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頭會館公演第三場:郭德綱讓人出戲 于謙爐火純青 張九齡台詞拉跨

8月5日晚上,德云社演員領銜主演的話劇《窩頭會館》在北京保利劇院繼續上演。

算下來,這已經是第三場公演了。

諸位的表現究竟如何呢?

劇照

《窩頭會館》作為著名編劇劉恒先生的嘔心瀝血之作,當年何冰宋丹丹主演的那一版,給觀眾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公演之后,大家幾乎都是交口稱贊。

也因此,鑄就了一部經典之作。

何冰版本

這次龍馬社版,由張國立導演、德云社眾師徒加盟,再度被搬上舞台。

從官宣之初就備受關注。

對于劉恒老師的編劇能力,馬未都先生曾經給與了很高的評價。

馬未都評價

8月3日,北京首演的圓滿亮相。

也的確不負等待,觀眾好評如潮。

這一版的「窩頭」,各方面都能讓人品咂出新滋味兒。

整體呈現效果還是很棒的,雖然有時他們的台詞還是太「相聲演員」了。

總有種維持在一個高腔調一口氣說下去的感覺,但情緒到位了。

整體上是瑕不掩瑜。

劇照

一部戲,呈現出來,有褒就有貶。

就有觀眾給出這樣的評價:

郭德綱氣場強大,讓人出戲;于謙影帝級表演,爐火純青;

其他演員圓滿完成角色人物,不驚不喜;

張九齡飾演的苑江淼這個角色,真撐不起來,台詞太拉跨了。

九齡老郭

朋友去現場看了,他的評價比較中肯:

我看劇不大容易受傷,一個原因是我事先會做點預期,往往并不太高,雷霆雨露皆是因緣,感受到什麼碰運氣。

當年看人藝版《窩頭會館》便因此收獲了驚喜和震撼。

十三年過去,很多印象都模糊了,留下的一是對劇本的震撼。

劇情簡介

這樣精細入微的描摹、立體飽滿的人物、以小見大的敘事,堪比老舍先生,實不多見了。

二是對演員的驚喜。

何冰的好是合情合理的,宋丹丹的好是天賦異稟降維打擊的,濮存昕完全融于角色背后、看不出本人的表演才是驚喜。

何冰版

今年德云社版《窩頭會館》上演,我盤算著一來到底是部大戲,二來近距離看德云社現在也沒那麼容易。

這兩好合一好,對表演的預期倒沒那麼高,結果看下來,又一次驚喜:

「還可以」。

網友評價

整場演出有板有眼的順下來了。

人物塑造、故事推進、節奏把握都像模像樣,至少說得上中規中矩。

沒有擰巴不順的地方,也沒有明顯不對的地方和短板,最難得的是口條利索,幾乎沒有一次打磕巴、吃螺絲,不愧是語言類藝術表演者!

就這幾條,已經高于很多專業劇團、特別是團中青年演員的平均水平了。

德云版

這劇有個特點,因為主要角色是舊社會北平南城的底層窮人。

台詞有很多北京土話,甚至一些腥臊話、臟臭話,對現在的演員來說,不好拿捏,不是誰都能說出來、說對味兒的。

而相聲原本就是撂地出身的玩意兒(非貶義),相聲演員來使這套話,有種奇妙的融合感。

老郭于謙

郭德綱雖然讓人稍微有點出戲,但他把種融合的分寸拿捏的尤為妥帖。

這是一種超越了使活兒、技術層面的通透,像是一個受過苦的人,終于找到機會把那些苦都榨成汁,噴薄出來。

老郭身上的耍貧嘴、俏皮話也化作角色面對生活的苦中作樂、自我解嘲。

老郭

也許我對郭德綱有點濾鏡,也許是對苑大頭這個角色的濾鏡,讓我看不得他受苦,受兒子的委屈、受窮租戶的欺負、受踩在他們頭上的人的盤剝。

這使得我在別人哈哈大笑的時候,小聲嗚嗚哭。

很多人夸贊于謙的古爺演得好,墊話的火候把握得爐火純青。

但是,這話我只同意一半。

于謙

于謙老師墊話的技巧和火候我是信服的,但他的體態和語言節奏決定了他不像一位73歲的前清舉人,而更像是郭德綱的相聲搭子。

這在最后的大[高·潮]來臨前揭秘「買院子的錢打哪兒來的」這段最明顯,話趕話的,古爺、苑大頭、苑大頭兒子三人的節奏都有點趕。

一瞬間讓我覺得這不是話劇舞台,而是相聲現場,這也是全劇唯一一次讓我想起台上是一群相聲演員的時刻。

大多數時候,他們都隱沒于人物背后,很稱職地完成自己的角色。

好評

倒是台下不少觀眾確實是相聲觀眾。

并不是指摘,如果我是德云社粉絲我肯定也想看看他們演話劇啥樣。

但帶著聽相聲的習慣和預期進劇場,難免對台詞上的各種包袱敏感、對撿樂敏感,對生活中的徒弟在劇中訓斥師父的角色起哄爆笑。

對喜歡的演員上場大聲鼓掌歡迎,而辜負了演員們辛苦營造的舞台氣氛和人間悲劇。

吐槽

給兩位主要女性角色的扮演者提點意見。

于明加太美了,也太年輕了。

雖然是外形上的問題,但讓她因為命運苦難搓磨得融合在一起的潑和善,沒那麼令人信服,有點演的痕跡。

而大格格少了幾分驕矜,過于跋扈,也很難讓人理解和同情她。

猶記當年宋丹丹的田翠蘭和徐帆的大格格針鋒相對,阿彌陀佛vs哈利路亞,那可真是太精彩了!

于明加

本劇舞美方面在結構上基本復刻了人藝版,對房頂和風墻做了戲劇化的扭曲處理,有種黑暗童話既視感。

開在瓦片間的窗戶和斜插在屋頂的「窩頭會館」牌匾,也很有荒誕感。

劇照

總之,龍馬社+德云社版的話劇《窩頭會館》,雖然出現了郭德綱讓人出戲,張九齡台詞拉跨等問題。

但是,用相聲演員的嘴皮子演繹胡同里的京腔京韻,還是非常成功的。

這部戲也因為種種原因被推遲好幾次,終于開花結果,我們應該珍惜,唯一的遺憾是演的場次太少了。

支持話劇藝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