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一哥」郭麒麟的辛酸成名史,以及他背后的3個貴人

1995年,郭德綱第三次進京。進京,不是像古代的學子那樣「趕考」來了,而是謀生。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前兩次進京,都以失敗告終,主流不待見,相聲不好安身立命,狼狽回到老家天津,這一次,他決定卷土重來,扎扎實實打一片屬于自己的「天下」。可是,天下之大,何處才是他的容身之地?

即使卑躬屈膝,依然難以求得一席之地。這一年,郭德綱已經23歲了。郭德綱倍感亞歷山大,最重要的是,才隔一年,他的兒子郭麒麟出生了。家中又添一張吃飯的嘴,老郭感覺身上的擔子又重了幾分。

還沒等到混出名堂,妻子胡中惠或許早已過膩了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一撒手,遠走他鄉,孩子就「丟」給了爺爺奶奶。沒轍,中年男人,一邊要賺錢養家,一邊要忙事業,哪里顧得了?只好忍痛將孩子托付給父母,獨自在北京打拼,一年到頭,像大部分打工人一樣,回家的次數,掰著手指也能數得過來。郭麒麟就成了「放養的孩子」,好在爺爺奶奶都是文化人,一個是警察,一個是老師,從小就對郭麒麟很嚴格,沒讓孩子受委屈。吃喝也準備得很熨帖,所以從小郭麒麟就是個小胖墩。

在北京,郭德綱的日子也過得凄涼,租住在一個八九平米的小房子里,跟著唱戲,賺的錢也少得可憐,常常連房租都交不起,房東來催租,只能關上燈,假裝沒在家,大氣不敢喘。有一次出去參加演出,回來太晚了,沒錢打車,愣是從南四環大橋一路走回家,辛酸不打一處來,郭德綱扶著欄桿嚎啕大哭。那也是郭德綱第一次哭,那時候,就開始暗下決心,以后一定要混出名堂,除了自個兒,沒人能作踐自己。

幸運的是,他遇到了張文順老先生,他一生的貴人。在張文順的幫助下,成立了北京相聲大會,也是德云社的前身。

又在機緣巧合,認識了于謙。當時于謙有正式編制,在北京曲藝團工作,有一次趕巧遇到曲藝團里缺演員,就把郭德綱「借」了過去,搭檔說相聲,沒想到效果奇好,一來二去,就「磨」成了好朋友,也成了「黃金搭檔」。

成立德云社之后,日子并沒想象中那麼舒坦,收了徒弟,當時曹云金也拜師進入了德云社,一大幫子人等著吃飯,為了增加德云社的收入,郭德綱還接受邀請,上了某衛視的一檔真人秀節目,被人當猴子一樣參觀,在一個像鳥籠的「盒子」里打毛衣,吃泡面。一度想要放棄,可是,最后想一想,這麼艱難的日子都熬過來了,沒什麼過不去的坎,堅持下來了。

或許也是在那一刻,親眼見過父親的落魄之后,郭麒麟也慢慢發現,苦日子都是熬過來的,沒什麼捷徑。對父親,郭麒麟滿心地崇拜,一心想著未來要超越老爸,青出于藍。

6歲時,當郭麒麟對爸爸郭德綱說自己未來想學相聲時,郭德綱愣在當場,一方面是震驚,另一方面是心疼。他自然不希望兒子像自己一樣受苦受累受窮。

這時候,郭德綱也有了新的婚姻,和王慧走到了一起。郭麒麟有了新媽媽。

后來,在王慧的操持和幫助下,郭德綱的德云社漸漸有了起色,身邊也有了些錢,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兒子能夠考上大學,然后出國留學,沒想到臨近中考,郭麒麟突然決定不上學了,要改學相聲了。郭德綱遲疑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尊重兒子的想法,答應了郭麒麟的要求。

不讀書就能回家繼承老爹十幾億資產?這大概是很多人對郭麒麟最初的想法,然而,事實上卻非如此。

正式進入德云社之后,郭麒麟并未比其他幾位師兄弟得到更多的「優待」,身份上是「德云社太子爺」,郭德綱卻對他格外嚴厲,同一段唱詞,郭德綱會給其他徒弟3天的背誦時間,給郭麒麟的只有2天,甚至更少。

背不出來?那就沒飯吃。眼睜睜看著爸爸在面前大快朵頤,自己只能吃白菜,小胖墩一下子瘦了二十多斤。

德云社有規矩,直系親屬不能收為徒弟,郭麒麟就正式成為了于謙的徒弟。也只有在和于謙在一起的時候,郭麒麟才真正感到輕松,于謙在北京也是「土財主」,抽煙喝酒燙頭三大愛好之外,就喜歡倒騰動物,養馬養鳥,家里跟動物園似的。

嚴師出高徒,嚴父出孝子。對于前者,郭麒麟感受不深,但后者,郭麒麟深有體會。出道的第二年,岳云鵬搞相聲專場,請郭麒麟捧場子,當助演。郭麒麟和閻鶴祥上去了,一場相聲說下來,觀眾沒笑,冷場了。倒是小岳岳身經百戰,全場爆笑,回來之后,免不了又是一頓臭罵,從晚上一直罵到凌晨。第二天連忙發文向觀眾道歉。

郭德綱也不手軟,發文雷厲風行,再次批評教育郭麒麟:觀眾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什麼叫考慮不周?天下說相聲的都能胡說,唯獨你不能,第一你是我兒子,第二你是德云社的。糊涂至極,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棍棒底下出孝子,慢慢地,郭麒麟也學乖了,明白了老爺子的良苦用心。加上有王慧在后面的諄諄教導,郭麒麟慢慢懂得了為人處世之道。有一次,有人給郭麒麟送巧克力,他馬上向繼母王慧「炫耀」:媽,你看,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我太可愛了。王慧卻說:「不是因為你可愛,是因為你爸爸可愛,人家不會因為你給你巧克力,憑什麼給你巧克力?是因為你爸爸是郭德綱。」

那一刻,他也漸漸明白,離開郭德綱,他什麼都不是,要想出頭,必須有扎實的本事。

2012年,16歲的郭麒麟終于開了自己的第一個相聲專場,打破了世界紀錄,成為全世界最年輕的專場相聲演員,可是,票價只有父親的一半,是打了五折的。媒體問他:會不會太低了?他坦然說:這才到哪里啊,我跟父親沒法比。

郭德綱也慢慢看到了兒子的轉變,開始力捧郭麒麟。在《歡樂喜劇人》第二季里,讓郭麒麟和小岳岳一起上場,代表德云社參賽。當時群星薈萃,有趙本山的徒弟小沈陽,還有賈玲白凱南等等,最后,德云社成了最大的贏家。岳云鵬捧回了冠軍,郭麒麟也成功出圈,成為新生代「偶像」。

那時候,不少女明星紛紛調侃,嫁人,就要嫁郭麒麟。連最近因為《你好,李煥英》爆火的張小斐也在節目中調侃郭麒麟。

可是,有父親捧,有同行抬,最終能不能紅,打鐵還得自身硬。

對于相聲的未來,郭麒麟非常擔憂,因為在他看來,目前的相聲看似紅火,實際上是虛假繁榮。因為現在德云社沒有競爭對手。

這時候,他已經在想著走出自己的舒適區,去拍戲。

拍戲這方面,這些年來,德云社也在探索,可是,老爺子郭德綱拍的戲屢次受挫,票房不佳。導演的《祖宗十九代》更是虧得一塌糊涂。

聽到兒子要拍戲,郭德綱最初也是持懷疑態度,令他想不到的是,自己拍戲不行,兒子郭麒麟居然如魚得水。

2019年,《慶余年》熱播,張若昀爆火,而跟著受益的,還有郭麒麟。地主家的傻兒子范思轍一出場就引來了不少掌聲。在劇中的討論熱度絲毫不輸主角張若昀。

拍戲火了,郭麒麟也搬出去住了,對賺來的每一分錢,他花得心安理得。

老父親郭德綱也格外欣慰,嘴上沒明著夸郭麒麟,心里怪樂呵,張口就是:郭麒麟沒有一個資源是我給他找的。

換句話說,就是郭麒麟能有今天,全靠他的努力。

郭麒麟也沒讓父親失望,今年,再度獲得頂級資源,出演《贅婿》,開播之后,許多觀眾都奔著郭麒麟和宋軼而去,因為這對CP太好嗑了。由現代穿越到古代,搖身一變,成為生意小能手,周圍美女環繞,享盡人間艷福。

在片中,獻出自己的初吻,也是緊張得紅了耳根子,終于體會到老爸郭德綱所說的「幸福」。

細數生命中的貴人,郭麒麟不會忘記父親郭德綱,是他的嚴厲,讓自己學有所長,踏實做人,也不會忘記師傅于謙,他的謙和豁達,然郭麒麟在逆境中坦然處之,最后,當然也不會忘記繼母王慧,是她讓郭麒麟明白了,社會也是大學,為人處世,都在舉手投足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