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前大徒弟德雲社旁邊開園子,10個演員伺候8位觀眾

如今的德雲社是公認的相聲界翹楚,為給相聲行業「開枝散葉」做好人才儲備,郭德綱培養出了很多優秀的相聲人才。

在他百十來號徒弟當中,閆宗海(曾用藝名閆雲達)是郭德綱的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徒弟。

然而,閆宗海在2018年4月無預警宣佈退出德雲社,將郭德綱贈予的藝名閆雲達、扇子和醒木等物一併歸還,退的是一乾二淨,至今讓人摸不到頭腦。

此後三年,閆宗海對德雲社及郭德綱諱莫如深。

看閆宗海自絕于師門的那份決絕,很難有迴旋的餘地,郭德綱對閆宗海的態度倒十分默契:對閆雲達這個名字再無提及過,將相處11年的大徒弟在人生中徹底地抹去。

閆宗海離開德雲社後,日子非常清閒, 時不時會在社交網上分享一些日常畫面, 喝酒、鬥蛐蛐、製作美食、四處閒逛,沉溺於一個人吃喝玩樂的世界,很少聽到關於他的公開消息了。

最近一段時間,閆宗海漸漸回歸了相聲,挑班組建了相聲社團「聽海閣」。

從地圖上看,聽海閣距離德雲社三慶園劇場僅700米,在昔日師父的買賣旁邊另起爐灶,明著和德雲社爭飯吃,蠻有勇氣和魄力!

正所謂,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閆宗海聽海閣9月底開張,票價定在120到180元不等(約合520-780台幣),雖然比旁邊的德雲社三慶園還要高一點,但開業演出叫好叫座,台下滿坑滿谷,令他十分高興。

於是定下規矩,聽海閣一周營業6天,只有每週一休息 。萬萬沒想到,這竟成了他日後尷尬處境的開端……

如今已過去了2個多月,閆宗海的聽海閣開局高能,後勁明顯不足。從座無虛席發展成了有著大量空座的門可羅雀……

從官方的售票網站上,被聽海閣官方置頂的網友評論來看,閆宗海最淒慘的時候,現場10名演員「伺候」8位觀眾,狀似冰鍋冷灶,看得令人心酸。

為了避免尷尬情況的發生,官方在宣發時,也有意開始省略有著大量空座的觀眾席照片了。

不得不說,在經營相聲園子方面,閆宗海與昔日恩師相比,絕對是小兒科了。對比一票難求的三慶園德雲社,高下立見!

此外,有網友注意到,明明官方售票網站上,聽海閣最近的演出票,全部是缺貨登記。

不愛出鏡、向來低調的閆宗海卻在某視頻平臺,連續多日直播帶票,只是銷售量相當堪憂。

聽海閣賠不賠錢,明眼人一目了然吧。在筆者看來,閆宗海當下的處境怨不得別人,如此開相聲園子是真的有欠考慮。

首先,聽海閣坐落在繁華的三慶園地帶,理論上人流量和地理位置都十分占優,後果就是這地段租金肯定不便宜,加上演員和工作人員開銷,觀眾上座率必須達標,成為劇場盈利的重要因素;

其次,班主自身流量不大,知名度高的演員也沒有,旁邊又有前師父郭德綱的園子虎視眈眈。反觀德雲社如今依然是一票難求,聽海閣與之相比,單從顧客流量上說相去甚遠, 經營壓力可想而知。

儘管聽海閣經營如此慘澹,閆宗海直播時依舊既無強行跟德雲社捆綁,也沒有打擦邊球爆料引流的想法,令人欽佩!

對此,有網友建議,閆宗海不要抱殘守缺,及時止損,重回德雲社的懷抱,方為上策。

也有粉絲仍舊希望他能把握機會,不要氣餒,繼續把重心和精力放到相聲研究上,通過自己的藝術,博一個事業的轉機,德雲社草創初期,不也發生過郭德綱對著一名觀眾講相聲的情況? 想要重振聽海閣倒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