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大腕」王珮瑜點評:郭老師不懂京劇!郭德綱只回了五個字,卻看出兩人段位高低

有一次,「京劇大腕」王珮瑜點評郭德綱:「郭老師不懂京劇,他水平也就一般般,相聲不可能帶火京劇。」

郭德綱敢怒不敢言,只回復5個字:「無意苦爭春。」

兩人段位誰高誰低,一目了然。

王佩瑜1978年出生于江南水鄉蘇州,從小她就不喜歡穿裙子,喜歡打架、玩槍。

十分調皮,但酷愛彈唱。

1987年,9歲的王佩瑜拿下蘇州評彈藝術節一等獎,成為江浙一帶小有名氣的小明星。

舅舅看她頗有天賦,就把她領入了京劇的大門。

13歲那年,她拿下江蘇省「五一杯」老旦獎,順利考上上海戲曲學院,拜師王思及。

王思及是余派大家,保留了完整的余派風格。

15歲時,王珮瑜憑借一首《文昭關》獲得京劇名家梅葆玖賞識。

逢人就夸:「上海戲校出了個名叫王佩瑜的小姑娘,真像當年的孟小冬!」

有了梅葆玖的賞識和舉薦,王珮瑜的京劇道路可以說更加順風順水。

成年之前,王珮瑜就將各類京劇大獎悉數收入囊中。

幾年之后,年僅25歲的王珮瑜就已經是上海京劇院的副團長。

2004年,在她擔任上海京劇團副團長的第二年,她放棄大好前途,成立了王珮瑜戲劇工作室。

她想通過自身市場化的成功來改變這個行業,同時她也想從中獲得從0到1的掌控感。

她享受為事業操心的感覺,喜歡當上真正的老板。

很可惜理想豐滿,現實骨感。

短短的兩年時間,王珮瑜賠掉了所有的積蓄。

其實,并不是他唱的不好,而是現在京劇沒落的現實就是這樣。

大連京劇院的楊赤就曾說過:「國內沒有一家京劇院,能夠靠自己演出養活自己。都是再拿國家補貼,維持日常運營。」

一句話說出了目前京劇的尷尬境地:一方面,京劇作為中國的國粹肯定丟不得;

而另一方面,當下的年輕人,沒幾個愿意再聽京劇。

放眼當今京劇劇場,唯獨有一家例外,那就是郭德綱的麒麟劇社。

早年間,郭德綱在天津唱京劇期間,曾拜師京劇大師趙麒童先生為師。

從嚴格意義上來講,郭德綱也算是正經的京劇弟子。

成立麒麟劇社后,他讓京劇天才陶陽坐鎮,郭德綱自己也時不時去唱兩嗓子。

郭德綱只會唱戲,不會唱歌。

有時候在說相聲過程中,觀眾會起哄讓郭德綱唱一段,他會把這個唱歌的任務丟給于謙。

實在躲不過,他也硬著頭皮唱。

唱周華健的《花心》,唱齊秦的《大約在冬季》,都是一股子京劇味。

郭德綱開玩笑的說:自從唱完《花心》,周華健再也不理我了。

郭德綱就是有神奇的本事,把流行的歌曲唱成京劇版本。

通常,他會在相聲的結尾唱一段戲曲,嗓門很高,本來很多人聽著相聲都睡著了,結果他一嗓子喊醒了。

總之,郭德綱很熱愛戲曲,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將戲劇發揚光大。

甚至在曹云金「大鬧生日宴」時,郭德綱還在台上演唱了《未央宮》。

成名之后的郭德綱,對京劇服飾「蟒袍」特別感興趣,但定制版「蟒袍」價格不菲。

有一次,燒餅就給郭德綱獻上一件蟒袍,價值88萬,郭德綱十分開心。

但是郭德綱對京劇的這種宣傳,在京劇演員們看來,老郭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這才導致許多京劇名家的不滿,王佩瑜就是其中之一。

王佩瑜在采訪中直言:「郭德綱老師是個京劇愛好者,可是他的水平一般般,說他帶火了京劇,那是無稽之談。」

王佩瑜甚至認為:「當年侯寶林、馬三立的相聲段子當中頻繁出現京劇的故事、京劇的角兒。

是京劇給了相聲特別多的素材,當年是相聲蹭了京劇熱度才發展起來的。」

后來,王珮瑜創業失敗,鼓起勇氣又回到了上海京劇院。

這次回歸她努力打磨自己,到處拜師學藝,收集京劇的孤本,整理成文案、劇本、影像等材料。

陳凱歌籌拍《梅蘭芳》的時候,他說:「梅先生說,目前只有王佩瑜可以對唱梅蘭芳!」

可見王佩瑜在京劇界的地位確實是相當穩固的。

也許是郭德綱給了王佩瑜靈感,讓王珮瑜覺得京劇的傳承很重要,但是京劇的傳播也十分重要。

后來她就參加了很多綜藝節目,比如《跨界歌王》,比如《角色來了》,比如《朗讀者》這些節目。

她參加節目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讓喜歡京劇的人,可以更了解京劇;

讓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京劇的人能夠了解到京劇的魅力。

其實,郭德綱本身對京劇有著自己的熱愛,也在盡力宣傳著傳統文化。

京劇雖好,但是群眾基礎薄弱,尤其是年輕觀眾基礎。

郭德綱通過自己的努力弘揚京劇,不也是美事一樁嗎?

有人說王珮瑜這是在蹭流量的,可也有人說:隔行如隔山,愛好和專業的水平,確實不能相提并論。

郭德綱覺得愛好就是愛好,也沒打算去和人家競爭,或者比拼專業水平。

面對王珮瑜的質疑,他就回復了5個字:無意苦爭春。

郭德綱通過自己的方式,讓更多的人喜歡京劇,愿意買票去聽,也不失是一種宣揚國粹的好法子。

我們的經典,也需要與時俱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