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德云社的扒馬褂,張鶴倫孔云龍的天花板,尚九熙孟鶴堂的較差

扒馬褂也可以被稱之為圓謊。是一個比較傳統的段子內容。可謂是流傳了很多年。其實段子本身其實是一個古代闊少爺,和仆人還有就是眾人的一個古代笑話。很多的老藝術家也都表演過而且不但德云社用它來捧新人。其實很多的人都受到過扒馬褂這檔節目的恩惠。其中李金斗和馬季等人也是一樣。

而眾多的扒馬褂中也是各有各的特點。今天老魏給您盤點一下德云社的扒馬褂。首先表達一下自己的觀點。扒馬褂并沒有標準的排名。各版入各眼,另外也不用和我抬杠說德云社的不行。哪個老藝術家的才是真正的好。老藝術家的原版視頻我也沒有看過,音頻聽著也是不清晰。你為了彰顯你藝術水平之高超,你可以隨便抬杠。但是請換個地方。另外說的標準是老兩口+1的演出方式。這類的也算是最有看點的。從遠到近我們現在開始。

郭德綱于謙李菁版本,郭老師穿馬褂。這一版本可以說是最為歡樂的一版扒馬褂了。而且比較有意思的就是三個人的師傅侯耀文,石富寬和師勝杰三位先生也是按照這個站位表演過扒馬褂。這版內容整體演出內容頗為歡樂。有德云社早期演出的風格,就是畫質模糊,內容給力。里面甚至還神預言了「我爸是李剛」這句話的內容。

而這版扒馬褂唯一的缺陷在老魏看來是當時的謙大爺的捧哏風格,還有著一點點的搶詞。并沒有現在的自然。而主要的看點就是郭老師最后披個麻袋就上來了。

看到這里老魏不得不感嘆一句,誰說小黑胖子郭老師黑的。如果這麼看看白著呢。

郭德綱于謙高峰版本,依舊還是郭老師穿馬褂。這版扒馬褂算是比較中規中矩的一版本。而且看得出來的就是郭老師確實極其的賣力氣。謙大爺負責捧哏。總尿鞋高峰負責膩縫,配合得相當精彩。節奏自然不拖沓但是效果依舊火爆。這一版本其實可以當做是德云社學員的標準來進行學習參考了。現場熱鬧但是表演得不鬧騰一字一句聽著給人的感覺都是特別的清晰舒服。

岳云鵬+老兩口的版本。這一版本也是比較早期的一版了。而新的一年中在德云社誰和老兩口演出扒馬褂就是要捧誰,就是在這一版演出以后才有的這個結論。其實這版內容整體來說并不能算是太為出彩。因為可以實話實說那個時期的岳云鵬的水平確實有一點接不住老兩口。但是這場扒馬褂好在哪里。就是趕上了特殊的時期。岳云鵬刻畫的膨脹徒弟,也是表演得惟妙惟肖,其實現階段岳云鵬不需要。如果他能再和老兩口演一次扒馬褂,那麼可能將會是最強的一版。

很多人說小岳岳不怎麼會說相聲。其實這里老魏就只能說是你不怎麼會聽相聲了。拿去年的三人行舉例子一個混沌的梗其實就能看出來,小岳岳在大舞台上面的控場能力和三番四斗。現階段的小岳岳確實在相聲上面已經和德云社的師兄弟拉開了距離,他已經不是在淡淡的表演了。而是間接性的表達。

郭麒麟+老兩口一家三口的版本。這一版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或者不了解。因為這一版是在小劇場進行演出的。而且當年的攝像條件和收音條件也是極其的簡陋。整體來說這一版的扒馬褂,并沒有什麼太大的亮點。因為那個時期的大林子確實相聲說的是極其的一般。給人的感覺就是有點放不開。而郭麒麟相聲水平的進化史可以說在老魏看來就是瘦身成功以后的狀態。而這一版中唯一的亮點可能就是沒有提到謙大娘。而是用「郭小寶」于思洋進行中間借馬褂的串場。

張鶴倫+老兩口這一版扒馬褂被很多人和孔老愣的版本稱之為天花板級別的一版,而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評價。張鶴倫是把自己的特色完美地融合進了這場表演中,整場演出就是一個字浪。但是浪得不招人討厭。撒潑方式的表演風格展現了自己的特色。歡快的節奏是一波賽一波。在整體德云社的扒馬褂中這一版可謂是可以排在前面的了。而這版扒馬褂的演出就像是飯店的廚師用了隨處可見的食物,做出了一道頂級的菜品一樣。

燒餅+老兩口版本,燒餅作為現階段德云社的唯一一個兒徒,也是上演了三版的扒馬褂。這三版中其實可以說是各有特色。很多人喜歡的可能是最近最新的一版就是我要當師娘這一版。但是老魏個人最喜歡的版本是燒餅借著指桑罵槐地耍混那個勁頭把一眾出走的「叛徒」挨個羞臊了一遍的這一版。看似燒餅在舞台上各種撒潑耍混。但是郭老師卻美在了心里面。

但是雖然說上演了三個版本的扒馬褂。但是燒餅的嗓音問題可能是他事業發展的最大弊病了。其實燒餅的相聲基本功是極好的,通過各類的劇場演出可以看出來。但是嗓音+有的時候太過于認真的性格勸退了不少人對他的關注。

曾經的德云社大師哥閆云達相聲風格以臟口為主,他和老兩口的這版扒馬褂也是延續了他的這個風格。整體表演如果您喜歡他的表演風格的話有一些看點。但是如果您不喜歡他的表演風格就可以說這一版其實很差勁。而老魏則是第二類人。并不太喜歡這類的表演風格。而閆云達生活中的性格和舞台上的表演風格其實差距挺大的。他是想靠著臟口的表演方式迅速地火起來。但是有了名氣以后卻脫不掉這層風格了。也算是比較無奈。

閻鶴祥和老兩口的新扒馬褂,這一版扒馬褂可以說是少有的老兩口和捧哏演員一起上演的扒馬褂了。不得不說的就是可能只有太子妃閻鶴祥才有這個待遇了。但是這版扒馬褂,在老魏個人看來其實比較一般。為什麼一般就是因為閻鶴祥并沒有發揮出自己的相聲水平。整體演出中被老兩口的節奏壓得太死了。雖然演出里面也是各類包袱狂甩,但是依舊阻止不了這一版的平庸。

尚九熙+老兩口版,這一版可以說是所有扒馬褂里面最差的了。首先就是尚九熙個人的水平在小劇場演出還可以。但是和老兩口搭檔以后被壓得死死的。其次就是整場演出肉眼可見的緊張。但是最為致命的就是他說的內容讓老兩口翻不出來笑點。所以整場演出看到頗為尷尬。而這一版也是說明了一點。就是當機會落到了你的頭上,你能不能真正地把握住。

高峰+老兩口版,以前三個人演出都是郭老師穿大褂,這一次總尿鞋高峰穿上了大褂,這是開始捧高峰了嗎。開個玩笑別當真。高峰真的不需要扒馬褂來捧了。而這一版扒馬褂也是最穩的一般。雖然你感覺不到什麼包袱,但是卻極其的耐聽,三個相聲老油子在一起表演的確實碾壓很多小一輩的演出效果。

孔老愣+老兩口版這一版給人的感覺就是完全的耳目一新,是難得一見的「反扒馬褂」,孔云龍老愣方式的病狂的刨活方式把謙大爺都給說蒙圈了。也是在舞台上說出了「頭一次感覺捧哏這麼難!」

而這一版和尚九熙那一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雖然也是加入了很多新內容。老兩口有的也沒翻出來,但是在孔云龍的表達下卻比翻出來的包袱還要好笑。而里面德云社第一人敢死隊隊長的趣事,也能夠戳進德云社老粉絲的心里面。就算是新粉絲也能通過這類的滑稽事件會心一笑。如果說張鶴倫那一版是把扒馬褂的門檻抬高了,那麼老愣的這一版是直接把門給鎖死了。后面的師兄弟只能費盡心思地在門縫里面尋找新的亮點了。

孟鶴堂+老兩口版,這一版怎麼說呢。初看時期有笑點。但還是耐不住回味。整場演出最亮的可能就是那一句德剛啊,每一次都期待著包袱能翻出來新的新意。但是卻沒有翻出來。剛看的時候老魏覺得孟鶴堂的扒馬褂有新意,但是在又看了一遍只有就發現整體的演出似乎多了一些焦躁,而這也是為什麼說耐不住回味的點了。按照孟鶴堂以往的水平來看,這一版確實達不到他平常的標準。不知道真的是不是綜藝節目參加多了,將絮絮叨叨的綜藝風格帶進了相聲里面,說得有點跑偏了。

而除了上面這些還有幾個版本特殊的。就是郭老師欒云平高峰那一版,這一版看似荒誕尷尬。到了最后甚至是欒云平在那里自說自話。但卻是在扒馬褂里面找出了新的新意。郭老師和總尿鞋坐這看欒云平那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眼神,不得不說的就是在孔老愣這版以后找出來的新的風格。

還有一版就是郭老師帶著張九齡王九龍這一版。這一版只能說兩個人真的還需要成長啊。特別是王九龍。牙很白,個子很高也很帥,但是讓他來代替謙大爺那個位置。被秒的真的不冤枉。

再給大家插一版老魏認為比較經典的扒馬褂。但是不是老兩口+1的模式。而是郭老師帶著何云偉和曹云金這兩個曾經的寵徒和愛徒的一版,這一版扒馬褂也是很早的一版了。

而且張鶴倫那一版的扒馬褂的整體框架可以說就是在這一版的基礎下進行調整修訂的。拋開兩個人的人品不談。在這個時期確實是德云社的兩個頂梁柱。表演內容比較扎實。通俗易懂。節奏不亂。三番四斗也都有了。笑點也是比較密集的。也是延續了那個時期德云社的整體風格。但是可惜的是兩個人的離開。而到了現階段可以說兩個人都沒有了固定的舞台來進行演出。一個天天研究帶貨,一個研究拍戲。

在長時間沒有演出的情況下。現階段可以說兩個人的水平是不可能達到以前了。好了今天就給大家說到這。大家還知道那些頗為精彩的扒馬褂嗎?歡迎留言和老魏說一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