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只要不離開,大林小岳隨便選!劉云天:我跟金子走

德云社曾有一位報幕員,長的端莊大方,清麗可人,粉絲們給了她個愛稱叫:小甲魚。

小甲魚離開了德云社后,曾因郭德綱和曹金反目表達了對郭德綱的不滿,后來被一個人攔下,「你少說幾句吧!」

小甲魚為何要摻和郭德綱曹金的事?

因為曹金是她丈夫的搭檔,是跟著曹金一同離開德云社的,郭德綱的評書門徒弟劉云天。

劉云天九歲學藝孟凡貴先生,后來拜師郭德綱。

在相聲圈,有不能「倒門」的說法,所以當時孟凡貴先生就對劉云天說,這是好事,你可以拜他評書門啊。

據自稱孟凡貴關門弟子的「輝子哥」講述,對于劉云天拜師郭德綱,孟凡貴先生曾說,咱得感謝郭德綱,是人家給了咱孩子一口飯吃。

輝子哥的這個說法可信度很高,因為當時相聲已經極為沒落,商演幾乎不存在,主流界除了已經功成名就的大腕還有點機會上電視之外,像劉云天這樣的相聲人,想靠相聲生存幾乎是不可能的。

由此可見,劉云天能拜師郭德綱,其中孟凡貴先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說到孟凡貴,就不得不提江湖上傳的煞有其事的「張文順葬禮孟凡貴要打人」的說法。即便是現在,網上關于這一說法仍然比比皆是。

而此說法其實已被郭德綱辟謠,大意是孟先生來祭拜張文順先生,臨走時囑咐郭德綱幾句,結果好些人看圖說話,就成了這個樣子。

老青年喜歡相聲,也喜歡把自己對相聲的淺薄認知聊一聊,但無論怎麼寫,我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一件事講的相對客觀一些。

比如說說孟凡貴要打郭德綱這事,當事人已經澄清,但有些人還在胡寫亂寫,我認為這樣做,既是對他人的不尊重,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是一個點就可以代表所有,比如說孟凡貴支持劉云天拜師郭德綱,并表達感謝,張文順的葬禮上孟凡貴也并未對郭德綱惡語相向,但也并不能代表他和郭德綱的關系如何親密。

說白了就是孟和郭之間有相通之處,也有彼此不合套的地方。不過在這一方面,只有孟凡貴說過郭德綱,而卻從未聽過郭德綱說過孟先生什麼。

再說劉云天,當年與曹金出走德云,應當是受了曹金極大的影響,畢竟他們是搭檔,而且都是年輕人,溝通起來比較容易。

每個人都會為自己的前途著想,當時的德云社搖搖欲墜,曹金又是一身本事,作為搭檔的劉云天認為,如果不跟著曹金離開,再跟別人搭,再磨合,當然還需要漫長的一段時間,要熬出頭恐是遙遙無期。

再說郭德綱這邊,德云四少對他來說自然無比重要,所以對劉云天要離開,他給出了郭麒麟和岳云鵬隨便選,「保證你的收入至少翻倍」這樣的條件,怎奈他去意已決,任憑郭德綱再三挽留,仍就沒有能夠留下劉云天。

離開了德云社的劉云天跟著曹金創辦了聽云軒,可是由于受曹金的名聲等各方面影響,這個場子沒有多久就難以繼續下去了。曹金開始接其他業務,而沒有了他的聽云軒,觀眾便更少了。又一張照片,是聽云軒最蕭條的時候,劉云天一個人坐在舞臺邊上,滿臉的迷茫。

聽云軒落寞以后,曹金開始了單打獨斗,上綜藝,拍電視劇,總的說來混的還好。而劉云天由于性格的原因,再加上他的身上本來也不具備曹金的熱度,所以基本上等于涼涼了。

2020年,曹金曾和劉云天登上某衛視春晚。

這次演出,劉云天的臺詞不足20字,所以被觀眾調侃,他是在臺上聽相聲嗎?

自此,劉云天徹底在舞臺上消失了。

而那個時候,劉云天的生活來源,是開了一家花店賣花。

從德云四少中的一員,到離開德云社,到聽云軒,再到搭檔單飛,如果說劉云天打臭了一把牌也不為過。但是人這一輩子,都會經歷數次選擇,而人非圣賢,自然也做不到每一次的選擇都不會失誤。

小甲魚曾發聲不滿郭德綱,被劉云天及時攔下。而據圈內人說,從始至今劉云天從沒有說過一句德云社或郭德綱的不是,這也相對證明了他的人品還是不錯的,而反過來看,也可能正是因為這種性格,才導致了劉云天走到如今的這一步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