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突然爆火,小劇場瞬間人滿為患,郭德綱大手一揮:讓觀眾坐在舞臺上聽相聲

有一次,黃牛燒了德云社門票,并且把票價從20元炒到了10000元,郭德綱說收拾黃牛,對方說:「有本事你就來,怕你?」

郭德綱9歲就開始學習相聲的,他在學習過程中,學會一個很重要的道理,就是戲大于天。

90年代初,相聲開始沒落。有一次郭德綱在電視臺錄制節目,休息間隙,郭德綱突然被一個攝影師拉到一旁,說要跟他說個事。

當郭德綱問對方的來意時,攝影師說:「相聲馬上要死了,你承認不?」郭德綱馬上搖搖頭說:「我不承認啊!」攝影師又表態要郭德綱證明給他看,郭德綱只能回答道:「我證明不了給你看。但凡有能力還來做綜藝節目啊?」

雖然這樣說,但是郭德綱始終堅信相聲還是會有觀眾聽的。為此他在1995年再次闖蕩北京說相聲,他中間也吃過很多苦。

終于到了1998年,郭德綱拉著張文順和李菁一起成立了北京相聲大會,他們一起在北京的廣德樓說相聲。但是情況并沒有改善多少。有時候一天也就能賣十幾張票。

有一次下午場結束了,郭德綱把賣的錢攏到一塊,拿出一部分就去飯館買便當去了。等他買回來便當后他開始安排所有人去吃飯,吃完飯郭德綱又拉著一眾相聲演員去門口拉人。他們一起拿著竹板站在門口,呱唧,呱唧,在風雪中在那吆喝,但是經常拉不來觀眾。

偶爾來了一兩個觀眾,郭德綱趕緊沖回后臺,把棉襖就這麼一脫,套上大褂就沖到臺上給觀眾說相聲。不過就是在這麼艱難的時刻,郭德綱也堅持不送票或者出售打折票。

他說:「要那些虛假繁榮沒有用,免費的人是能坐滿,但他們不珍惜你的演出,但花錢買的,少聽一分鐘他都覺得虧得慌。」

2004年10月,德云社經過電臺主持人大鵬的推薦突然爆火。郭德綱眼看著小劇場觀眾在門口排起了長龍,他很高興。不過人多了,也帶來了不少問題。

有一次,本來能裝下300多人的小劇場來了700多個觀眾,小劇場瞬間人滿為患。郭德綱馬上表態說:「既然大家都來了,肯定都讓你們聽上相聲。」說完這話,他馬上安排工作人員去外面飯店,茶館借椅子。

但就是這樣還是有一部分觀眾沒位置坐,這時候郭德綱干脆大手一揮,讓這些觀眾上舞臺,坐在舞臺上聽相聲。知道這事的相聲大師李立山激動地說:「相聲已經好多年沒出現這種盛況了,觀眾坐在舞臺上聽相聲,這是相聲界的一大盛況啊!」

雖然德云社火了,但是郭德綱在表演時,絲毫不劃水,依然堅持認真表演,因為他一直堅持戲大于天。他對岳云鵬,楊九郎等一眾徒弟的教育也是如此。

2013年,德云社在德國的巡回演出馬上要結束了。郭德綱突然聽到岳云鵬哭著喊著要回家。郭德綱馬上上前問怎麼回事,岳云鵬哭著說:「我接到我媳婦的電話,說我爸走了,我現在必須馬上回去。」

郭德綱沉思了一會說:「你現在回去也可以,但是你對不起那些買票來的觀眾。咱們相聲行業有句話叫戲大于天,咱們要對得起那些買票進來的觀眾。這樣吧,你明天把節目演完,我陪你一起回老家處理后事。」

最后岳云鵬聽了郭德綱的話,堅持第二天好好表演完節目。之后郭德綱帶著他一起飛回老家處理后事。

郭德綱一直在踐行戲大于天這個理。從2004年德云社爆火以后,郭德綱一改往日不賣打折票的傳統,特意出售一批打折票以回饋觀眾。誰知道這些打折票全被黃牛搶走了。

不僅如此這些黃牛還把100多元的普通票炒到了500到600元,甚至更貴。為了對付黃牛,郭德綱也是出臺了多項措施,但是都沒啥用。

有一天,郭德綱還看到了德云社門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些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對著前來的觀眾收500塊錢的站位票。這些保安聲稱只有拿到站位票才有資格買德云社的門票。

郭德綱查了一下才知道這些所謂的保安都是一些黃牛。他馬上下令嚴查這種情況,結果還是擋不住黃牛炒票的決心,他們甚至把票炒到了1萬多塊一場。

看到這的郭德綱坐不住了,他主動跟黃牛宣戰,他在2020年直接用了大招,宣布廢除紙質票,采用電子票。他花高價采用了一套人臉識別檢票系統。觀眾入場時,首先要刷身份證,然后要刷自己的臉,必須二者相吻合才能入場。

這個措施一采用,徹底杜絕了黃牛倒票的可能。有幾個黃牛看到手里囤的紙質票非常不滿,直接把這些票放在地上燒起來。

不僅如此他們還把這事拍成了視訊放在社交平臺上,并叫板德云社:「你們這麼不要臉,我們根本不帶怕的,以后我們會繼續炒票,讓那些觀眾一個也別想買到票。」

對此,郭德綱也不帶怕的,繼續實行電子票,并采取更嚴格的措施對付黃牛。

郭德綱一直堅持戲大于天,所以在岳云鵬父親走后,他還堅持讓岳云鵬演完最后一場再回去。受到郭德綱的影響,他的徒弟楊九郎,韓久鳴在演出時都遇到親人突然離世,但是他們都堅持表演完節目,再去處理后事。

這就是他們一直堅持的藝德,在舞臺上,觀眾就是衣食父母。不管怎樣,都不能讓觀眾們失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