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鶴祥與郭麒麟:成全對方,證明自己

前兩天看了德云社閻鶴祥,接受某「小鳥文化直播間」的直播采訪,有了一些感慨。

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直播中,閻鶴祥談了很多,包括他加入德云社的經歷,心路歷程,騎行,說書,跟郭麒麟合作,演話劇,上綜藝等等,一番平實的采訪與被采訪,讓不熟悉閻鶴祥的人,更多的了解了他。

其實鵬哥我一直都在關注閻鶴祥,原因首先在于喜歡郭德綱,進而希望了解他身邊的人,他的徒弟們,跟他的兒子郭麒麟。

在閻鶴祥身上的標簽,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德云社太子妃」,因為是郭德綱兒子郭麒麟的搭檔,閻鶴祥身上,背負了很多的期待,同時又由于郭麒麟的「不務正業」,去上綜藝,演電視劇,拍電影,讓很多人對于閻鶴祥的境遇,感到好奇。

相聲是兩個人的表演藝術,閻鶴祥作為郭麒麟的捧哏,也是相當不易。

而這份不易,不僅僅在于閻鶴祥跟郭麒麟的年齡差距15歲,也不僅僅在于閻鶴祥背負著師父郭德綱輔佐他兒子的期望,也不僅僅在德云社其他人對閻鶴祥榜上德云社少東家的羨慕嫉妒恨,更在于,閻鶴祥如何「獨處」。

現在看來,郭德綱看人的眼光很毒辣,選北京孩子閻鶴祥給郭麒麟做搭檔,也是深思熟慮。閻鶴祥這個人很誠懇,真實,把郭麒麟交給他,老郭放心。

另外,郭麒麟去演戲拍電影上綜藝,受到「冷落」的閻鶴祥,也沒有等靠要,而是去說書。

話說,相比相聲舞臺上的捧哏身份,鵬哥我更欣賞閻鶴祥在說書方面的表現。

根據閻鶴祥所說,去說書,是他對外的一種證明,證明他離開了郭麒麟,一樣能夠有價值。

不得不說,郭麒麟短暫地離開,也成全了閻鶴祥的瀟灑自在。

事實證明,說書舞臺上,閻鶴祥更加地揮灑自如,更加的快樂。個人感覺,給郭麒麟做捧哏的閻鶴祥,限于身份定位,還是有一定束縛的。

閻鶴祥有兩部書,需要填坑,一部《劉漢臣之死》,一部《我師與我社》,但是閻鶴祥透露出的消息,卻讓人亦喜亦憂。

喜的是,《劉漢臣之死》要改編成劇本殺的模式,讓更多的年輕人去欣賞;而《我師與我社》,估計要下線了,閻鶴祥不想讓「有心人」過分解讀德云社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因此,《我師與我社》,要無疾而終了。

很遺憾,《我師與我社》滿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這就好比,大家在德云社后臺,掀開布簾子偷看上那麼一眼,雖然是驚鴻一瞥,但也是精彩絕倫。

女主持人采訪閻鶴祥的過程中,壯壯一直在喝水,口渴是一方面,另外的方面是掩飾尷尬。

雖然女主持人做了功課,但是很顯然,她對壯壯的功課做得不夠,有很多的問題,流于膚淺。

而認真的閻鶴祥,回答起來,卻是字斟句酌,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外一方面,也是出于德云社演員的職業習慣。

師父郭德綱回答問題,是HOLD住全場,天馬行空,怎麼回答,看他的心情。

徒弟閻鶴祥回答問題,是平靜溫和,盡量用通俗的語言表達,來答疑。

限于疫情,閻鶴祥不能像以前那樣歐亞騎行,這也是很多人的遺憾,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是話劇《福壽全》,閻鶴祥好像說是五月份在杭州演出?具體時間忘了。

另外,閻鶴祥回答關于自己在《吐槽大會》上的表現,也顯得很謙虛,臺詞是他跟編劇們一起商討,笑果編劇們寫的,所有人一起努力,他才能夠有出色的舞臺一面。

整個采訪,閻鶴祥是坦誠,低調,嚴謹,甚至是謹慎的。

女主持人,功課做得不足,但是明顯對閻鶴祥挺欣賞的,雙目含春,用心傾聽的模樣。

鵬哥最后亂點個鴛鴦譜,如果相互對眼兒,這二位在一起得了,哈哈哈哈哈……

PS:壯壯你的形體管理要注意了,全場的手,無處安放,觀眾們都看不下去了……

忘了閻鶴祥引述的一句金句:人生最值錢的是成全自己。

現在來看,閻鶴祥跟郭麒麟,相互成全了對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