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郭德綱于謙事故版《汾河灣》,于大爺真是意識流捧哏啊

10年后,于謙回憶當年「交通ㄕ一故版」汾河灣:

「真的后悔了!那晚北展劇場演出之前,我喝9了,喝著喝著沒譜了,一扎接一扎,喝了大概20扎啤9,一下勁就上來了,腦子里亂七八糟…」

后來,郭德綱再演《汾河灣》,沒有喝多的于謙,老郭撒開了演,把高峰給「玩」壞了!當年「交通ㄕ一故版」記憶猶新,現場什麼樣?ㄘㄢ不忍睹」…

看一次亂哄哄,看兩次有點意思,看三次我去真難得,于大爺意識流捧哏啊。

郭德綱天大的能耐,架不住于大爺9后胡說八道,看得出他是真急了,在臺上借著表演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咱就這一回行嗎,以后我也不跟你唱這玩意兒了…」

就是不入活,開始拐到《武家坡》,要不是郭德綱趁機反了個七口那段都遮不過去!

然后拐到《古城會》,郭德綱又是一個跟頭把那段遮過去了…

郭德綱在一次節目上回憶就說了那場「哪也不挨哪」,然后德云社就禁9上臺了。

《謙道》第一期,于大爺親述如下:

我記著有一次,戒9戒了三個月,突然有一天說,咱們可以開戒了。當天下午約了個朋友,一塊喝。

自己喝之前心里蠻有底,戒了這麼長時間了,身體接受不了,咱們少喝,但是一喝上可就沒譜了。

我記得那天晚上還有北展劇場的演出,但喝著喝著沒譜了,一扎接一扎,我喝了大概20扎啤9,一下勁就上來了,就攔不住了,非喝不可。

當時孟鶴堂給我開車,說咱晚上北展還有演出,您不能這麼喝,咱該走了。

那時候就已經ㄗㄨㄟ了,「大人說話,小孩別搭茬!我們再喝會,我知道什麼時候走,你知道我知道!」

自己心里還有點譜,知道有演出,也知道該走了,掐著時間非常緊張的,孟鶴堂開車帶我到了北展,到了北展不省人事了,怎麼攙我都下不來車。

他們就拿著礦泉水一個勁的讓我喝,喝完了吐在車上。

當天郭老師跟我的專場,前面有一場燒餅和小四的活。因為我下不來車,燒餅和小四第一場節目在臺上演了將近一個半小時。

最后終于清醒過來了,迷迷噔噔上樓,洗洗涮涮換上衣服就上臺了。

那天完全朦朧狀態,不知道自己說什麼,演下來了。這就是網上現在傳的那版,所謂「郭德綱于謙喝多現場版」的《汾河灣》。

到家夜里3點多了,才真正清醒過來。感覺后悔了,這不是事兒。

首先這對不起觀眾,再有跟郭老師也沒法交代。給郭老師打了個電話,先道個歉,這實在是喝多了,下次不會了。

從那開始自己給自己定了個規矩,演出之前絕對不能喝9…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