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郭德綱終于一炮而紅,他感動地說:師父大恩,我這一生都報不完

2016年9月5日,相聲演員曹云金突然在社交平臺上發了一篇文章《是時候了,也該做個了結了》。

這篇文章總共有六千字,爆出前師父郭德綱所有的黑料,包括收巨額學費,在生活上苛刻徒弟,甚至背地下黑手毀掉了他和何云偉的前途。

9月25號,郭德綱也發布了六千字長文《天涯猶在,不訴薄涼》,字里行間親昵地稱呼曹云金為「小金」,對他如今的叛變感到心寒。

為什麼曾經親密如父子的師徒,最后卻走到了恩斷義絕的局面?

曹云金、何云偉究竟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才讓郭德綱親自動手清理門戶?

從窮困潦倒到如今坐到「相聲一哥」的地位,從零開始創辦德云社,這條艱辛的路上,郭德綱受了多少罪?

1.與相聲的結緣

郭德綱與相聲的故事,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

1973年1月18日,郭德綱出生于天津,回想起當初學藝和在舞臺上打拼的經歷,他總有幾分抑郁和感傷。

天津作為「曲藝之鄉」,整個大環境讓郭德綱受到了熏陶,去學相聲完全是出于自己內心的選擇,因為喜歡。

七八歲的年紀,郭德綱就穿上了相聲長袍,然而他卻沒有過早地展示出相聲表演的天賦。

郭德綱的第一次登臺是在天津的一個公園里,他在臺上表演《五行詩》。

一個小孩子,在臺上說了半天,結果臺下沒有一個掌聲。

只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對著郭德綱笑了,這件小事郭德綱一直記到現在。

從那之后,郭德綱就經常和別人提起這個人,「他對我童年演出起了很大的作用,我認為他在支持我,希望他一直健康快樂。」

「做人不能忘本,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這是郭德綱為人處世的基本原則。

為了說好相聲,郭德綱勤學苦練,涉獵極廣,無論是評書、大鼓、梆子、京劇,還是很少有人學習的竹板書和滑稽大鼓,他都能拿得起來。

但要說好相聲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僅憑熱愛是遠遠不行的。

郭德綱曾感嘆地說,「我們這一行太難了,說相聲就是高科技。」

不像音樂舞蹈這些有章可循的才藝,稍微下點功夫就能有所成績,唯獨相聲不行,嘴里差一個字,觀眾就不樂。

就連郭德綱也是二十多歲的時候,才稍微開點竅。

2.艱辛創業

雖然很愛相聲這一行,但前期起步太難了,生活貧窮,條件艱苦,郭德綱覺得頭頂上的天一直都是陰的。

1995年,郭德綱在天津的工作和生活遇到了很大的挫折。

說相聲沒什麼希望,說書也不行,唱戲更不掙錢,連爭取一個上臺的機會都要苦苦哀求,更別說養活自己了。

饑寒交迫下,逼得郭德綱不得不下定決心,離開故土到北京尋找一番新的天地。

「當時來北京的目的是急功近利,我要做一個大腕,我要做一個笑星。」

「演出一場可以掙很多萬,走在路上有人要簽名」,這是當時郭德綱對幸福的一個憧憬,然而現實卻遠非想象的那麼簡單。

來北京后,郭德綱住過很多地方,經常交不出房租。

房東一邊罵街,一邊咣咣砸門,直到把門踹碎,像狗一樣驅趕著郭德綱。

后來郭德綱租住了一個只有幾平米的小房間,里面只能放得下一張床和一把椅子,寫東西時就靠拿一個馬扎,靠在床邊上寫。

很多時候窮得沒錢買吃的,他就靠喝水充饑。

為了躲避要債的人,郭德綱白天不敢走大門,晚上才偷偷從墻頭翻出去,多丟臉的事情都干過。

即使這麼艱難,郭德綱都從來沒有想過回天津,「我一直咬著牙堅持,我倒要看看我以后會怎麼樣。」

1996年,郭德綱在北京一個茶館里找到了說相聲的活計。

越來越多的人來捧場,靠著兩元一位的相聲票價,郭德綱的經濟條件得到了改善,在這期間還娶了第一任妻子胡中惠,生下了兒子郭麒麟。

后來,郭德綱決定把相聲帶回劇場,他每天到街上打著板請觀眾,好不容易有了一百個觀眾。

但又遇到劇組從中訛錢的事,不給錢就不讓演出,于是郭德綱的努力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因為一直忙于奔波于相聲事業,妻子胡中惠也因為經濟問題提出了失婚,兒子郭麒麟歸郭德綱撫養。

為了給兒子掙奶粉錢,郭德綱被迫參加了一場綜藝真人秀,報酬是5000元。

節目里,郭德綱被關進櫥窗兩天兩夜,吃喝拉撒都被人圍觀,后來結賬時,工作人員又反悔,只給了2000塊錢作為補償。

靠著出賣尊嚴才換來了2000塊錢,對此,郭德綱還十分感激這一次賺錢的機會。

兒子郭麒麟也根本不敢看當時的視訊,「那時候爸爸太辛苦了,我一想到就流淚。」

3.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娛樂圈中,郭德綱一直有著知恩圖報的好口碑,獨自打拼的他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為此,他也十分感恩。

在相聲界,張文順已經獲得了一定名氣,他是郭德綱人生中的第一位貴人。

張文順欣賞郭德綱的才華,出資幫助郭德綱搭起相聲草班子,取名為北京相聲大會,也就是德云社的前身。

后來張文順病重,郭德綱在病床前發誓,一定會善待張文順的妻兒,張文順才放心地永遠閉上眼睛。

后來為了維持公司運轉,郭德綱鼓足勇氣報名參加了北京舉辦的「全國相聲大會」,獲得了評委侯耀文的青睞。

侯耀文作為相聲界的老前輩,力排眾議收郭德綱為徒,幫助他順利在相聲界站穩了腳跟。

2005年,郭德綱終于一炮而紅,面對著數不清的記者和攝像機,他感動地說,「我師父是侯耀文,師父大恩,我這一生都報不完。」

2007年,59歲的相聲大師侯耀文突然去世,沒來得及立下遺囑,由此引發了一場轟動全國的遺產爭奪大戰。

侯耀文的兩位親生女兒都是普通人,無法和有權有勢的伯父侯耀華抗衡,

這個時候是郭德綱站了出來,幫助恩師的女兒奪回了家產,卻因此與侯耀華結怨。

侯耀華在相聲界是數一數二的元老級人物,得罪了侯耀華,郭德綱也因此被主流相聲界排擠了很多年,一直登不上央視的舞臺。

對此,郭德綱無怨無悔,他在懷念恩師侯耀文的悼詞中寫道,「榮華富貴離不開人情冷暖,蓋世英雄躲不盡世態炎涼。」

當時,侯耀文買房子還欠下了300萬外債,郭德綱二話不說,掏錢幫忙買下了房子。

兩位大恩人的相繼離世,給了郭德綱沉重的打擊,他將侯耀文和張文順兩人的遺像放在了德云社的大廳里面,時常上香跪拜,讓老人家在天上也能安心。

正是郭德綱的真心付出,也換來了別人的他的回報。

在德云社財務困難的時候,郭德綱結識了第二任妻子王惠。是王惠賣掉了首飾嫁妝,這才拯救了老公的事業。

事到如今,郭德綱對妻子都又愛又敬,不僅分給王惠公司大部分的股份,還讓德云社的所有弟子都要尊敬王惠,稱王惠為師娘。

而在郭德綱最落魄的時候,「小品大師」趙本山也出面幫他說話,「郭德綱以后會很好的,他會成為藝術家。」

這份恩情,郭德綱一直記得,「本山老師人很好,我永遠記得他的好,感激他一輩子。」

后來趙本山開了一家二人轉劇場,郭德綱立刻去捧場,還放話說,「就算趙本山開相聲劇場,我也不覺得是和我搶飯碗,我還會去捧場。」

甚至在一檔節目中,郭德綱突然對嘉賓李立群表達感謝,原來是因為李立群曾經在記者面前幫他解圍。

李立群驚訝地對郭德綱說:「難得你還記得這件小事,我早就忘了。」

郭德綱憨厚一笑:「我一直記得。」

很多觀眾壓根都不知道有位電臺主持人叫康大鵬,只有郭德綱感激大鵬曾經幫他宣傳相聲。

關于最好的搭檔于謙,郭德綱也不吝贊美:「這是祖師爺疼我,給了我一個這麼好的捧哏演員。」

說對口相聲是兩個人的藝術,在于謙之前,郭德綱已經換了十幾位搭檔,如今兩人一直合作愉快,正應了郭德綱一句老話「我很欣慰呀。」

4.師徒反目成仇

在人生這條漫漫長路上,有鮮花就會有詆毀,會遇到貴人伸出援手,當然也免不了「小人」落井下石。

彼時,16歲的曹云金還在天津買盜版光盤為生,因為喜歡相聲,他來到北京懇求郭德綱收他為徒。

郭德綱惜才,將自己的知識傾囊相授,毫無保留地傳給了第一代徒弟,捧出了老牌「德云四少」:曹云金、何云偉、李菁、劉云天。

在這些徒弟中,郭德綱當時最喜歡的就是曹云金,也很嚴格地訓練他成材,比如幾天之內就要全文背誦一整本書。

在郭德綱看來「嚴師才能出高徒」,而曹云金卻錯以為師父是在故意針對他。

原本,曹云金是郭德綱的大徒弟,沒想到早年收的徒弟閆宗海找上門來,將大徒弟的身份占了。

但郭德綱心中始終偏愛著二徒弟曹云金,可曹云金卻暗暗嫉恨,因為他覺得師傅把大徒弟的名號給了閆宗海,就是放棄了捧他。

2004年,曹云金第一次登臺,出于緊張,并沒有將臺下的觀眾逗笑。

郭德綱拍了拍徒弟的肩膀,幫他圓場道:「第一次沒關系,以后再接再厲」,這份師徒情深也獲得了全場觀眾的掌聲。

2006年,曹云金大火,年少出名,人也慢慢飄了,酒后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養活了半個德云社。」

聽到這句大言不慚的話,班主郭德綱也沒有過多苛責曹云金,在他心里,只是覺得徒弟不懂事而已。

沒想到曹云金后來變本加厲,遇到哪一位師弟不對他行禮,就劈頭蓋臉罵人。

一次在河南的演出中,岳云鵬見到老鄉,忍不住搶在曹云金前面發言,結果在臺上就被鎖喉威脅。

曹云金將岳云鵬從臺上打到臺下,從觀眾面前打到師傅郭德綱身前,打得岳云鵬不停流淚。

這一次,郭德綱才意識到曹云金確實太張狂,這種性格遲早會惹出禍事。

果不其然,2010年1月18日,這一天是郭德綱的生日。

慶生宴吃到一半,曹云金才怒氣沖沖地趕來,他一把將凳子踢倒,放狠話說「郭德綱對自己留有后手,不是個好師傅,要和他斷絕關系。」

說完,曹云金還帶走了好兄弟何云偉、劉云天、戴九安、趙云俠,幾人在外面另立了門戶。

曹云金收了自己的師弟為徒,何云偉則更加過分,跑去拜和郭德綱有過節的侯耀華為師。

侯耀華是侯耀文的哥哥,侯耀文是郭德綱的師傅,曹云金和何云偉都有著不同的目的,就是想與師傅郭德綱平起平坐。

相聲界最重輩分,出了兩個不孝的徒弟,簡直就是將郭德綱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除此之外,曹云金經常在媒體面前對郭德綱潑臟水,還罵他是「極品」,郭德綱氣不過地寫下八個大字「欺師滅祖,悖逆人倫」。

何云偉也嫌棄郭德綱小氣,全然忘記了他在北京買房時,郭德綱幫他出了六萬元,那可是幾十年前的六萬,當時北京三環內房價才不超過五千。

甚至何云偉的戒指和新婚被子,還是師娘王惠幫忙制作的,不知道他每晚睡覺會不會心有愧疚。

時間來到2016年,曹云金在網上曬出發票,爆料郭德綱收取巨額學費,同時暗中打壓徒弟,不配為師。

一石激起千層浪,曹云金的動態被網友大量轉發,毫不夸張地說,當時整個互聯網都在等著看郭德綱怎麼回應。

沒想到郭德綱不僅沒有責罵,反而規勸曹云金走正道,言語之間像極了為兒子操碎心的老父親。

這番愛徒之心,曹云金不僅不感激,反而在節目中暗諷郭德綱假裝大度,徹底與德云社撕破了臉面。

既然事已至此,郭德綱也不再留情,將曹云金和何云偉逐出了師門,也收回了他們名字中的「云」字。

5.有情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2016年的罵戰雖然沒有分出結果,但時間總會證明一切,還大眾一個真相。

當年,曹云金帶著核心骨干出走,讓德云社受到了重創,郭德綱只能讓岳云鵬出來挑大梁。

岳云鵬憤怒曹云金等人的背叛,在節目中對郭德綱說,「師父,你太心軟了,十年養育了他們,他們一點念想都沒。」

郭德綱聽到這話忍不住當場落淚,岳云鵬抱住師父一起哭,「我只看過師父流過三次淚,前兩次因為師公(侯耀文)和張文順,這一次則是為了不孝的徒弟。」

不管憑能力還是憑資歷,岳云鵬都比不過曹云金,但岳云鵬重情重義,對待師傅郭德綱無比敬重,也因此成為了德云社的臺柱子,火到了大江南北。

而如今的曹云金卻只能靠直播為生,他所創立的聽云軒成了一處破落且布滿灰塵的表演臺。

每次曹云金出現在鏡頭前,總有觀眾為郭德綱打抱不平,罵他是「孽徒」。

而何云偉嘗試了書畫、影視綜藝后,漸漸在娛樂圈查無此人,如今還要蹭郭德綱的熱度討口飯吃。

他在鏡頭前眼含熱淚地說,「郭德綱永遠是我的老師」,估計也沒有多少觀眾原意相信了。

德云社在郭德綱的帶領下,成功度過了危機,從此蒸蒸日上,一票難求。

而曹云金、何云偉卻將自己的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正無比契合了那句老話,「有情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12年后,再看曹云金、何云偉現狀,悔之晚矣

走過四十年的風風雨雨,在忠實的相聲迷心中,郭德綱是一個了不起的角兒。

但郭德綱本人總是謙虛地說,「我沒有很大的藝術造詣,我就是一個普通說相聲的。」

聽來十分平淡的一句話,而其中付出的艱辛和遇到的阻礙也只有郭德綱自己才能明白。

對于始終留在自己身邊的親人、伙伴、徒弟、觀眾,郭德綱非常珍惜,「這麼多年走過來,都是大伙陪著我,扶持我,發自內心說一聲,謝謝老少爺們。」

每一個行業都如同一個江湖,行走在江湖上,最重要的就是「情義」二字。

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就算再有才能的人,品德上如果有所瑕疵,就沒有人原意信任他。

有的人能成為「人民藝術家」,正是因為他們在做人上看得透,「讓你當人的第一位是父母,第二位就是師父。」

歷經風雨必能看見彩虹,衷心支持郭德綱,希望他能帶領德云社創造出更多優秀的相聲作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