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德亮:「我不恨郭德綱,但我看不慣他欺負老前輩」,郭德綱:敢當面對質嗎?

徐德亮:「我不恨郭德綱,但我看不慣他欺負老前輩。王文林先生在德云社時,一場演出150元,而整場賣票20000元,后臺所有的演員加起來給1000元。這得多摳門啊,我和王先生為什麼離開,吃不飽啊…」

郭德綱后來回應:「我在錢上,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問問他們,敢當面對質嗎?」

退出德云社后,徐德亮過起了閑云野鶴的生活,相聲很少說了。而王文林先生更受相聲界尊重了。

一次活動結束后的合影里,同為文字輩,王文林坐著,而楊議卻在身后站著。

有人質疑,為什麼他能和田立禾并排坐著?田先生是寶字輩,郭德綱得叫師爺。

另外,郭德綱喊楊議為「五叔」,雖然他是沒有拜師,他的輩分問題卻從不含糊。

想起郭德綱以前接受采訪時,聊到王文林,不吝贊美之詞:

自打近來819路公交車取消以后,王文林先生開始了輾轉公交車的生活。他每天為了到德云社說相聲,往返在路上至少要花5個小時,甚至更久。

王先生家住回龍觀,以前都是乘819路直接往返回龍觀和天橋之間,單程大約一個半小時就夠了。可是自從819路取消后,沒了直達車,現在王先生至少需要換兩次車,才能到達德云社。

當天晚上要是有演出,王先生下午5點之前就得從家中出發。為了晚上回家有公交車可坐,他每天晚上9時45分之前必須離開德云社,到家也得夜里12點開外了。

每天跑這麼遠的路,就為來說段相聲,老先生自己想得開,他樂呵呵地說:

「老頭兒我都這麼大歲數了,也不用爭名奪利了,跟年輕人在一起也是個樂兒。掙錢多少無所謂!我也沒什麼愛好,天天在家呆著干什麼呢?」

那段時間,王先生已經琢磨出了好幾條路線,無論哪條都得至少花倆小時。不過老頭兒并不介意,他說:

「干我們這行,本來也習慣晚睡。晚上一兩點鐘到家,早上九十點鐘起床。我這人吃得飽,睡得香,倒也不覺得多累…」

…自從徐德亮帶著王文林退出之后,這些經歷也成了美好的回憶。

如果當初沒有退出,現在還在德云社,郭德綱為他養老,貌似也不錯。

對于圖一,網友質疑:王文林如果沒有德云社的經歷,不知道還能不能成為主流眼中的香餑餑?

畢竟以前沒人待見他,從德云社退出后,主流才開始捧他,目的是什麼,大家有目共睹。所以,王文林最應該感謝的,還得是德云社,到現在,他還得靠德云社活著。

也有網友夸贊:王文林先生是我最佩服的相聲表演藝術票友。他比一般的觀眾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就是臺上聽單口,聽的特別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