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妻子王惠:熬過了苦和窮,也害怕有一天他會變心

早年郭德綱妻子接受採訪

郭德綱身為德雲社班主兼創始人,是毋庸置疑的核心與主導,但德雲社真正的「老闆」另有其人。

2012年,郭德綱做客《魯豫有約》節目。

好友侯震現身接受採訪,提到德雲社如今建立了公司,擁有劇院、餐飲等一系列,他帶著調侃的語氣說道:

「企業由我們董事長管理呀,他(郭德綱)不是董事長,就是我們公司簽約藝人。」

郭德綱白手起家,讓德雲社從一個小曲藝班子,成為相聲界的領頭羊,甚至做到了讓相聲重新流行起來。除了他以外,還有誰能擔當得起董事長的職位?

她就是郭德綱的妻子王惠。

查找一下相關資訊就會發現,德雲社99%的股份,都在王惠名下,她是當之無愧的大股東。而剩下的1%股份,也在王惠的弟弟手中。

說白了,德雲社相當于就是王惠一人掌權,但德雲社上上下下400多號人,沒有一個人對此懷有異議,全都心服口服。

也許有人會好奇,王惠是不是城府很深?她一定擁有超越常人的手腕,才能把持住整個德雲社吧?

事實恰恰相反,她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女強人,用郭德綱的話來說,是一個「完全沒心眼的人」。

01、14歲的曲藝名角——王惠

1976年,王惠在天津出生。

王惠的性格單純善良,始終依然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因為她是在家人呵護下長大的孩子。

小時候,王惠很難見父親一面,因為父親總是在外經商,為了補償女兒缺失的陪伴,他總是盡自己所能,給女兒最好的物質條件。

在00年代初期,王惠的父親就給她買了一輛夏利轎車,在那個年代,能買得起私家車的家庭可不多。

由此可見王惠家境殷實,出生時的起跑線就比別人高得多。

然而,「上帝給你打開一扇門,又會給你關一扇窗」,世上很難有十全十美的人生,幸運的人也會突然遭遇噩運。

王惠的母親因病早逝,她傷心得一年多沒有上學,長時間休學之後,王惠已經對學習提不起興趣,就主動提出想要退學。

父親心疼她年幼喪母,自己也抽不出時間多陪伴她,因此對女兒提出的請求總是百依百順。但女兒不上學,沒有一技之長,將來如何在社會上立足?

這時他想到女兒從小就愛唱會演,還被誇過嗓音條件好,不如讓她拜師學藝。

于是,年幼的王惠拜李樹盛為師,開始學唱京韻大鼓。

起先父親只想給王惠找些事做,不料還真挖掘出了她的潛力,短短幾年時間,王惠就在京韻大鼓圈裡名聲大噪。

1990年,年僅14歲的王惠在天津舉辦個人專場,現場座無虛席,小小年紀她就成了天津一帶的名角。

此時在天津城的另一處角落裡,17歲的曲藝愛好者郭德綱,也聽說了王惠的名字。

但現在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年少有為的姑娘,將來會成為他的妻子。

02、屢戰屢敗的北漂——郭德綱

1990年,郭德綱才剛結束他的第一次北漂。

郭德綱的父親是一名民警,母親是做老師的,雖然比不上王惠家境富裕,但也算得上小康之家。

由于父母工作很忙,都沒時間照看孩子,小時候,郭德綱經常被安排在工人俱樂部裡,看別人演戲、唱曲、耍雜技,消磨一整天的時間。

郭德綱對曲藝的濃厚興趣,就是在這時被培養起來的。

7歲的時候,能說會道、聰明伶俐的郭德綱,被評書藝術家高慶海一眼相中,把他收為弟子。

郭德綱七歲學評書,九歲說相聲,別的同齡人還在用懵懂的目光,打量著這個世界,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將相聲作為一生的奮鬥目標。

1988年,郭德綱考入北京的一個文工團,此時只有15歲。他躊躇滿志地踏入文工團的大門,步伐輕盈腳下生風,仿佛已經看見了前途似錦。

正式工作之後他才發現,原來現實並不如他想象的那麼完美。

他考入文工團,是為了能做喜歡的工作,可他每天的任務是燒水泡茶、擦桌子搬椅子,成了一名最底層的雜務,反而離相聲越來越遠了。

在團裡熬了一年,郭德綱終于按捺不住了。要等到登臺說相聲的機會,不知要猴年馬月,到時恐怕嘴皮子功夫都退化了,還不如回天津另尋出路。

之後的幾年裡,郭德綱多次到北京打拼,結果都是灰溜溜地回來。在北漂這條道路上,他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2000年,郭德綱同別人合作,籌畫了一台曲藝演出活動。有一個人他覺得非請不可,那就是王惠。

03、義無反顧的愛

對當時的王惠而言,這只是一次再平常不過的演出,萬萬沒想到,這次演出改變了她的一生。

表演結束後,窮得叮噹響的郭德綱,居然狠狠心「斥鉅資」請她吃了一頓飯,還問她要了聯繫方式。

周圍的人包括王惠自己在內,都明白他這份「司馬昭之心」。

簡單接觸下來,王惠也對他頗有好感,她覺得郭德綱幽默風趣、有才有抱負。但朋友們都認為郭德綱不太靠譜,勸王惠少和他來往。

沒過多久,王惠隨曲藝團到臺灣省演出,閒暇時間別人都在到處遊玩,只有王惠不停地煲著電話粥,繁華美景都無暇看一眼,而電話那一頭就是郭德綱。

此時正是郭德綱最艱難的一段時光,他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相聲劇場,名為「北京相聲大會」。

然而多媒體娛樂發展迅速,相聲作為傳統曲藝逐漸式微,願意進劇場聽相聲的人越來越少,郭德綱的劇場整日門可羅雀。

有一次,郭德綱在臺上說著相聲,台下只孤零零坐著一個人,觀眾電話鈴響了,郭德綱只能停下來,等別人講完電話再繼續說。

由于生意冷清,劇場每個月都要虧損一萬多元,這在當時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一聽說郭德綱缺錢,王惠偷偷賣了父親買給她的夏利轎車,到手一萬二連忙給郭德綱應急。父親知道後勃然大怒,說什麼也不同意兩人在一起。

王惠家境殷實,年紀輕輕就成了曲藝名家,而郭德綱窮困潦倒,創業未遂欠了一身債,離過婚還帶著一個兒子。

兩人的條件簡直是雲泥之別,也難怪王惠父親極力反對。

然而再怎樣棒打鴛鴦,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王惠的心已經堅如磐石:「我已經認頭了這件事,將來我們當乞丐要飯了也好,你們都不要管了。」

2003年,王惠和郭德綱登記結婚,這個從小在家人呵護下長大的女孩,仿佛一夜長大,從此她要為丈夫扛起半邊天。

為了全力扶持丈夫的事業,王惠放棄了她如日中天的事業,退出曲藝圈,心甘情願退居幕後,深藏功與名,做一個家庭主婦。

郭德綱在外打拼事業,她專心打理家務,就連換燈泡、通下水道之類的粗活,都一個人攬在身上。

婚後十多年間,王惠一直沒有生育,並不是健康狀況不允許,而是她視郭麒麟如己出,擔心生了二胎,會讓大兒子覺得被奪走了父母的愛。

郭德綱的生意連連虧損,窮到交不起房租,她就一次次變賣首飾,成了典當行裡的熟客,娘家帶來的嫁妝賣得所剩無幾。

王惠義無反顧地為郭德綱付出一切,家人朋友無不替她揪著一顆心,萬一郭德綱只想騙取她的錢財,最後轉身將她拋棄,王惠豈不是陪得一敗塗地?

郭德綱曾在訪談節目裡說,王惠是個單純善良、完全沒有心眼的人,對別人毫無戒備之心:「正因為她沒心眼,所以才不忍心騙她。」

世上「只能共患難、不能同富貴」的人不在少數,並非每一個人都能以真心換真心,但幸運的是,郭德綱並不是一個負心之人。

王惠是郭德綱的恩人與貴人,不僅在他最困難的時候雪中送炭,還成功帶旺了他的事業運。婚後,郭德綱的事業很快就有了起色,「北京相聲大會」也正式更名為德雲社。

不知不覺間,郭德綱已經火遍全國,他帶著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重新流行起來,收穫了眾多「鋼絲」,德雲社從門可羅雀變為座無虛席、一票難求。

隨著郭德綱的爆火,王惠這位「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也進入到人們的視野之中。

2007年,王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用半開玩笑的語氣,道出了一句真心話:「其實我挺不希望他出名的。」

一方面,最困難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如今他們衣食無憂,不再需要借錢和變賣首飾度日。王惠的人生理念就是知足常樂,不求榮華富貴,只想過點平淡安穩的小日子。

接著她輕聲細氣地說道:「二是我怕有一天,他要是真變了怎麼辦?」

這並不是王惠杞人憂天,現實中有不少鳳凰男,一朝飛上枝頭就拋棄糟糠之妻。郭德綱置身于娛樂圈,這個五光十色的名利場,如何保證他不會被利慾薰心?

承諾只是一句虛無縹緲的話,只有行動和事實能讓人消除疑慮。

04、德雲社的「定海神針」

郭德綱曾經在訪談節目裡說,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身上從來不帶錢。

這可不是為了聚餐的時候逃單,而是他賺到的所有錢,都會交到王惠手裡。

有時他在外面想買瓶礦泉水解渴,兜裡都掏不出一塊錢,只能讓徒弟幫他墊付:「回頭問你師娘要。」

郭德綱成名之後,手頭終于寬裕起來。買了房,房產證上都只寫王惠的名字。成立了德雲社公司,99%的股權都算在王惠名下。

如今,德雲社享譽全國,名氣越來越大,王惠這位大股東兼董事長,能負擔得起這麼重的責任嗎?

郭德綱敢把自己的家業全權交給她,可不是單憑一腔愛意,更因為他相信王惠,她不僅僅是一名賢妻良母,更有識人用人、穩定人心的本領。

在相聲界,郭德綱可謂是桃李滿天下,八十多個徒弟王惠都如數家珍,尤其是從小入門的徒弟,王惠都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

2009年,郭德綱徒弟孔雲龍放煙花被炸傷,送進醫院時,整個人被炸得血肉模糊、面容難辨。

緊接著醫生告訴他們,最壞的結果還不是破相,而是失明。

儘管自己也擔心得不知所措,哭得梨花帶雨,但王惠趕緊走到孔雲龍病床前安慰他。

她告訴孔雲龍,哪怕他失明了,師娘也絕不會放棄他。她可以表演京韻大鼓,他就跟在自己身邊拉弦打鼓,無論如何都要給他一口飯吃。

早年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岳雲鵬,認為他天賦不佳,甚至差點被逐出德雲社。可王惠捨不得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于是她不顧眾人的反對,將他力保下來。

事實證明,多虧了王惠當年心軟把他留下來,幾年之後,岳雲鵬已成為繼郭德綱于謙之後,德雲社最具國民度的相聲演員。

在家,把家務打理得井井有條,在外,將人情關係處理得面面俱到,王惠就是德雲社的一枚「定海神針」。

王惠能在德雲社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憑藉的絕不是什麼城府心機,而是她的寬容和善、宅心仁厚。

2021年,德雲社成立了德雲鼓曲社,王惠身為京韻大鼓名家,上臺表演了一段她最拿手的《寶玉娶親》。

暌違舞臺20多年,王惠的功力絲毫未減,風韻風采更勝當年。表演完畢,台下掌聲雷動,王惠6歲的小兒子郭汾陽激動大喊:「這是我媽媽!」

有人說,郭德綱開設鼓曲社不為賺錢,只為送給妻子一份別出心裁的禮物。

在相聲舞臺上,郭德綱能說會道、伶牙俐齒,短短幾句話就能把人逗笑。可要讓他對妻子表達愛意,卻莫名變得嘴笨口拙。

讓王惠重回舞臺、重拾夢想,這或許就是郭德綱的專屬浪漫。

其實無需任何浪漫的表白和禮物,王惠都能心神領會,因為自始至終,王惠都是那個最懂他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