜歡吃西瓜不只是因為西瓜汁好喝,也是因為每次切西瓜發現都是生的。

現在很多相聲的水平就像生西瓜一樣,又麻煩又不好吃,不是觀眾不喜歡,是你的瓜不熟。

二、德云社缺乏創新意識和創作能力

閻鶴祥在采訪中提到了老舍和何遲,這證明他確實沒光學相聲說相聲,還研究過一些相聲歷史,尤其是何遲,這位相聲作家直接捧紅了馬三立,現在卻沒幾個人知道。

閻鶴祥認為德云社走紅的原因之一在于觀眾沒怎麼聽過傳統相聲,所以在06年前后惡補了一段。但是德云社存在的問題是依然按照06年的慣性思維去表演相聲,由于依然能賺到錢,導致主觀上創作能力和創新意識降低了。

老實說,閻鶴祥對德云社的走紅原因看得很準,對德云社的相聲更是保持著清醒的認識。

三、新入行的相聲演員存在問題

德云社龍字科招生,筆者認識的一位親戚就去了,實際上他連侯寶林和馬三立都不認識,只聽過郭德綱和岳云鵬的相聲,就這麼去報名了,這讓筆者感到非常詫異,這家伙一直走的是影視院校路線,想必他也是把德云社當成表演系了。

筆者以為那位親戚只是個例,但從閻鶴祥的專訪中可以知道,有些進入德云社的相聲演員也存在這個問題,不知道馬三立和侯寶林,更不了解趙佩茹和郭啟儒,可以看出來,他們學相聲的動機就是成名,而不是出于對相聲的熱愛,甚至可能連喜歡都談不上。

為什麼德云社06年的相聲好?因為台上的演員都是因為熱愛曲藝和相聲走到一起的,他們至少堅持了十年也窮了十年,貧窮沒有讓他們放棄,最終撥開云霧見天日。而德云社在2010年以后新進的相聲演員,恐怕有很多都是不知侯寶林馬三立,無論常寶堃趙佩茹,何談熱愛。沒有熱愛哪有對相聲藝術的創新和尊重。

四、很多演員不知道高級幽默

閻鶴祥確實敢說,外界對于德云社相聲里存在太多屎尿屁倫理哏頗有微詞,沒想到閻鶴祥不僅持同樣觀點,還敢對著記者說出來。

筆者一直堅持的觀點也是這樣,倫理哏、葷段子可以有,但只能在相聲里當水煮魚里的花椒,德云社則是把花椒和魚的分量弄反了。

郭德綱、郭麒麟、岳云鵬都是國中學歷,他們成名大火之后,帶動了一種不良思維,那就是在相聲界不需要學歷,實際上,阻礙郭德綱、岳云鵬他們更進一步的東西恰恰就是文化底蘊。你看郭德綱出的書和侯寶林出的書就知道了,境界上差得太遠,所以一個是商人,一位是大師。

沒想到閻鶴祥敢于直接說出來,甚至給這種「相聲演員可以不上學」的觀點打上「反智」的標簽,確實夠猛。

筆者更欣賞他之后的一句,很多演員審美上不去,不知道高級的幽默是什麼。能看到這一層,就證明閻鶴祥距離侯寶林對相聲演員的要求不遠了,侯先生主張好的相聲要有:格調、文化、修養和品位。侯先生的話在德云社似乎沒有市場,好在還有一個閻鶴祥。

五、表演內容沒跟上時代

閻鶴祥認為郭德綱的走紅有時代的機遇,在電視相聲萬馬齊喑的時候,相聲界需要有一個人出來正本清源,郭德綱正好趕在了這個風口。

但是,目前郭德綱和德云社的相聲比起他走紅時沒有進步,換句話說,德云社的相聲也走上了當年電視相聲的老路,從紅極一時到慢慢滑坡,最后被時代甩開,一旦有一個與時俱進的相聲演員橫空出世,也許相聲界的歷史會重演。

閻鶴祥的話「時代給了我們好的宣傳,不代表我們真正與時俱進」,真正讓筆者對他高看一眼,這家伙不愧是高學歷的高材生。

六、和郭德綱的思想背道而馳

外界尤其是相聲界對德云女孩的吐槽聲音非常多,閻鶴祥認為德云女孩屬于正常現象,這在舊社會的曲藝行里就有,這個觀點并不是他為自己人說話,從下面可以看出來,他想得更多。

郭德綱曾經說過「德云社要發展勢必要淘汰欣賞水平比較高的觀眾」,而閻鶴祥則認為:「我們應當去了解那些更關注演出內容的人,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如果「他們靜悄悄走開了,這非常可怕」。

郭德綱說的要淘汰的那部分人,閻鶴祥說得更關注演出內容的人,其實是大體重合的一個群體,他們不同于德云女孩,是真正去聽相聲的人,在對待這部分人的觀點上,閻鶴祥和師父的想法有些背道而馳了。

七、未來會走出去

這個走出去不是說閻鶴祥要退社,他想的是去嘗試打破相聲和脫口秀的邊界,打破單口相聲和評書的邊界,這個想法是否可行,筆者也不知道,只能說他確實敢想,值得鼓勵。

最后一句話「讓大家回歸內容本身,停止一切紛爭和內卷」,無疑再次讓閻鶴祥貼近了侯寶林,因為侯寶林的關門弟子師勝杰就曾經說過:「相聲哪有什麼主流和非主流,只有一種,我們都爭取說一流相聲」。

不得不說,在對待整個相聲界的發展問題上,閻鶴祥的眼光和境界遠遠超越了他的師兄和他們的師父。

總結起來看閻鶴祥的專訪,他明顯對相聲行業和德云社都有著清醒的認識,他的一些觀點也揭開了德云社「為相聲老祖宗看墳」的遮羞布,德云社相聲的問題和整個相聲界的未來,他思考得似乎比郭德綱更多,也比郭德綱更深。

也就是因為這樣,有網友在看了閻鶴祥的專訪后評價,壯壯正在摘字的邊緣瘋狂大鵬展翅。

還是希望德云社和相聲界的人士能夠重視一下閻鶴祥的觀點,畢竟,就算在整個相聲行業,像他這樣清醒的人,已經不多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