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抽煙喝酒燙頭,出生在知識份子家庭的他,為什麼這麼愛玩?

要說的德雲社誰最有錢,那一定不是郭德綱,而是于謙,郭德綱曾經在節目中說過我們的謙大爺,于謙這一輩子算是值得。

明明是德雲社一把手,郭德綱為什麼會去羡慕于謙呢?今天我們就聊聊,不為人知的于謙。

在我們印象中,于謙是一個會抽煙喝酒燙頭的朋克中年人,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于謙為什麼會有這個梗。

先說抽煙,早年于謙那時候正火,他和郭德綱一唱一和成為了不少人心中的黃金搭檔,人一火,就容易被人關注,某一天,于謙抽煙鏡頭就被有心的記者拍了下來,還寫一篇文章,說于謙作為公眾人物,居然在公眾場合抽煙,一看是于謙的「醜聞」

各大媒體也是爭先轉載,大家都在等于謙的反應,結果謙大爺沒有道歉,更沒有解釋,而是說道,那不是公眾場合,那是我家,只不過大了一點。

可惜那時候沒有凡爾賽這個詞,不然我們的于謙老師絕對是凡爾賽的天花板。

其次我們再說喝酒,話說于謙十歲那年夏天,酷暑難耐,小于謙回到家裡口渴不行,于是便抱著三毛八一升的鮮啤酒喝了半升。

十歲的孩子,人生第一次喝醉了,在家睡了整整一個下午,至于于謙的爸媽有沒有教育那就不得而知了,事實證明,未成年的孩子還是不要飲酒,否則很有可能會昏迷一個下午。

大概是因為小時候這段經歷,長大之後的于謙不僅好品酒,而且酒品好,在他的飯桌上最講究的就是喝酒的氛圍,三五知己圍爐而坐,漫談東西南北、世道人心。

愛喝酒的于謙對酒的質量要求很高,于是自己便投資了香山酒窖,而那個酒窖也成為了于謙的請客的專場。

最後是燙頭,有句老話說:老要張狂少要穩,于謙喜歡燙頭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頭髮少不燙的話,顯得頭髮特別稀疏,不愧是于謙老師,外形這一方面拿捏得死死的。

可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像隔壁家二大爺的于謙,竟然是北京搖滾協會副會長,之前還跟崔健住過一個院子,

早年朋克搖滾傳到國內的時候,謙二爺為了混口飯吃,每次演相聲之前總會扒拉兩個和絃,開始表演吉他相聲,就這樣才能表演完全部的節目,如今于謙提起這段經歷,僅僅用了「吉他相聲」這玩意一筆帶過。

網上有一句名人名言,上吊給繩,喝藥遞瓶,跳樓揮著小手絹送行。每次看到這句話,于謙老師的臉就浮現出來,網友說,于大媽有種你要捨得死我就捨得埋的氣質。

玩笑歸玩笑,要真的說來,其實還不夠,于謙老師甚至還不忘點個孔明燈送別人上西天,現在想想于謙才是高曉鬆口中真正的大颯蜜,幹架遞磚,彈琴唱和聲,沒有什麼是謙大媽不會的,簡直就是郭老師身邊的颯蜜。

說相聲,最重要就是兩個人的聲音,聽起來一定要和諧,于謙和郭德綱的聲音搭配一起來就很舒服,于謙作為捧哏,既沒有油膩感,又能夠入戲,心態還很穩。

而且在私下,于謙在和被人聊天的時候,簡單幾句話就是包袱,于謙的父母說:我倒是想有機會跟他認真談談,于謙說:你拿我找樂,我還沒管你收費呢!

永遠想不到于謙會給什麼樣的神回復,于謙這樣的性格,其實和他的出身也有很大的關係,于謙的爸爸是是大港油田分管地質勘探工作的副局級幹部,母親是煉油廠的專家。

因為父母的工作忙,于謙在小時候一直被姥姥和五個大姨養大,用于謙自己的話來說,那得給寵什麼樣呢。

的確從小于謙就被家裡寵著,從小到大,都沒有經歷過什麼坎兒,後來喜歡上了說相聲,開始拜石富寬為師學相聲。

剛剛開始學的時候,于謙就被老師罵了一頓,說他沒有什麼天賦,這一罵倒把于謙心裡不服輸的勁給罵出來了,你說我不行,但是我非要證明給你看。

後來漸漸成了角之後,相聲行業就漸漸落寞,一身才藝沒處使得于謙只好重新回家繼續熬鷹鬥狗,直到1992年,于謙的人生才迎來了轉折。

曾經有記者問于謙:「為什麼你不要德雲社的股份呢?」

于謙一臉茫然地反問道:「為什麼要股份,人家的股份跟我有什麼關係」。

1999年,北京曲藝團組織下鄉演出,團裡給他安排了一個相聲表演,而表演的搭檔正是郭德綱。

那時候郭德綱遠不如于謙活得滋潤,整個一流浪兒,認識了于謙之後,兩個人便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搭檔起來也十分默契,後來慢慢成為了固定搭檔。

兩個人在鄉下表演的那段時間,基本上場場爆滿,老百姓都喜歡這對相聲組合,下鄉表演結束之後,郭德綱和于謙的之間的關係也變成了哥們。

本就對相聲的失望的于謙遇到了郭德綱,才再一次重新激發了他對相聲的喜歡,後來聽說郭德綱有一個北京相聲大會之後,便提出要加入了。

北京相聲大會,聽起來名聲比較大,但其實就是一個民間組織,連一個演出的地方沒有,更不要說什麼固定的演出了

即使後來郭德綱遇到了于謙,生意也十分慘澹,那段時間,郭德綱和于謙想得最多就是怎麼才能掙到錢,愁得一宿一宿地抽煙,于謙也是那段時間有了抽煙的習慣,好在後來德雲社慢慢火了,于謙和郭德綱再也不用收入的問題,郭德綱也將北京相聲大會改成了德雲社。

德雲社火了,流言也開始四起,到處搬弄郭德綱和于謙的是非,也就是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其實于謙不要股份,還有一層原因就是他有錢,根本沒有看上德雲社的股份。

按道理,人如果有錢了,一定會多多少少炫富,但是于謙則是買了一塊地養馬

據說于謙養了十幾匹的外國純種短腿馬,除了有馬之外,還有很多小動物,儼然一個動物園,平時除了動物園裡面工作人員的工資之外,于謙的養馬的費用也是難以估計,但是于謙對于支付這些錢卻是戳戳有餘

于謙在沒有遇到郭德綱之前是正經的導演系畢業生,演了很多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中的片警,《海馬歌舞廳》裡的顧客,《李衛當官》中的知府,《小龍人》中的唐朝書生。

雖然沒有多少錢,但是也存下了資本,再加上于謙爸媽的收入,曾經有人傳言,于謙的手中至少有10套房,再加上平時在的德雲社演出的收入,于謙大可以做一個閒人。

其實郭德綱夫婦給過于謙股份,但是他選擇了拒絕。愛玩的謙大爺怎麼會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