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郭德綱贊不絕口的「德云社總教習」高峰,雖然名氣不大,但在德云社的地位卻十分高,他究竟憑什麼?

名家舉薦進入德云社

高峰出生于天津市河東區,一個曲藝之鄉,奶奶家跟老相聲家馮寶華是鄰居,耳濡目染之下,高峰打小也特別愛聽相聲。

中學期間就演遍了天津大大小小的茶館,2004年時,他還拜入了相聲名家范振鈺老先生門下學習。

范振玨對高峰格外器重,每次高峰去他家學相聲,臨走時范老先生都會站在一樓陽臺上,目送他出小區,直到看不到人影了才轉身回家。

當時范老先生已經上了年紀,教徒弟時經常感到力不從心。他害怕耽誤徒弟學本事,于是便對高峰說:「你要是看見別的老師,哪個老師好,你想另拜別的老師我就給你說去!」

聽說高峰愛聽金文聲的評書后,范振玨就約了他一起去聽。評書散場后,范老先生就把金文聲約到附近的一家小飯館里請客吃飯。

飯桌上他指著高峰說道:「我歲數大了,把高峰托付給你。有什麼我教不了的,你來教。」就這樣,高峰又成了評書泰斗金文聲的弟子。

當時郭德綱和高峰一樣,也是金文聲的口盟弟子。因為師徒倆人都沒錢,所以一直沒有擺枝正式拜師,但金文聲卻一直都對他寄予厚望。

所以在2005年時,金文聲和范振玨一起,聯名將高峰推薦給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郭德綱。

某次郭德綱去金文聲家看望他,臨走時金老先生一把將他拉住說道:「你先別走,我把高峰叫來。今天不論如何,你們必須見上一面。」

郭德綱當時有耐心等,也是真心感到好奇,這個未曾謀面的小師弟究竟是何等人物,竟然能讓范振鈺和金文聲兩位曲藝界泰斗聯名推薦。

那年高峰還在天津農學院上學,當天他剛好在實驗室做實驗,手機沒有信號,所以金老先生一直打不通電話。

直到晚上快十一點,高峰做完實驗出來,這才接通了電話。得知郭德綱到來的消息后,他匆匆打車前往師父家里。

倆人見到面后簡單聊了幾句,郭德綱便邀請高峰下周六到北京演一場試試。高峰欣然應允,如約前往北京,之后便開始了在德云社的演出生涯。

盲捧西征夢一戰封神

當年如果不是高峰的現掛救場《西征夢》,也許就不會有如今的德云社。

2005年,德云社剛剛開始紅火。郭德綱深知如果德云社想走向全國,就必須重回曲藝之鄉天津,得到當地觀眾的認可,所以他便決定帶隊回天津演出。

當時郭德綱很不受天津曲藝界的待見,許多人都看不慣他。

原本合同里定的時間是10月,但當天有一場京劇演出,把德云社的表演給頂掉了,劇場寧肯違約賠錢也不讓德云社登臺。無奈之下,郭德綱只能將演出時間改到11月。

雖然出了點波折,但郭德綱相信德云社的實力,滿心盤算著漂漂亮亮地演一場,這樣自己也算是衣錦還鄉了。當時他提前一天就和妻子趕到現場,讓其他演員隔天到達。

然而老天爺卻毫不客氣地跟他開了個玩笑。當天凌晨京津兩地忽然被濃霧籠罩,數條出京的高速全都被封,于謙等一眾主力都被困在五環附近。

從被趕出天津文化宮至今,郭德綱為了得到回鄉演出的機會,準備了整整十年。從八一禮堂到中國大戲院,他細心地挑選演出地點。

一場四五萬的昂貴租金,郭德綱想也沒想就拍板定下了。如今票都賣出去了,觀眾們都進場了,然而演員們卻被大霧擋在一百多公里外。

心急如焚的郭德剛找到劇院經理,希望能將原定于晚上7:20的演出延后一個小時,但被后者拒絕了。

看著空蕩蕩的舞臺,郭德剛內心無比絕望。之后他給何云偉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一小時后還不能動身,所有人都打車到火車站,他甚至還做好了自個兒上臺說單口相聲、說評書、唱太平歌詞的打算。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就在這時,到后臺串門的高峰出現了。

那時高峰還沒正式參加德云社,只是聽說師哥回天津演出,他是來看熱鬧的。喜出望外的郭德綱立馬拽住他,讓他換衣裳準備登臺表演。

當時郭德綱已經得到消息,德云社主力已經坐上了火車,但7點多才能到達天津火車站,肯定是趕不上開場了,所以他只能指望高峰救場。

但郭德綱要表演的這段相聲名叫《西征夢》,已經有段時間沒公開表演過了,所以高峰之前從來沒有聽過,一句都不會。兩人沒時間排練,穿上大褂就站到了眾人面前。

幸好高峰足夠老道,憑借著多年積累下來的經驗,他將這場《西征夢》捧得滴水不漏,博得滿堂喝彩。

任誰都看不出,這場扭轉了德云社危機的重要表演,竟然是難度極高的盲捧。

演到一半時,郭德綱瞥見于謙等主力來到了后臺,才總算是放下心來。

當時很多人都等著看德云社的笑話,沒想到郭德綱還是挺了過來。

從此之后,高峰也成了德云社的定海神針。

后來德云社到牡丹江演出時,郭德綱的航班因為天氣原因取消了。當著幾千名現場觀眾的面,如果整場表演的主角無法登場,必將會砸了德云社的招牌。

在這緊要關頭,又是高峰臨危受命,用深厚的功力穩住場面,再次展現了大將之風。所以網上才有人調侃道:謙兒大爺醉酒汾河灣后,郭德綱到哪都要帶上高峰,因為有他在就不會翻車。

德云社鎮宅之寶

當初如果不是鄭敏的一巴掌,就不會有如今的德云一哥岳云鵬。

岳云鵬剛出名時,有一次表演后回家向老婆抱怨:「你說高峰老師沒我火,憑什麼他在我后面表演呢?」

沒想到岳云鵬的老婆聽完當場扇了他一耳光,并大罵道:「你瘋了?你要死?」

岳云鵬整個人都被打懵了,半夜就跑去找郭德綱訴苦。

隨后郭德綱解釋道:

「高峰比你們活兒瓷實,人也老實。觀眾聽他說相聲,聽的是滋味,你們聽的是解渴。你們是涼白開,井拔涼水,喝著真痛快。但人家高老師是葡萄酒,不是每個人都能喝酒的。所以你不能從臺上一時的效果去權衡。」

這番話讓岳云鵬幡然醒悟,也解釋了為何高峰一直不火,郭德綱等老一輩兒的相聲演員卻如此推崇他。

最近幾年,德云社中有不少人都火遍全國,憑商演頻頻賺錢。但高峰卻對此毫無興趣,而是一門心思撲在鉆研學習上。

他的基本功極為扎實,行事做派也頗有古風。人家甚至曾公開表示:如果有商演,就讓欒云平去賺錢,自己留在家教學生。

高峰這種低調內斂的性格,也使得年輕人們經常忽略他的實力。

所以郭德綱才會說:「凡是德云社火了的孩子,頭一個都得先從高老師開刀。先罵完高峰然后再膨脹,這是必經之路」。

其實高峰能成為德云社中的第三號人物,還離不開郭德綱和于謙對他的賞識。

郭德綱曾在某檔綜藝節目中評價道:「在中國相聲界五十歲以下的演員中,如果說按基本功和藝術水平來說,前三名高峰占倆名額。

在另一檔欄目中,郭德綱也稱贊他是「北京德云社離不開的一個人」。

正是這份信任與肯定,郭德綱才將傳道授業的重任,交到了高峰手里,稱贊其為「德云社總教習」。

德云社新招到的學生,都會先讓他教個兩三年。有好的苗子,郭德綱等人再挑出來收徒弟。可以說德云社未來的發展前景,都掌握在高峰手中。

正因如此,盡管高峰不如晚輩們人氣高,但卻是德云社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只要有他在,德云社就能始終堅守本心,成為相聲界的一面旗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